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这么晚了,你有何事

苍怒,都能听到他手指关节的咔咔声。

为避免祖国的花朵就这么被这位大神夭折了,九妹赶紧将少年拉远了些。

“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想请姐姐吃猪蹄膀啊!姐姐吃了便答应做了小生的媳妇吧?”少年笑眯眯。

九妹抽了抽嘴角,十分无语。

察觉到身后一道炙热的视线直直盯着她,她又感觉一阵欣喜。

莫不是,他对此很在意。

偷偷瞥了苍一眼,九妹咳了一声,一本正经道:“嘉嘉,你还小。婚姻大事可不是儿戏的。姐姐我是不会做你媳妇的。上次那顿饭菜钱我也不要你还了,你隔日便收拾收拾回家去吧!”

原本以外少年听了会大吵大叫,却没想到这回他却是异常的平静。

“姐姐,不是都说世事无常。你还是莫要这么快拒绝,说不定这会儿你不愿意,隔一会便愿意了呢?”

他的眉眼弯弯的,看起来没有一丝的危险性。可苍却是对这句话上了心,蹙眉细细打量了这少年一遍。

仆固说着少年身上的气息不凡,如今看来,着实如此。

且他看似纯良无害的外表之下,却是有着连他都一时看不透彻的另一面。

苍审视的眼里快速划过一道幽光,转瞬即逝。

这厢,九妹对眼前这个少年很无奈。

明明已经十七八岁的模样,个子也比她高出了一头,言行举止却是幼稚得很,与那七八岁的小孩差不多。且令九妹惊讶的是,她的读心术在这个少年身上根本起不到作用。对于他的身家背景,她还是一无所知。

这样的人,要么有着极其严密的心防,要么,便是当真是一点无所知。

看他的模样,九妹倒是觉得后一个比较靠谱。

许是他幼时受了什么伤,使他的心智一直保持在了七八岁的年纪了吧?

基于这点,九妹对他倒是异样的好耐心。踮起脚揉揉他的脑袋,一副亲切的大姐姐模样。

“嘉嘉,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拿我的终身幸福开玩笑的。两个人互相喜欢才会在一起,其他任何事都勉强不了。而姐姐心中已经有了意中人,你对于我,更像是弟弟而已!”

九妹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若有似无地朝苍处投去一眼,对上他带着笑的眼,又慌忙别了开来。脸蛋微红,别有一番小女儿的羞\/态。

少年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忽而咧嘴一笑。

“可是小生从小学到的便是,世间万物皆不可能从一而终。就如人会生老病死,花草会枯萎,河水会干涸。朝代会更替,江山会易主。就连感情也是如此,亲情爱情,这些世人以为最坚固的情感,其实在世事面前最是不堪一击。姐姐你今日觉得欢喜你那意中人,过个十年二十年以后还能保证如此吗?”

“会。”

九妹想也不想便点头,眼里是与平日不同的坚定。

“我若喜欢一个人,莫说十年二十年,便是几千几万年,都会一直喜欢他的。只要他不负我,我便绝不会负他。”

她的话掷地有声,每一个字都像落在苍心中。激起一圈圈的涟漪,让他平静了数千年的心激荡了起来。

他看向九妹闪亮的红眸,嘴角不自觉地向上扬起,眼神变得十分柔软。

若是和她在一起,几千,几万年过下去,怕是也不会觉得单调的吧!

那边,少年呆愣了一会,像是惊讶于她如此坚定的回答。好一会,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如此,甚好!甚好!”

他一边笑,一边负手往外走。声音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了远处,九妹才一拍脑袋。

“怎的感觉他不像是个傻\/子?”

刚刚他说出的一番话,哪里像是一个只有七八岁孩子智商的人说得出的?

那九妹先前无法看透他心中之事,莫不是因为他这单纯的外表下其实隐藏得颇深?

九妹蹙起眉,总觉得这个少年来得十分古怪。一会定要让云雀去好好将他查查才是!

她一边这么琢磨,一边转过身来,迎面就撞上了一硬\/邦\/邦的一物。抬头一看,首先便看到了一段修长的脖颈。往上一些,就是性\/感的下巴,薄薄的嘴唇,还有一双带着笑意的眼。

九妹大眼睛眨了两眨,意识到自己撞进了某人的怀里,脸又唰地一下红了。

他们现在的身子贴得很近,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头顶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脖颈上,带起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她全身。

“那、那个……我、我该出去了!”

九妹缩着身子一动都不敢动,小声道。

苍却是抬手,拂过她脸颊,将垂落的发丝拢到她耳后。这温柔的举动,成功地带起了她身子的一阵战栗。

“不是有话还没说完吗?嗯?”

九妹心里犹如小鹿乱撞,既紧张又甜蜜。垂低了头不敢去看他。

“我就是想问你,你对我,是不是也……”

“狐娘。”

云雀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将九妹说了一半的话打了断。

九妹赶紧后退一步,从苍怀里退出来,抚了抚头发,这才转过身。

“有何事?”

云雀一出声就后悔了,因为她分明看见来时两人那贴得极近的姿势,是因为她的出声才急忙分了开来。再看咱们苍大神看她时那利箭般嗖嗖的眼神,她那叫一个心肝儿颤的。再次懊悔自己的嘴快,打扰了两人的好事。

“也没多大的事,就是那夫人的家仆又来了,这回加到了一千两……”

“不过一千两而已,也没加多少嘛!”九妹撇撇嘴。

云雀看了她一眼:“是一千两……金子!”

最后一个音节还没有落,身边就刮过一阵疾风。然后就听到九妹一边往外面狂奔,一边大笑。

“原则是毛?规矩是毛?在金子面前啥都不是!金子才是我亲妈啊!哈哈哈哈……”

云雀:“……”

她就知道他家狐娘先前这么高风亮节,这么守原则讲道义都是装的!

下一刻,她就感觉到头顶上凉飕飕的,好人的感觉!

“那个,苍上神,云雀还有事,便先忙去了!”

她匆匆丢下一句,就逃也似地跑了。

留下苍,看着九妹离开的背影,眼眸深深。

看来,有些事还是快些解决了好,免得老是有碍事的人打扰!

……

“云雀,那夫人真愿意出一千两黄金?”

回到狐媚楼后面别院,九妹就迫不及待地问。

云雀很无奈地看着她家狐娘眼睛都快变成金元宝了,叹了口气道:“没错,方才那家仆已经拿来五百两作为定金。剩下五百两,等你去过他们府上再给。”

她指指桌上放着的一个大箱子道。

下一秒,九妹整个人就扑了上去。

“金子啊,当真是金子啊!”她转向云雀。“你倒是知我心,没有将它又推了去!”

云雀在心里没好气地翻白眼。

你以为她不知道你先前迟迟不愿接这活儿就是想多敲那富家夫人一些银子?

这回那夫人是开窍了,直接拿了一千两黄金来。这她要是再给推了,回头怕自己这只小云雀就会被她拔光毛烤着吃了!

“其实,此次我接下这活计,还有一个原因……”

“哦,是什么?”

九妹盘腿坐在桌上,拿着一锭锭的金子使劲啃,漫不经心地问道。

云雀很谨慎,走到门外四下看了看没人,这才将门掩了上。

“狐娘你可知,清德县最近出了一个传闻……”

……

这日云雀在九妹房中待了许久,后来桃华又进了来。三人不知在说些什么,一直到日落黄昏,厢房的门才再次打了开来。

“事情便这样安排着吧!最近几日让伙计们都要留意着些,我们三日后出发去清德县!”九妹对云雀吩咐道。

“知道了狐娘。”

云雀应着,退了下去。

“小狐狸,你当真想好了?此妖可不好对付!”此时桃华没了往日的悠然,神情也颇为凝重。

“我自然知道这妖不好对付,要不然当年就不会让她跑了!”九妹眼里隐有杀气顿现。“如今好不容易再次遇上她,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她的。”

桃华叹了口气,知道他再怎么说也是劝不了她的。

“那么此番你可打算告诉苍上神?若是有他帮忙……”

“不必了!”九妹打断他的话。“我们自己的事,还是自己解决的好。他再怎么说也是天界上神,我不想将他牵累进此事来。”

桃华点点头。

“那好罢,万事小心便好。”

“放心!”

送走了桃华,九妹一个人坐回桌前,看着一箱子金灿灿的元宝,忽而也不觉得如何了。

五年的时间,她追着她的踪迹来到这苏云镇,果然让她等到了她。这一次,她定要让她血债血偿!

“咚咚咚”

门上传来很有规律的三声叩门声。

“谁啊?”

九妹一边问,一边将门打了开来。

看到来人的一刻,她的心猛然颤了颤。

“这、这么晚了,你可有事?”

九妹眼神闪烁着不知道看哪里,牙齿紧紧\/咬着嘴唇,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