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狐娘就是这么伺候客人的?

侍其嗷嗷嗷直叫唤。

更让他们生气的是,苍临走时还嫌弃地看了他们一眼,幽幽丢下了一句:“平日那么闲便多练练棋艺吧,省的出去丢了天界的脸!”

两人:“……”

尼玛!

……

走出厢房,沿着走廊一直往前走。狐媚楼里的调笑嬉闹声越来越大,窜入他耳中令他不胜其烦。一想到笨狐狸此时也在某个房间,同这里穿着花花绿绿的女子一样,倚在某个男子身上极尽妖\/娆,他的心就着实憋闷得慌。

前几日还口口声声说喜欢他,今儿个就投入那些乱七八糟的男子怀里。这笨狐狸的话,当真是信不得!亏他那日还认认真真地想了!

不过,苍想起那天九妹得神情,似乎当真是将先前的事忘了个干净。

另外这几天来,她所表现出来的种种,可是一丝一毫的异样都没有。看来她是真的对她所说所做的完全没印象了。

可是为何会如此呢?

苍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眼前划过一丝疑惑。

他给笨狐狸施的那法术只是会令她不由自主地将心中的话说出来而已,断然是不会令她失忆的。且这之前笨狐狸又没有喝酒,怎的会出现此等怪事?

他想到那时九妹忽然倒下,原以为是睡了着,现在看来,怕是没那么简单呢!

“快快快!快将这些个酒菜送到天字号雅间里去!狐娘和桃华公子今日亲自上阵,据说是一名腰缠万贯的富商。若是将他伺候好了,说不定还有打赏呢!腿脚都给我麻利儿些!”

福二领着些小丫鬟匆匆忙忙往这边走来。

他跟着九妹也有一两个年头了,如今也算是这楼里的一个小领班。平日里管着那些个新来的活计,那倒是小小的威风。

一行人手里端着各色看起来迫使名贵的酒菜,来到苍身边时,众丫鬟向他简单地行了一礼便继续往前赶去。

福二得脚步微顿,在看到苍得一瞬脸色就变了变,明显是对那日此人的强大气势还心有余悸。

旁人或许认不出,但他是近距离见过苍他们三人的。因此对那日那个小娃娃印象颇深。以至于当玉树临风的苍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几乎是一下子便认出了他便是那个小娃娃。

对于一个小娃娃如何长得这么快这个问题,这几日一直困扰着他。后来,就将苍当成了妖孽之类的。旁人正想方设法想要接近此人,他却避之唯恐不及。

若不是他对狐娘还颇忠心,这会儿早去报了官了!

此时苍就在他前面,避无可避。福二只得垂下头去,匆匆地与他道了声:“官人好!”便想要溜之大吉。

可是好死不死的,却正正被苍叫了住。

“等等!”

苍冷声道。

福二身子抖了抖,颤巍巍转身。

“官人有何吩咐?”

苍丝毫不知自己堂堂天界的上神,却被一个凡人当成了妖物。他狭长的眼微眯,幽深的眸底掠过一道危险的精光,负手立在福二面前,犹如一个高高在上的强者,让他不自觉将头垂低一些,再垂低一些。

“你们狐娘,她在天字号?”

在福二脑袋快贴着身子的时候,苍阴测测地开口了。

福二暗自抹了一把汗,结结巴巴:“是……是……”

“和桃华一起?”

福二冷汗噌噌地下来。

“是,狐娘正在和桃华公子一起伺候客人。”

他的话刚说完,分明感到面前人骤然冷下的气息。

貌似,他也没说错话吧?

再一抬头,那里还有苍的影子?

福二嘴巴都哆嗦了。

“你,你们有没有看到方才那官人往哪儿去了?”

小丫鬟们面面相觑,摇了摇头:“不,不知道。好似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见了!”

福二抹了一把汗,脸色白了大半。

这官人,果然不是凡人哇!

……

这厢,转瞬之间,苍便现身在了天字号雅间外。刚站定,便听到里面传来男女的调笑声。

“美人儿!来,让爷亲一个!”

“哎呀,讨厌嘛!官人,喝一杯酒先!”

“美人儿喂的酒,当真是人间极品啊!爷我就是死,也得喝!”

“爷,妾身伺候得您可舒服啊?”

“舒服,舒服!这小手儿滑的,可那嫩豆腐一般!”

“哎呀爷,您真是坏死了!又占妾身便宜!”

“……”

苍额前青筋突突直跳,幽暗的眼里仿佛凝聚起狂风暴雨,十分骇然。他的嘴唇抿得没有一丝弧度,原本硬朗的轮廓此刻更是显得异常冰冷,如同染上了一层霜似的。

这个笨狐狸,居然在跟男子如此调情?

一想到她柔弱无骨地倚在某个男人怀里,对他笑得娇\/媚妖\/娆,苍的胸膛就被一股子怒气堵着,极具需要发泄。

“砰”的一声,雅间门被猛地踢开,带起一阵狂风,差点将里屋的人掀翻了去。

苍墨发直竖,阴沉着一张俊脸,气势骇然地步了进来,将这房间的温度瞬间降到了冰点。

“谁?那个胆大包天的,竟敢打扰你朱爷爷的好事?”

屋内一肥头大耳,与天蓬元帅下凡后长得七八分相像的男人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将肚子上大坨肉狠狠抖了两抖。

苍就那么站在门口,负手而立,如同一个地狱的修罗,那姿态仿佛在睥睨一个蝼蚁。那朱老爷与之一比,瞬间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只是,不等他发火,眼角余光扫到那名朱老爷的身旁,苍倏然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朱老爷身旁搂着的,并不是他以为的九妹,更不是桃华。居然只是一个穿着衣衫的布偶人而已?

再一看同桌的对面,九妹正一手拿着一个猪蹄,嘴边油光光的,一脸错愕地往他这边看。而桃华亦是,斜躺在美人榻上,姿态撩人。眯着一双妩媚多情的眼,似笑非笑地睨着他。

他很快便明白过来是怎么个回事,周身的凌厉之气瞬间消散了许多。

正想找个借口退出去,那厢九妹便呆呆地开口了。

“你,你怎的会过来?”

苍得脸色有一丝的不自然,但很快便被掩饰过去。

“本君只是来提醒你,莫要忘了你的承诺!”

“承诺?”

九妹举着猪蹄歪着脑袋,呆呆地看了他半响。

貌似她之前是答应过他要帮他找那什么解除他体内封印的方法的。不过这六界这么大,一时半会的让她上哪儿找?

“你就是为了提醒我给你去找什么破解之法,才找过来的?”

苍眼神微闪,轻咳一声,转而用他那狭长的眼凉凉地瞥了她一眼。那意思是:爷就是因为这个,怎么滴?

卧\/槽!

九妹两根猪蹄一下甩到桌上,噌地站了起来。怒了。

“我九妹说过对你负责就会对你负责,你用得着这么火急火燎的吗?刚才老娘正用媚\/术哄这老猪头掏银子,这会儿被你打扰了,你要怎么赔我?”她叉腰,气呼呼道。

好不容易逮到个肥的流油的冤大头,就要见到白花花的银子流到她口袋了。临了闯进来这么一个大神,把她的好事给搅了,能让她不气吗?

苍冷冷哼了一声,眼角瞥见那朱老爷正抱着那木偶人亲\/亲腻腻,好似完全忽视了他们的存在。那蜡黄的牙齿,还有嘴角流下的哈喇子水,简直叫人作呕。

“这等猪头,拿了他的银子,你也不怕被传染?”

他睨着那朱老爷道。

桃华身子一歪,差点摔下来。

怎的这话配上这么正气凛然的语气,有那么点诡异呢?

九妹也似愣了一愣,不过她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位大神的毒舌了。撇了撇嘴就小声嘟囔道:“同你这等满肚子坏水的家伙接触久了,便对什么都免疫了!这个等级的猪头,还怕个啥?”

苍:“……”

“那,那个,狐娘……这酒菜……”

门口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却是福二领着一众人刚刚来到。看到不知何时越到了他们前面,出现在雅间的苍,所有人的眼神就和见了鬼似的。

九妹将油腻腻的手随便往自己身上一抹,迈步走了出来。

“先撤下去吧!让朱老爷一个人自娱自乐一会,我便先离开了!”她吩咐道,没好气地瞪了苍一眼就越过他走了出去。

福二立马垂首应是:“是,狐娘!”

桃华见此,也懒洋洋地起身,挥手之间在那布偶人身上施了法,也便悠悠然紧跟其后走出了雅间。只留下那朱老板一个人,抱着那布偶人面露猥琐的笑,一个劲地自言自语:“美人儿,你真美!”“让爷亲上一口!”“给爷唱个小曲儿吧!”之类的。

待九妹和桃华走后,福二忙催促着小丫鬟们将酒菜端回去。转身欲离开的时候,又很悲催地被苍叫了住。

“你们狐娘,平日里就是如此伺候客人的?”

苍鼻音微扬,脸上的神色高深莫测令人难以捉摸。

福二弯着腰不敢抬头,背上衣衫已经湿\/了大半。

“不……不错,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