第八章 罗晋突然送头花

天气开始飙冷。

同学们都陆续穿上了厚衣服。

下午课外活动的时间,罗晋窝在座位上看金庸小说,被卢超一把薅了出去。

“兄弟,你不讲究啊。”卢超单手将罗晋压在墙壁上。

“干嘛,还亲自动手啊。”罗晋拿开卢超的手,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不至于动手。

“天天过得跟写小说似的,你爸谁呀?”卢超并排和罗晋靠在了一起。

“高官,你惹不起。”罗晋对卢超眨了个眼色,卢超很痛苦得咧咧了嘴巴,痛恨自己怎么没生在高官家庭。

“以后必须罩你!”卢超深沉得给罗晋摆了个表情,他要罩罗晋的事,很坚定。

回到教室,卢超放话,以后不准哪个女生私自喜欢罗晋,如果非喜欢他不可的话,必须先通过他这一关,又惹得大家一阵哄笑。

体育课,偶尔有男生喊罗晋一块打篮球,卢超便一直给那男生递眼色,直瞪得那男生后脊梁骨冒冷汗为止,不过卢超也越发纳闷了,甚至请假跑到国外去看Nba的人,咋连篮球碰都不碰一下呢,不讲究啊,但卢超也只能自我苦恼的摇摇头。

早上,各科的课代表例行开始收作业,吕夏一拍脑袋,把语文作业完全忘脑后去了,所以根本就没写。但知道昨晚的语文作业并不多后,吕夏决定利用晨读时间补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罗晋决定见义勇为帮吕夏写一部分,吕夏直接无视了罗晋这副热心肠。

“一件难忘的事。”语文老师一进教室,拿起粉笔洋洋洒洒在黑板上写下了这几个大字。

“这节课的作文题目。”说完,老师个性得走出了教室,留下一群开始变得兴奋的高三孩纸们。

“吕夏,我够不够难忘。”罗晋的自恋已经快成一种绝症了。

吕夏在偷看杂志,没理罗晋,罗晋发现这本杂志吕夏每一期都会买。

罗晋突然觉得心口有些不舒服,额头也开始跟着冒汗,拳头也不自主握紧了,完全扎进了杂志里的吕夏没有发现罗晋这一变化,罗晋也不希望吕夏发现自己不舒服。

罗晋深吸了几口气,让吕夏挪了挪位子然后就出去了,吕夏因为注意力根本不在罗晋身上也就没问罗晋要干嘛,等吕夏把整本杂志都看完以后,才发现出去了一大会的罗晋还没回来,然后又发现罗晋那天一直没回来。

“你昨天干嘛去了。”一大早吕夏刚进教室就发现罗晋已经到了。

“给你买这个去了。”罗晋看着像是心不在焉扔在吕夏桌子上一朵“花”。

吕夏没有羞赧得放下手中的书捡起那朵“花”,原来是个扎头的玩意。

吕夏想骂罗晋有病来着,但想想自己又不能给他治。

“跟你再坐一段时间同桌,我的精神病就快犯了。”吕夏将头花扔还给了罗晋。

“那我得慰问慰问你才行。”奇葩的罗晋竟然又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子的头花扔给吕夏。

吕夏觉得自己的心不受控制得澎湃了一下。

“罗晋,班主任叫你。”

没等吕夏平复下来,罗晋就被班主任叫了去,吕夏趁机松了口气,正好捋一捋这突发其来的状况到底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