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章 老公一词

\请到WwW,69zw,com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我精神萎靡地窝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情人梅,这梅子还是从罗绮那儿搜刮过来的,都一个星期过去了,那个女人到现在还对我不理不睬,直接无视我。

偏偏我却不能无视她。我等着看的那档相亲节目还没到,电视里正放着母婴类的广告,主角便是罗绮。

屏幕上,罗绮眼角眉梢全是温柔怜爱,正言笑晏晏地和一个萌死人的小正太进行亲子互动。她提着裙边旋转脚步,回转的目光鼓励地望着小正太,发梢扬起一道优美的弧线。小正太颤颤巍巍地跑着,挥舞着胖胖的小手想要抓住她飘曳的裙裾。

罗绮的笑声婉转悠扬,小正太“咯咯”地笑着也煞是惹人怜爱。整个儿画面温馨自然,柔和的光线更给他们镀上幸福的光圈。

没当过人母,也可以表现得如此温情。我托着下巴想,罗绮要是真有孩子,那一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少妇,而且会万分疼爱她的孩子。

但想到她心底坚守的那份爱情,不禁有些黯然。

相亲节目尾随广告而来,男嘉宾说:“不要拿我跟其他男人比。”

我心里“切”了一声,这男人敢情心理承受能力太低,一个成熟的男人,他应该很坦然的接受一种比较。

此男失意而归,另一男粉墨登场,他说:“人生就像登山,有的人只在乎登的多高,但是对我来说却无时无刻不惦记着沿途的风光。”

这男人说的还不错,大概有女人会跟他走吧。

接着上来一名看上去十分拘谨的男人,他说他原创了一本美德修身书,每天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反省自己的错误,坚持记了四年的修身日记。这人的精神真是令人佩服!可是这样就容易忽略掉自己内心的快乐,和身边人的感受,恐怕难以融入今天这个社会。他也以失败告终。

一个北京小伙精神抖擞地上了台,他说:“异地恋挡不住我。”我笑喷了……

一位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深情款款地说:“女孩缺乏美丽吗?缺乏的是那双发现她们美丽的那双眼睛。”乖乖,这男人,真会说甜言蜜语。

身旁沙发一沉,我眼睛没离电视,嘴吧也没停,他长臂一伸,取走我手上的零食。我扑过去抢:“这是情人梅,给情人吃的!你不能吃!”

他一笑,却举高了手臂,问道:“哦?那我是什么?”

我说:“你是我老公。”

说完我就怔住了,“老公”这两个字就这么自然地从我口中说出,在这之前我从来没在任何人面前承认过这个词语,在公司里称他“方总”,在家里很少喊他的名字,连稍微亲昵的“舒冕”也没叫过。

我“刷”地垂下眼睫,机械地转过身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好像那上面有什么吸引住了我,我还开玩笑地说要是他往那台上一站,根本就用不着放什么视频呀提什么问题呀,美女们纷纷就**了。

其间他一言未发,我悄悄转动眼珠往他的方向瞄了一眼,他正看着我,我赶紧把眼珠转过来紧盯着电视。

忽然腰部一紧,我跌入他的怀抱,这个角度正好看到他那长而直的睫毛,和在睫毛下看着我的满含笑意的眸子,我又一次体会到了贝拉的感受,被爱德华迷得晕头转向、脑袋暂时停止运转。

他慢慢向我靠近,我呆呆地望着他,感到周遭空气开始凝滞,我连呼吸都快停止了,他却在离我唇角约一厘米处停下,笑出声,清冽的男子气息拂在我脸上,仿佛波动我心底最柔软的那部分,我红了脸。

真奇怪,这张脸我也看了好多年了,以前怎么没觉得它祸害众生来着?于是我做了今天晚上第二件令我丢脸的事:拍了拍他的脸,说:“这张脸笑起来真是祸害众生,别出去祸害人了,祸害祸害我就行了……”

说完我又怔住了,低下头,像鸵鸟一般将头埋在他怀里,却感受到他胸腔的轻微震动,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他抬起我的下巴:“谨尊夫人教诲。”

在那双跳跃着笑意的眼睛的注视下,我的脸更红了……

他站起身,说:“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早点休息。”然后弯了弯嘴角,“晚上还是不要吃零食的好,身材走样后情人梅可就无人可赠了。”说完径直走向书房。

最毒男人心!我朝他背影做了个鬼脸。

这时电话响了,我接起,云勋兴奋的声音透过话筒传过来。

我问他:“这么晚打电话有没有吵到外公外婆?”

“没有,我跟云娉在我们的房间。”

“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云娉充满稚气的声音争在她哥哥开口前响起:“妈妈,哥哥偷看外公写给外婆的情书!”

啥?

在我发愣时,云勋说:“哪里偷看了,书房抽屉又没上锁。妈,我读给你听啊!”

我“哦”了声,他装模作样的清了声嗓子,读道:

“啊!

你是春天里的一滴露水

滋润了我干涸的心田

啊!

你是夏天里的一阵清风

拂去了我焦躁的汗水

啊!

你是秋天里的一片枫叶

寄托了我无尽的相思

啊!

你是冬天里的一丝雪花

融化了我坚硬的心房

啊……”

那一声“啊”被他读得抑扬顿挫,调侃之味十足,我赶紧打断他:“得了,别啊啊的了,赶紧的,把信放回原处,早点睡觉。”

他还意犹未尽:“妈,你看外公对外婆多深情,那年代就有这么肉麻的情书了,赶明儿让老爸也给你写封,然后裱起来挂在我们家客厅,挂在特别显眼的一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然后我们家来个人就看到那个情书,每个人都瞻仰一下,然后外界纷纷传扬你们的鹣鲽情深、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情深意切……”

我抚了抚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方云勋,你今天貌似兴奋得过头了,跟妈妈说说看,你是拾到金元宝了还是有小姑娘向你抛媚眼了?”

“妈妈,外公今天送了哥哥一套水晶国际象棋。”云娉抢着说。

哦,怪不得。想到一向在外公家不受重视的云勋突然收到礼物时那种受宠若惊的表情,我不禁欣慰地笑了起来。看来母亲是想通了。

“是吗云勋?收到礼物开心吗?有没有谢谢外公?”

“谢过了,外公还和我下了一盘棋,他夸我聪明呢。”他得意的显摆。

我笑:“呵呵,外公不夸你你就不聪明了吗?”

“那不一样,这是一种被别人承认的聪明。詹姆斯不是说自我可以分为物质的我、社会的我和精神的我吗?我具备了物质的我和精神的我,现在又从外公那得到社会的我,所以我的自我是全面的!我的聪明就是真的聪明!”

“乖乖,你的‘社会的我’整个儿由外公对你的评价构成。”

“唉!谁知男人心!社会的我由所有我所重视的人的评价所构成,在这其中,我得到其余除了外公外婆等人的好评,但就像是一幅拼图,弄丢了一块就是不完整的,而丢的这块拼图永远是最重要的,当我得到这块拼图我就能拼成一幅完整的画,这就组成了我的社会的我。”

跟云勋谈话时我从不把他当成小孩子,他懂的永远比我以为他懂的要多得多。

我说:“我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涉猎到心理学了?”

他得意:“刚刚在外公书房里随便翻了翻,恰好看到这本书就拿来看看了,妈,这本书上写着你的名字,你大学修的是心理学吗?”

“没有,去你爸公司之前学的。”

他“哦”了一声,又说了一会儿话,之后跟我道了声晚安带着云娉去睡觉了。

我挂上电话后耸了耸肩,这小子挂电话之前仍不忘说让他老爸给我写封情书,裱起来挂在客厅让别人瞻仰。我视线在客厅里扫了一圈,想象着墙上有一封情书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由于云勋和云娉在外公外婆家,我又落得一个悠闲的周末,虽然在广告公司这种不正常的地方工作,但我从来就是朝九晚五、有假就休、没事就翘。

温暖慵懒的午后,我把贵妃榻挪到宽大的阳台上,捧了本书惬意地斜躺上去。阳光穿过偌大的落地窗斜斜地投射在我的书上,久而久之,那些字经过阳光的烘烤,微微地**,纸面上流动起雾霭般的岚气,我的眼睛里也好似升起了雾气,于是放下书微眯双眼,有轻微脚步声由远及近,最终停在我跟前。

“看什么书呢?”

我一笑,“关于张小娴的某些爱情禅理。”

“比如?”他说着在我身旁坐下,调整我的身姿,让我枕在他腿上。

“好的爱情使你的世界变得广阔,如同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漫步。”

“嗯,坏的呢?”他边把玩我的发丝边问道。

“如同在沼泽里漫步。”

“这句话有理,谁说的?”

“罗绮。”

“哦,其实细细想一下也就那样。”

——————***——————

求票票~~~~~呵呵,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