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萍,你说什么?”

电话那端的人似乎很惊讶。

“我问你,你是不是给我丈夫发了短信?”

“什么短信?”

“真的不是你?”

“莫名其妙。”

“那会是谁呢?”

“你都不说是什么短信我怎么知道?”

“算了,不说了,拜拜。”

“等等——以后你别给郑轩和小茹制造矛盾了。”

“为什么?你以前不是想让我给他们制造矛盾吗?”

“不为什么,总之你记住我的话就好了,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见到江萍没有马上回话,对方又接着说道:“你不会真的爱上郑轩了吧?”

“笑话,我,我当然没有了,我怎么会看上他?也只有小茹这个傻瓜才把他当宝贝。你以为我想给他们制造矛盾啊,要不是你们把我儿子抓去了,我绝对不会听你们的。”

“那就好,记住我的话。”

对方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

两天后——

那是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窗外狂风呼啸,大雨猛烈地冲击着玻璃,奏出了可怖的乐章,一道道闪电划破夜空,穿过黑暗,似乎就闪在眼前。

而那一阵阵的轰鸣声更是震耳欲聋。

丈夫回老家了,刘烟一个人坐在客厅,心里莫名的感到一阵害怕。

她到儿子的房间里看了一下,儿子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依然酣睡着。

她嘴角一挑,笑了一下,走到卧室,靠在床上,不由地想起了郑轩。

自己开口借钱,数目还不少,当天郑轩就给自己了。

这让她一想,就会有些感动。

今晚老公不在家,不如请他来家里坐坐?

想着拿起手机就给郑轩拨打了电话。

电话一通,她忽然有些激动,问道:“郑轩,你在干嘛呢?”

“我在外面,这雨下的,真是无语啊。”

“是啊,我一个人在家,都有点害怕呢。要不你——”

“呵呵,我在跟朋友打牌,等雨停就回去了。”

对于刘烟强烈的暗示,郑轩也是有些心动,但很快就笑了一下,打断了她的话。

这明显就是拒绝了刘烟,但刘烟似乎不想放弃。

“你能不能来一下呢?我真的很害怕。”

“这个,我走了就三缺一了

,不好意思啊,没事了,把电视打开,看一看就不会想那么多了。就先这样啊。”

郑轩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其实他并没有打牌,而是在跟外地来的朋友喝茶聊天。

原本下雨,他不想出去,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自己不出去一下,怎么都说不过去。

面对刘烟的邀请,尽管有些心动,但他不想跨出这一步。因为跨出这一步,等待自己的也许就是万丈深渊。

而郑轩挂了电话之后,刘烟很是失落,同时也是有些伤感,在她看来,自己已经主动了几次,而郑轩却是似乎不为所动,她忽然有些自卑。

看来郑轩应该是因为家庭很幸福的缘故,哎郑轩啊郑轩,如果你离婚,我就马上离婚的,可是——

哎,我该不该把这个视频发给卫欣茹呢?

想了一下她还是没能做出决定。

接下来,她长叹一声,打开了当初给郑轩滴nai的视频,看着看着,嘴角不由一撇,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个视频是刘烟录制的。

当初郑轩做电焊伤到了眼睛还被钟平找人打了,而刘烟得知之后也不顾他的反对,就去了他家。

那一天卫欣茹回来之后闻到了一丝的奶香味,还有淡淡的香水味,其实都是刘烟留下来的,只是这种味道很快消失而且卧室里并没有这种味道,她也就没有多想。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她一直都信任自己的丈夫。

退一万步来讲,她也是觉得就算丈夫想出轨,他也不会笨到把女人带到家里的地步。

所以她也是以为自己的鼻子可能太过敏感了,并没有多想。

当时刘烟穿了经典搭配的黑白西装套裙,下身是黑色的窄裙,上身是白色的衬衫,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衬衫最上面的纽扣并没有扣上。这让她看起来既显得时尚优雅又显得美丽xing感。

衬衫不是紧身的,但那里规模不一般,还是明显的朝着前方鼓起,强烈地吸引着所有人的眼球。

随着她的呼吸与动作,两个纽扣之间的缝隙依稀还能看到里面的白色蕾丝——

一打开门,郑轩看到她手里拿着一瓶跌打药,不由地一阵感动,不过再看看她的装扮,也是不由地有些看呆了,尽管眼睛有些疼痛。

他的身体原本就站在门口,相当于堵住了入屋的来路。他也是一时走神,有些愣愣地站在那里。

“咋的?不欢迎我啊?”

“哦,

不是,不好意思啊,你太漂亮了,看的都出神了,来,请进请进。”

“是吗?”

刘烟说着抿了一下嘴,眼神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

“郑轩,还疼吗?这两个人真是太过分了,对了你报警了没?”

“报警?当时一时忘记了,算了,也没事了,皮肉伤而已。”

郑轩当然不想就此罢休,不过在刘烟的面前,他不想把自己的愤愤不平给展现出来,因为他还是担心刘烟会跟他们设局。

“还没事,都被打了!你的眼睛怎么了?是不是我太好看了?”

忽然看到郑轩的眼睛有点通红,还不停地眨巴着,她不禁问道。

“刚才去朋友的店里,见到电焊好玩,就玩了一下,没想到焊伤了眼睛,那个电焊师傅让我回来滴牛nai,可是我滴了,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好像更严重了。”

本来郑轩不想说,但是听她的话好像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似的,忍不住就解释了。

转念一想,或许她也知道这个偏方,人nai比牛nai更好,到时会用她的nai来给自己滴眼睛。

我去,郑轩,你不可以这么想的。

“你啊,你去做什么电焊啊?我看看。”

刘烟说着就靠近郑轩,踮起脚,双手就伸到了他的眼前,他急忙后退一步,有些慌张地说道:“真没事,先进来坐吧。”

把刘烟迎进来后,刚关好门,刘烟就把手伸向他的双眼,他紧张地靠在门上,小心脏砰砰地跳动着,似乎就要跳出来似的。

刘烟的身体散发出的淡淡的体香阵阵的飘入他的鼻孔——

她那不点自红的xing感小嘴唇微张着,由于两个人几乎是身体贴着身体,那呼出来的气体,轻轻地吹打在郑轩的脸上——

吐气如兰。

郑轩难免有点心猿意马,身体也是情不自禁地起了反应。

为了掩盖身份,他只好微微的向后拱着身子,把身子低了下来,企图把这尴尬难堪的一幕给遮掩过去,也似乎是害怕那啥一个不留神就破裤子而出顶过去一样。

“郑轩,你干嘛啊?你别动啊,我看看里面有没有沙子,好帮你吹吹。”

如果说刚才是吐气如兰,那现在就是吐气如兰的好几个次方了,郑轩分明看到了刘烟那两排白皙整洁的小贝齿,他更是看到了刘烟那滑嫩又肥厚的舌头在说完话之后还舔了一下牙齿,还有那吐出来的气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