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一 受到威胁

她一头妖娆卷发被扎成马尾,垂在背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深紫色烟熏妆配合嫣红色唇彩,昭告人们这是个美艳的女人,颈部戴着指节宽的施华诺昆虫系列彩色水晶项链,散发出璀璨炫目的光芒。在浸着寒意的夜晚,她穿得如此清凉:米色网眼背心外罩黑色网眼背心,一袭尽显厚重感的印花长裙,在腰上系了条亮色系的皮质细腰带。

运动的网眼背心搭配上异国风的花长裙,简单又充满个性的着衣风格,流露着别人模仿不来的独特韵味,除了——今天下午我在横汾路小学的大礼堂看到的、那个拥有风情万种、摇曳生姿背影的——云裳,还能有谁?

我的眼光掠过她一贯丰容靓饰的妆扮,停在那支——戴着两只镀上糖果色的宽边金属手镯、碰撞出清脆声音的手腕上。因为那里挂着一个形状小巧的摄像机。

胸腔里的那颗心,就像结上冬日里的寒冰,被冻得毫无知觉,只落得双唇颤抖,身体僵硬的下场。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瞬,我的理智和平静让我迅速清醒过来。

我不能就这样被诬陷了!

咬了咬下唇,我使出全力重击了沈尧一下,在他闷哼一声终于松手的时候,滚下床,背对着云裳迅速整理好衣服,转身,冷眼看向她。

她发出轻蔑嘲讽的笑声,“原来你乔安琪就是这种水性杨花、人尽可夫的女人。我以前真是看错你了,可怜舒也被你蒙在鼓里这么久!”

我心里燃起一团怒火,这难道不是你云裳设计的吗?呵,一切都按照你的预想进行着,所以,你在检验成果的时候,便可以用这副高傲又得意的表情污蔑我!

她看了看我,又扫了床上已经昏睡过去的沈尧一眼,耻笑道:“没想到,乔小姐竟这么猴急。”

我把指甲嵌进手心里,才控制住自己不去扇她的耳光。对,以她进来看到的场面,是我趴在沈尧的身上,呵,这就是猴急。

我冷嗤了一声,“云裳,直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

“乔小姐倒是个爽快人,好,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她走近我,把泛着冷意的目光落在我的肚子上,说:“打掉它!”

我怒极反笑,不急不缓地问:“凭什么?”

“就凭你不配生舒的孩子!”她微扬起下巴,一脸傲然与不屑。

“怎么办,已经生了两个,难不成把他们塞回肚子里去,然后流掉?”真是可笑!

“哼,他们,我自然有其他办法。总之,只要不是我和舒的孩子,我都……”

“云裳!”我难以置信地厉声打断她,“到底是怎样一种畸形、变态的爱恋,让你这样不可理喻、不择手段!”

“乔安琪!”她也怒呵道,“你别忘了,你和别的男人上床的证据还在我手上,你怎么敢这样和我说话!”

“什么证据?这叫证据?请问你的证据从何而来?”我一声比一声尖利。

她以为我跟那些——被她用卑鄙手段逼得退出演艺圈的小明星一样,任她摆布?

“难道这里面的东西还不够成为舒厌恶你的证据?”她也扬起声音,“舒一定会后悔娶了你这个贱女人!”

我驳斥道:“我相信方舒冕,他不是那种仅凭片面之词就定别人罪的人!况且,你所谓的证据,不过是一场自编自导的闹剧罢了!请问,有谁会在半夜三更的时候提着摄影机到别人的公寓里偷拍?这种行为不就是告诉别人你是带着目的性以求达成某种协议吗?再者,你让人把沈尧灌得酩酊大醉,一个喝醉了的人,他怎么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他即使做出什么让人不能原谅的事,也不是出自他的本意!”

我的话没有一丝停顿,“云裳,你真枉费你的影迷们赠予你的影后称号!想来,你只能生动地演上一出被人捉奸在床的戏,而当不了这种戏的合格导演!”

她眸光冷了下来,“你不要太过自信了,舒再怎么睿智沉稳,也是个男人,作为一个正常男人,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在床上翻滚的画面,都会失去他的淡定理智,还会冷静地去分析这画面是陷害还是自愿?”

我不能否认她说的话,可我仍愿意自信一下,相信方舒冕对我的感情,相信他一直都是理智冷静的人。

“并且……”云裳的眼睛再次瞥了眼沈尧,笑了两声,“我这个新来的师弟还真没让我失望,从浴室门口的压倒、亲吻、痴情告白,到卧室床上的孩子气、激情拥吻和抚摸。你认为,这些画面放出来,有谁会觉得这是被设计的?被偷拍的?”

“你!”我气结,“沈尧他喝醉了!他不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且,他并没有做出不可原谅之事。还有,说到他的醉酒,难道这不是你一手造成的吗?你明知道他是歌手,靠嗓子吃饭,你还让人以欢迎的名义灌他那么多酒!我真佩服你云裳!真是一举两得,让沈尧嗓子受损,并且酒后乱性!你的心肠怎么这样狠毒呢?沈尧碍着你了吗?即使他发展得再好,他一个歌手和著名影星的你,似乎没有冲突吧?是什么原因让你防备他,想铲除他?”

云裳忽然笑了起来,晃了晃手中的录像机,说:“乔安琪,直到刚刚,我迫你流掉孩子是凭借这个东西对舒的冲击力,不过现在看来,还有更好的理由,比如说……沈尧的前途。”

我心里突地一跳,也许刚才她并没有想到这一层面,而我怒不可遏话竟起到提醒的作用!

她微笑着,声如莺啼:“你也知道,如果沈尧还是当日那个在酒吧弹唱的歌手,那么这东西自然影响不到他什么,可如今,他是盛娱力捧的歌坛新星,已经逐渐广为人熟知,今晚大型的欢迎会,更是让他成为……至少这段时间成为媒体的关注对象,这当口,如果我把这段视频流传出去……会怎样?”她拖长尾音,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会怎样?

会被公司遗弃,会被同门轻视,会被粉丝唾骂,断送前程的同时还会被大众质疑他的品格……

难道,他的似锦前途,刚刚开始便要枯萎吗?他的梦想,未曾实现便要夭折吗?

云裳见我不语,笑道:“怎么样,乔小姐,舒的宠爱和沈尧的前程,你要为了哪个而放弃这个本不该出生的孩子呢?我倒是很想知道,这两个男人,对你来说谁更重要一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