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只是曾经

我和罗绮到angle的时候,酒读书阁里熙熙攘攘、人满为患,但是在最靠近表演台的地方有张桌子空着,我和罗绮径直走过去坐下。

“请问哪位是乔安琪小姐?”一位侍者端着托盘走来问道。

我指指我自己,他马上殷勤地给我端上一杯维也纳咖啡和一盘黑森林慕斯。然后转向罗绮,“小姐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一杯魔力冰淇淋咖啡。”

“好,请稍等片刻。”

看着杯中雪白的鲜奶油上撒着的五色缤纷七彩米,我思绪万千。我曾经最喜欢扮相非常漂亮的维也纳咖啡,和巧克力风味的慕斯蛋糕。每次不管什么时候过来,他都让人给我留有一张桌子,一杯咖啡和一块蛋糕。我拿起勺子挖了一口奶油,一时间昨天今天的画面仿佛重叠在一起。

他敲着我的额头说:“吃吃吃!看不胖死你!”

我把吃得脏兮兮的嘴凑到他跟前说:“变胖了你还要不?”

“当然要了,免得你去祸害别人。”

“小样儿,我祸害你了啊?”

“嗯,大爷我心甘情愿被祸害。”

“大爷,妞好感动啊,给妞笑一个来!”

然后我们笑闹成一团。

回忆真不是好东西,不然我的眼泪怎么掉下来了呢,不知道咖啡混搭泪珠是什么味儿。

我自顾自地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罗绮碰了碰我胳膊,使了个眼色。我向台上望去,五年不见的沈尧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

他还是穿得那么拉风,黑色短袖磨破的皮衣,上面缀着回形针、银扣之类的东西,还有好几个亮闪闪的拉链;右手戴着半截黑色皮手套,深色的裤子上没有多少流行元素,但和衣服配饰很搭。他朝我深深望过来,拿起麦克风说道:

“我很开心今天能再次站在这个台上,很遗憾五年前的车祸使我离开了这个舞台。”

什么?他出过车祸?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我向罗绮望去,她同样眼中充满疑惑。

“经过五年的休养,我已经完全康复。大家不要再为我担心,这次回来带给大家一些新的作品,希望你们喜欢。”底下尖叫声不断,他顿了顿又说,“今天的第一首歌送给一号桌叫angle的女孩。”

他在一片欢呼声中弹唱:

“虽然我们相识的日子还是短暂的

可是我已深深把你来爱了

你的天真和你的纯情已把我吸引了

你就是我梦中美丽的天使

我知道你是一个天真善良温柔的女孩

真的希望自己能够配上你

如果你能给我机会让我好好的爱你

真的只想真心真意对你说

我爱你一定爱到花都开了鸟儿把歌唱

爱到牛郎织女为我们点头

爱到花儿绽放鸟儿成群把我们环绕

爱到每道彩虹映出你的美

我爱你一定爱到海枯石烂永远不后悔

爱到来生来世也会说无悔

就把这首动听的歌唱给心爱的女孩

真的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

让我好好的爱你

……”

这首田一龙的“一定要爱你”是曾经他最喜欢对我唱的歌。

歌唱到后面,底下所有人都跟着唱“我爱你一定爱到花都开了鸟儿把歌唱……”

而沈尧在大家声音弱下去的时候,对着麦克风大声喊:“安琪,我爱你!”还向我做了个飞吻。

一下子人群又疯了,都在齐声呼唤:“angle!angle!angle!angle……”有人还递给我一只无线话筒,要求我和他对唱情歌。

我接过话筒,看着他用轻快地语调唱道:

“这一刻突然觉得好熟悉

像昨天今天同时在放映

我这句语气原来好像你

不就是我们爱过的证据

差一点骗了自己骗了你

爱与被爱不一定成正比

我知道被疼是一种运气

但我无法完全交出自己

努力为你改变

却变不了预留的伏线

以为在你身边那也算永远

仿佛还是昨天

可是昨天已非常遥远

但闭上我双眼我还看得见

……”

我看见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伤痛,但很快用他那一贯吊儿郎当地耸肩掩饰过去。

后面的人又开始起哄,扯着嗓子喊:“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还能感受那温柔……”

没人相信什么都不在乎的沈尧、真的对一个女人说“我爱你”,他们都以为他在对这间名为angle的club诉说重回舞台的思念之情。

他又唱了两首自己写的新歌,中场休息时跳下台坐到我身边,故意轻佻地用食指抬高我的下巴道:“妞,你也太不给爷面子了读书阁?”

我装作诚惶诚恐状:“大爷!妞知道错了……”换来他一阵爽朗的笑声,靠过来让我喂他吃了一勺慕斯蛋糕,他似乎陶醉得不得了,闭上眼睛十分夸张地说:“sodelicious!”

罗绮呸了一声,骂道:“狗男女给老娘滚一边去,影响老娘的食欲。”

“呦!美女!您大驾光临,小人有失远迎,见谅见谅……”沈尧站起身做了个揖。

罗绮扑哧笑出声来,我们又笑闹成一团,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他大力搂过我的肩,臭屁道:“安琪,本公子风流倜傥、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才华横溢、玉树临风、貌比潘安……有多少女人眼巴巴的求着我望他们一眼,就别提刚才我发自肺腑、催人泪下、惊天地泣鬼神的真情表白,你说你咋不珍惜的呢?”说完还摇头晃脑地唉声叹气一番。

我笑:“本天使乃有夫之妇,遵从三从四德,恪守妇德。倒是你,老大不小了,整天只知道带着乐队东奔西跑的,不务正业。”

“啧啧啧,当了几天贤妻良母,开始看不惯我了啊!是谁曾说要将angle乐团当成她终身事业并为之不断奋斗来着?”

我的心一窒,脸上却勉强笑着:“人不轻狂枉少年嘛,年少的时候总把爱好看得神圣无比,以为努力就可以攀得高峰。长大了才知道爱好不能当饭吃。”

他眼神一黯,勉强笑道:“对啊,我玩音乐这么多年,至今居无定所,口袋里总余不了几个钱,哪能给你什么未来呢。你现在过得很幸福,有在商界叱咤风云的精英丈夫疼你爱你,又有聪明伶俐的孩子承欢膝下,看到你幸福我也感到幸福,这几年我常想,爱一个人不就让她幸福吗?至于陪在她身边的人是不是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样远远看着你我就会感到满足,为什么一定要拥有你呢?”

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示意我继续听他讲。

“以前那个浪迹漂泊的我一直认为,婚姻对我来说是牢笼是围墙,走进去就囚禁了我的自由泯灭了我的快乐,可是当我遇到你,我突然觉得拥着你走进婚姻的殿堂将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我只要想一想你穿上婚纱依偎在我身旁的样子我就感到幸福,我经常想只要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一起奋斗一起努力,一定能过上快乐美满的生活。我们都爱音乐,我们可以用它谱写我们爱的乐章,唱给别人听,甜蜜的晒我们的幸福。”

不敢看那双充满回忆的眼睛,我垂下睫毛,眼泪就那样流出来,肆意在脸上流淌。曾经的我也像他这样。我总幻想着我穿上婚纱的样子,和一贯很潮的他突然穿上西装的样子。我嘲笑他,觉得他要是穿上西装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他看着我说,不用担心,他的手只要放在我的手上就好。那样的日子一去不返,今天的我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今天的他仍是一个唱着歌四处漂泊的大男孩。

“车祸后我消沉了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要是我的手臂就这么残了、嗓子就这么坏了我还能干什么,除了音乐我什么都不会。我想你想的疯了却不敢去找你,我知道你看到我这个样子一定会自责,一定认为是自己害了我,善良如你一定会抛下一切来照顾我。虽然我很想要你的陪伴,可是我不能这么自私,我不能破坏你的幸福。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白天做着康复治疗,夜里疼得无法入睡,我想象着你就在我身边,那么温柔体贴地照料我,我描摹着空气中你虚幻的脸庞,就这样笑着进入梦乡。凭着对你的思念和要健康的再次站在你面前的意念,我挨过了这一千多个夜晚。今天我终于实现了这个愿望,真的,我很开心。”

他的声音听起来竟有一种如愿的满足,温柔和煦,虽然带着点颤抖。可我心里却像被针扎了似的难受,拼命控制自己不哭出声,我不敢看他那红了的眼眶,偏过头去擦我的眼泪,可是不管怎么擦它们还是往下掉。

“安琪,当初你离开我的时候那么决绝,我几乎要昏过去。我们认识了十二年,相爱了六年,我爱你有十二年。你早就已经融入我的生命里。我总觉得如果我哪天不爱你了,就是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不管你当初为什么离开我,现在看来你离开我是对的,跟着我你不会幸福。今天央求你过来是我的自私,现在起你继续当你的贤妻良母,我继续当我的漂泊浪子。只是爱你已经成为习惯,让我上瘾,请你不要让我戒掉它。安琪,不要有任何不安,你只要把我当成你的朋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