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吕夏生病

“我说你们俩怎么回事,做同桌还真配,不是你请假就是吕夏请假,来去自由啊。”卢超又开始耍流氓似的,单脚敲在吕夏的桌子上。

身为吕夏的同桌的罗晋,才知道原来吕夏不是迟到而是没来。

“陈老师,吕夏请假干嘛去了。”罗晋径直跑去问班主任,都不知道找个借口打个掩护。

班主任对罗晋的情况都了然指掌,未免做什么事都带着一分怜悯之心,不管罗晋出于什么想法问吕夏的事,自己都不能给他拖后腿。

“生病请假了。”班主任含情得看着罗晋。

“我能请假去看她吗?”罗晋露出一丝诡笑,没错,我对她有意思的表情,毫不避讳。

教室里卢超坐在吕夏和罗晋后面同学的桌子上,一脚撘在罗晋的椅子上,一脚搭在吕夏的椅子上,他在思考其实更像纳闷,吕夏还没什么可质疑的,但罗晋,道行绝对不一般的深。

“罗晋,罗晋!”正在医院打吊针的吕夏竟然发现了罗晋的身影。

“哟呵,我好一番找啊。”不是吕夏先发现自己,罗晋估计还得再找一会。

罗晋空着手来的,虽然说探病什么都不带的话不吉利,但对罗晋来说这都不所谓了。

“就你自己?”罗晋探头看好像只有吕夏自己一个人。

“吊个水还请保镖护航怎么着。”吕夏指了根凳子,示意罗晋坐。

“你不上课来这干嘛。”吕夏才走上正题。

“这么没良心,不是看你来着了吗?”罗晋很不爽瞅了吕夏一眼。

吕夏就没说什么了,17岁的他们,其实都已经开始对青春感冒,虽然难免会觉得有些尴尬,但都敌不过他们心底里那丝荷尔蒙的动摇。

“你不是这瓶水完了就回学校吧。”罗晋做好了如果吕夏说是就鄙视她的准备。

“不回学校难不成跟你潜逃啊。”吕夏其实带着无心插柳有意栽花的心思。

“你说的啊。”罗晋突然站起来,严肃,认真,不羁。

吕夏不知道是不是被罗晋催眠了,总之无知无觉的跟着罗晋就走了,好像没什么,又好像哪里不对劲。

“不用那么远吧。”吕夏眼睛都圆了。

“你以为我是带你从你家到我家,认路呢。”罗晋对吕夏的惊讶其实带着一丝自豪,没错,我有意思吧。

临飞机起飞的时间越近,吕夏越不安,虽然说自己对长这么大第一次逃学还没那么深的负罪感,但也不至于这么猛然得去北京吧。

“你到底安得什么心。”吕夏其实想问去北京干嘛,为什么要去北京。

罗晋那一瞬间突然想将自己的事情通通告诉吕夏,他觉得自己要哭了,以前是因为害怕,愤怒,这次是因为不舍。

罗晋没回答。

吕夏突然觉得没那么不安了。

只沉默了大概三分钟,罗晋突然把手放在吕夏的额头上,严格上来讲,吕夏还是个病人,他不能置病人的安危于不顾,然后带她浪尽天涯。

“罗晋。”吕夏好像要说什么。

“嗯。”罗晋做好了什么都不会回答吕夏的准备,不管吕夏问自己什么。

“你生日是什么时候。”

如果对正常人来说,自己青睐的女生问自己生日的话,他一定都可以去放烟花了,可惜这不是罗晋害怕而又期待的期待,他想的是吕夏要问自己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因为这是他最脆弱的地方。

罗晋有些沮丧。

“不知道。”罗晋还夹杂着一丝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