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傻这个东西当真会传染的

那边侍其原本就是特意等在这里的,这会儿更是来了兴致。露出一个十分欠揍的笑道:“说起来,苍上神,你回这天界也有些时日了,可有想过你那小徒儿如何了?”

见苍素来沉静的眼神有了一丝波澜,他又再接再厉。

“话说这天界一日,凡间一年。也不知道这小狐狸闯荡六界都遇上了些什么事?若是遇上个看对眼的男子,你知道的,小狐狸正值春~心萌动的年纪。指不定这会儿娃娃都可以满地跑了。啧啧……真想看一看是哪个男人可以得到小狐狸的芳心……”

“咔!”

一声脆响。

侍其和仆固看过去,赫然就见位于他们身旁的玉~柱上出现了一条裂纹,不由得冷汗直冒。

我说大神,你再不爽也不能破坏公务啊!当年齐天大圣来大闹天宫也就打碎了那么几根柱子,你倒好,不声不响地就来了这么一下,这不是玩儿他们嘛!

“其实,若是想知道那小狐狸的近况,倒是简单得很。”

一直没有说话的仆固这时幽幽开口。

“哦?什么办法?咱们手头可没有小狐狸的贴身之物,若是不然,施个决便能解决了!”

仆固看了苍一眼,这才道:“昆仑老者的天机镜,能看透一切人事……”

“对啊,我怎的没有想到?”侍其一拍折扇叫道。“只要问昆仑老者将天机镜借上一借,不就知道小狐狸在哪了吗?也省得咱们苍上神这么神不守舍的。”

侍其说完,就觉后脊一凉。一道利箭穿心般的视线狠狠等过来,让他不自觉往仆固身边挪了几步。

“你们莫要胡想了,天机镜如此重要的神器,怎是说借就能借的?”苍冷声道。

“这有什么,我可是知道当年上神的阿爹九苍帝君就曾借过那天机镜。事后也没出什么大事情!再说了,若是那昆仑老者不借,凭我们的本事,去偷着用上一次也不是什么难事……”侍其满不在乎道。

仆固掩嘴咳了几声。

“你如此明目张胆地在我面前谈去偷用神器,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侍其打着哈哈:“那你权当没听见便是,莫要忘了,这天机镜一事可是你先提出来的。到时候出了事也有你这天界太子一份……”

仆固头痛地扶额,心中暗怪自己多嘴,做什么要提出这种馊主意?这下可好,被拉贼船上了。

苍一直面无表情地看两个斗嘴,转身就走。

“你们自己想做什么都与本君无关,本君还有事,就先走了。”

走出了一段距离,身后忽然传来侍其的吆喝声。

“苍上神,错了错了,又走错了!”

苍一怔,掩袖轻咳几声以掩饰尴尬,转身便转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侍其和仆固嘴角狠狠抽了抽。

“苍上神,那边也不对,那儿是去往昆仑宫的!”

他们就好了奇了,以往那么些年也没发觉这苍上神有路痴的毛病啊,怎的这会儿连路都不认得了?

莫不是跟着某只笨狐狸久了,连智商也有些被传染了?

……

昆仑宫

“不好了不好了,苍上神又来喝茶了!”

一个仙童急急忙忙从外面跑了进来,喘着粗气大叫着。

宫\/内的其余几个仙童听了都喧闹了起来,再也无法安心打坐了。

“这苍上神怎的又来了?这几日\/他天天来这里喝茶,也不做其他的事,当真让人想不透究竟是为何?再这么下去,咱们宫中上好的茶叶都快被喝完了!”

一个小仙童道出了昆仑老者的苦恼,使得他一张老脸都紧紧皱了起来。

他这些个茶叶可是好不容易得到的,平日里连自己都省不得喝上一点。这苍上神最近也不知怎么的,老是来他这宫中喝茶。这下可好,都把他这些宝贝茶叶喝得差不多了。昆仑老者那叫一个肉痛啊!

“苍上神,这边请!”

有仙童将苍引了进来,昆仑老者只好迎上去。

“苍上神,今日怎的又如此有空来我这昆仑宫聚上一聚啊?”

苍冷着脸没什么表情。

“闲来无事,便走到了这附近。”

昆仑老者:“……”

我说你这么闲来无事就去赏赏花喂喂鱼,用得着每天来糟蹋他的好茶叶吗?

眼见仙童又将他珍藏的茶叶泡了出去,昆仑老者当真是心在滴血啊!

与前两日一样,苍一坐下便当真就这么不声不响地饮茶。偶尔昆仑老者想要活跃一下气氛,他的反应也是淡淡的,半天冒不出几个字。

昆仑老者郁闷中,莫不是这苍上神当真是看上了他家的茶才如此的?

又是一日过去,昆仑老者终于是忍不住了。派了身边的仙童去侍其神君宫中探探口风,问问这苍上神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侍其听那小仙童说苍上神快将昆仑老者的茶喝没了,愣了愣,然后笑了大半天。最后终于很婉转地告诉那小仙童,也许,大概,那苍上神是看上了他家那天机镜了。

昆仑老者知道后差点吐血三升。

你说你,想要借天机镜不会直接说吗,用得着如此的别扭?

他可怜的茶叶啊!

为了他的茶叶不再被糟蹋,昆仑老者想了大半天,终于一咬牙一跺脚,收拾收拾包袱,云游去了。

然后第二天,当苍再一次闲来无事,“恰好”来到那昆仑宫的时候,就被告知昆仑老者不在,你想咋地就咋地,反正出了啥事和他昆仑老者也没关系。

就这样,苍莫名其妙地就借到了天机镜。

侍其和仆固听闻此消息赶过来的时候,苍正站在天机镜前怔怔地发呆。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就是时常过来喝个茶,怎的就借到了天机镜?

侍其和仆固对视一眼,齐齐摇头。

看来傻这种东西真的是会传染的啊!咱们堂堂苍上神以前是多机灵一人儿!这会……唉!

“还是莫要磨蹭了,咱们来看看上神你那小徒儿这会在哪吧?在天界这几日,人间已经过去十年。十年之间物是人非,也不知那小狐狸如今是个什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