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九妹被抓

“狐娘,谢……咳咳……谢谢!我……我……”

芊芊艰难地说出几个字,咳了几声,锦帕上又是鲜红的一片。

九妹皱起了眉,同身旁云雀对视了一眼。

“好了,芊芊身子还没恢复,快些让她回房间休息吧。福三,你去城里请最好的大夫过来给芊芊看看……”她吩咐。

“唉,好嘞!”

福三应声,快速地往外跑了出去。

芊芊也被姑娘和小倌儿们一起,小心翼翼地扶上了原来的厢房。

……

“死人妖,怎么样了?”

“唉,命数已到,回天乏力。”

桃华从芊芊的房间出来,一边走一边叹息。

九妹沉默。

果然是这样吗?

她在刚才第一眼见到芊芊的时候就有感觉,她,怕是救不回来了。

且她的心里,已然看不到一丝希望。死气一片,没了对生的渴望。如此一来,当真是华佗在世也救不了了。

让大夫来看,也只不过是想让她安心些。至少在最后的日子,不必走得那么辛苦。

“狐娘,当初我真不应该允了她和贾公子走!”

云雀一脸的自责。

九妹拍拍她的肩膀。

“这不是谁的错,怪只怪命运弄人。你当初说的没错,贾公子的确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而我,恰恰也说中了,贾家人,绝不可能轻易接纳芊芊这样的女子。这人生最大的悲哀,便是我们都料到了一切,却还是换来一个悲剧的结局。所以我说,这情啊爱啊,根本就碰不得。就算彼此不会互相伤害,但谁能保证不会被他人所伤?看了芊芊的结局,就更加让我坚定了一个念头。我九妹,将来断然不要爱上任何人!”

苍出现的时候,正巧听到她这句话。

他的眼眸微闪,看着她的时候情绪很复杂。

不要爱上任何人吗?那他怎么办?

这只笨狐狸,当真就能不对他动心?

……

芊芊最后还是没能撑过去,回到狐媚楼的第三日,就悄无声息地去了。和她的人一样,她去时也很安静,甚至带着淡淡的笑。只是她们都知道,她最大的遗憾便是没能再见贾公子最后一面。

这之后,狐媚楼挂起了白绸白布,为芊芊设上了灵堂。虽然除了狐媚楼的兄弟姐妹们没有人来看她,但是大家还是静静地为她守了灵。然后在郊外一处山清水秀,风景很好的地方将她安了葬。

从她逝去到下葬,贾家那边一丝一毫的消息都没有。

每每提起这点,狐媚楼的姑娘们就为芊芊感到不值,哭得抱成一团。还有的说是要将花圈摆到贾家门口去,让所有人都认清这杀人凶手。

九妹和云雀将她们劝住了。

目前狐媚楼处于敏感时期,任何一丝小的举动可能就会连累大家。所以九妹说了,先将这笔债记在账上,当时候连本带利让贾家一道偿还。

她九妹,向来是吃不得亏的主儿。

安葬完芊芊,一众人回到狐媚楼,却在门口遇上了早就等在那里的士兵。

见她们回来,为首的士兵上前一步,讲手中剑往几人面前一横,盛气凌人地道:

“狐娘,云雀,你等涉嫌杀害清德县慕家一家上下四十余口人,现将你等带回衙门审问。莫要想着反抗,否则到时罪加一等!”

……

清德县衙

“狐娘,云雀,你俩可认罪?”

“啪”的一声,大肚便便的县老爷一拍案板,对堂下站着的九妹和云雀二人厉喝。

九妹撇撇嘴,昂首挺胸就是不肯跪下去。

“大人,狐娘实在不知道该认什么罪?”她朗声道。

“还敢装蒜?你说,十天前,你等是不是到过清德县慕家?”

“不错。”

“那就行了!”县老爷一拍桌案。“你等离开后不久,慕家一家四十余口便被灭了门。本官排查诸多疑犯,就属你等最为可疑!你们还是快快招来,省的本官动用刑罚。”

九妹觉得甚是好笑,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大人既然这么说,就是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我等便是那杀人嫌犯。那请问大人,凭何将我们抓了来?”

那县老爷的脸色微变:“谁说没有证据了?本老爷有目击证人证明你等曾在慕家赖着蹭吃蹭喝,且临走时还向慕夫人要了五百两金子。这等贪心之人,定是看上了慕家的丰厚家产。于是见财起意,回过身来将慕家灭了门,对不对?”

九妹看那县老爷言辞凿凿的神情,当真是哭笑不得。

管不得历史上会有那么多冤假错案!这样的想象力,都可以去当编剧了。

“大人,可否让狐娘见一见那所谓的证人?”

县老爷露出得意之色:“当然,本官就让你死得心服口服!来人!”

有衙役快速地跑了下去,没一会,又回了来,在县老爷耳边低语了几句。

县老爷一听,脸色大变,青一阵白一阵,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额事情。

九妹和云雀对视一眼。

又发生什么事了?

县老爷脸色变了好几变,好一会才勉强地镇定下来。拿起案板拍了一下,对着九妹和云雀道:“那个,先将堂下二人收押,择日再审,退堂!”

说完,站起身急急忙忙地就离开了,只剩下一阵“威武”声在衙内响起。

……

“云雀,你说这慕家一家怎么就死了呢?咱们离开的时候那慕夫人还活蹦乱跳的。难不成是小三和原配火拼,连累了一家子人?那也不可能那么强悍吧!”

九妹和云雀关在牢里,看着阴暗潮\/湿的牢房十分嫌弃。

云雀一边施术降牢房整得干净一些,一边摇摇头。

“不知,这事情似乎是有意冲我们而来。想想这段时间,先是漫天向我们求救,然后就是当年贩卖兵器之事被查。接着慕家一家人离奇死亡,这一系列,好像一张无形的大网,将我们网在了其中。不知道这背后撒这张网的,究竟是谁。”

九妹点点头,变换了一个小板凳出来坐了下来。

“我最担心的倒不是这背后的人是谁,因为就算是天皇老子,我九妹也没在怕的。大不了和他拼了命呗。我担心的,是这个人究竟有什么目的,是针对我一人,还是针对你们……”她顿了顿。“若只是我一人,那便好办。若不是……我倒是对不住那么多跟着我的伙计了!”

云雀也蹲下来,拍拍她的肩膀。

“狐娘,你先别想这么多了。咱们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吧?这个牢房定然是困不住你我二人的,但是若是逃了出去,你我,连同那么多伙计就得亡命天涯了!”

“逃?为何要逃?我方才看了,那县老爷根本没有证据能定的了我们的罪。唯一的证人方才也在牢里自杀了。他迟早得将我们放了!”

“但愿如此吧!”云雀叹,心中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其实,你知道我现在最在意的是什么吗?”

九妹托着腮帮,突然冒出一句。

“是什么?”

“就是,明明我们是四个人一起去的,为毛就抓了我们俩?这太不公平了!我要申请将我师父和那死人妖一起抓进来!啊啊啊啊!”

云雀:“……”

大姐,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

闲着无聊,九妹和云雀就搬了个小板凳,拿牢房的稻草生了火,又让云雀去变成了小云雀飞出去买了几只鸡来烤。将整个牢房烤得满是烤鸡香,惹得不少犯人蠢\/蠢\/欲\/动,一个劲地扒着牢房门大喊“是谁在烤鸡吃?”

“狐娘,云雀。”

这时,一队士兵走了进来,看他们的打扮,就是在狐媚楼将她们抓来的那拨人。

九妹一手拿着一只烤肥鸡,抬起头来看了他们一眼,继续啃。

“几位大哥,又有什么指教啊?”

几位士兵面无表情。

“大人有事传唤。”

九妹挑眉:“大人?哪个大人?”

她知道这些人口中的大人,绝不会是那个大腹便便的县老爷。

“少废话,跟我们来就是!”

那人喝道,让身旁看守牢房的衙役将门打了开来。

那衙役打开门,还不忘奇怪地打量了周围一遍。

他可不记得他们牢房会有这么干净啊!而且,这哪里来的小板凳?又哪里来的鸡?这……太古怪了!

那几名士兵却是目不斜视,似乎对立面的情形一点都没觉得不对劲。

“走吧!”士兵们如大佛似的,死死盯着她们。

九妹将手中的烤鸡慢条斯理地啃完了,这才拍拍手站起来。

可是刚走了几步,那几名士兵就伸手将她拦了下来。

“不是找你。”

九妹不解:“那是……”

那人努了努云雀。

九妹和云雀对视一眼,眼里不知道有多惊讶。

“你确定没弄错?”

那人不屑地斜了九妹一眼,直接将她无视。转向云雀冷冷道:“还不快走?大人正在等着!”

九妹很不放心。

“云雀,你一个人去,万一有什么变故,什么都不要管,只要想着逃走就行!知道吗?”

云雀点点头:“放心,狐娘。当年我都能从你手里安然脱险,这些个凡人,定然是奈何不了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