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四 关于视频

晚上云勋回来时对我说:“妈,你不是答应了王阿姨把视频刻盘,给她一份的吗?今天王明珠问我要了。”

我想起还有这事,于是“哦”了声,钻进了书房。

见方舒冕的笔记本亮着,我也就没用自己的,走过去坐下,突然发现他电脑的桌面,竟然是我在嘉盛庄园他以前的房间里看到的那张壁纸结婚照!心里顿时有些甜蜜,带着笑意把DV接上电脑。

存盘的时候看到D盘有“视频”文件夹,心里不由得冒出变态的、偷窥的想法,脑中闪过一连串不怀好意的猜测:前女友的三点一式或者是全luo照片做成的视频?不然就是跟前女友**的视频?方舒冕跟修冠希哥电脑的人关系搞得很好,所以没被揭露出去?……

YY的时候突然心中猛地一跳,不会是……

手指有些颤抖地打开文件夹,发现不是我想的那样,只有几个简短的视频,而且封面看上去挺久远的。

随便选中一个播放,看着看着我怔住了,这是十年前,我在C城康复中心的当义工的时候,逗弄小屁孩方云勋的视频。点开其余的视频,也都是同样的内容。

鼠标又点回第一个视频,我看着年幼的云勋伸着双臂哭着要我抱的画面,丝丝柔情便不受控制地溢了出来。当时的我也是如此,对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心疼得不得了,喜欢亲他抱他,我的衣服也就被他的童子尿浸湿了N回……

话说回来,这些视频都是方舒冕录下的吗?我怎么不记得当时有谁,拿出什么摄影设备,拍下我和云勋的“亲子互动”?

脑中浮出大哥的话:“当年,方舒冕每天都开几个小时的车来这里,就站在你现在这个位置,看着窗内的云勋,一站就是好几小时,然后再连夜赶回去……”

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提出给云勋找一个合适的妈妈,然后娶了我。

我正想着,被一声“妈!”给吓一跳,回头一看,是放大版的方云勋。不禁感慨万千,时间过得真快,他迅速长大了,我也就迈入中年面临衰老了,唉。

“妈,回味曾经呢?”他笑嘻嘻地搂着我的肩膀,跟着我一起看,边看边说:“这视频我小时候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哎,虽然应该谦虚一点,但不得不说,我小时候长得还真好看!”

真自恋!我笑着摸摸他的脸:“你小时候经常看?”

他挤坐在我身边,又看着小时候的模样自恋了一把才说:“是呀!每当我哭着要妈妈的时候,爸爸就给我放这个视频。我问他为什么妈妈不和我们住一起,他说妈妈很快就会和我们住一起了。然后你就真的住进来了。真是奇怪,别人的爸妈不是一直住一起的吗?”

我笑着敷衍了两句。“他说妈妈很快就和我们住在一起了”?心里暗道,方舒冕你个……

“所以你嫁给老爸后才和我们住一起的?”

“是啊!”

他不再问问题,靠在我的怀里,饶有兴趣地看自己小时候是如何把尿撒得遍地都是的,又是如何调皮捣蛋把一屋子人搞得人仰马翻的。

方舒冕在这时走了进来,看我们嘻嘻哈哈地在看他电脑里年代久远的视频,张开手臂把我和云勋都圈进怀里,下巴磨蹭着我的头发,“回味曾经呢,嗯?”

又是“回味曾经”,我笑着说道:“你们父子俩还真像啊!”然后仰头啄了他的下巴一下,引得云勋哇哇怪叫,说我们当着他的面肉麻。我大笑,搂着他重重地“吧唧”一口亲在他的脸蛋上,那小子虽然连连嫌恶地擦我口水,但还是笑眯眯地窝在我的怀里继续看视频。

我和方舒冕看着他都笑了,书房里流淌着无比温馨自在的气氛,我趁着氛围美好,赶紧使出许久不用的撒娇攻势,乞求方舒冕不要让我休假更不要让我辞职,我表示呆在家里快发霉了,保证以后量力而行,凡事都找他商量,等等。

方舒冕同意了。

于是我以高涨的工作激情返回了工作岗位……

在云舒广告公司大厅门外的台阶上,我不小心被绊了一下差点摔下来。

方舒冕拦腰把我抱住,“总是这么莽莽撞撞的,跟你说了多少次要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我不耐地摆摆手:“哎呀知道了知道了!”

我不知道的是,这两句对话瞬间传遍整个公司,每个人见了我都笑嘻嘻地:“乔总,怀孕啦?恭喜恭喜啊!您结婚没请我们喝喜酒,生孩子可一定要请我们去热闹热闹啊!”

我只好笑着道:“好的,一定。”然后接过助理递来的文件夹,参加每周的例会。

仍是最后一个准点到会议室,方舒冕瞥了我一眼,说道:“开始吧!”

各个高层经理开始上周的汇总工作,以及这周工作的具体安排,我一边听着一边依旧掏出我的手机,玩贪吃蛇……

方舒冕听着大家的汇报,偶尔说两句他的建议。我听到他说要给大家看看最新的获奖广告片,就自觉地收起了手机,翻开笔记本。

看获奖广告片还是很有用处的,可以吸取到很多实用的东西,可我刚刚拔开笔套的时候,突然听到熟悉又陌生的、不同寻常的声音——HIGH歌的前奏……

我猛然抬头,多媒体投影仪上果然出现的是横汾路小学的那个舞台……突然记起,昨晚我把视频刻盘的时候,云勋说要特别为他和我的合作歌曲单独做个碟,在电脑前捣鼓了好一阵。正好方舒冕也在做今天要放的获奖广告片锦集……

掉包了?

一想到我将以性感的抹胸短裙外加妖娆的大波浪造型,出现在一直以我为精明能干、温婉可人的典型的同事们的面前……我感到十分地惊悚,很没形象地扑了过去,“你拿错碟了!快点关掉!关掉!”

方舒冕在放视频的时候就觉察到错了,我刚刚扑过去他就立刻拔下连接投影仪的插头,经理们只看到一个舞台一闪而过,接着就是大大的蓝屏。

我舒了口气,坐回位子上去,同事们的眼光开始疑惑地往我和方舒冕身上飘,部分眼光开始恢复到曾经的暧昧。我故作镇定地回以一笑,首席上方舒冕的目光扫了诸位经理一圈,淡然说道:“先休息十分钟!”

然后,他戴上耳机,一个人对着电脑看完了这段视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