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下来后郑轩仔细的分析着,一个一个关键词的分析。

忽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疾步往电脑走去。

打开度娘,输入“出轨”两个字,他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提示。

输入之后,一行下来,什么出轨的女人,出轨的男人,出轨的味道......

就是没有“我出轨了怎么办?”。

仔细地再看了一下,没有发现有什么疑点,接着换了360网站继续输入,一样的,一行下来,跟度娘也是差不多。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妻子就输入“出轨”俩字来搜索的?妻子的心思一向都很缜密,说不定这还真有可能。

接着他输入了女人视频——

一行下来,什么女人尿裤子视频女人打架视频偷看女人洗澡视频——

一时之间,他也是搞不清楚状况,不知道妻子到底搜索的是什么。

要是质问老婆为什么搜索“出轨”,老婆可以说我搜的是男人出轨,担心你出轨。又或者说想搜怎样劝说出轨的女人,她想劝说桃子......

所以质问好像并不太现实!

他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放在后脑,抬起头来,盯着天花板,一时之间有些无所适从。

正努力地想着到底该怎么做的时候,家里的电话铃声响了。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长叹一声,走过去接电话,粗声粗气地说道:“喂,你好。”

电话那端几秒钟的沉默,足以让他不耐烦的就想撂下电话,他也是一时没注意看来电显示。

“郑轩你怎么了?听你的口气好像不太对劲。”

“哦,妈,我,我没事。”

听到是杨佩的声音,郑轩的心情顿时有些复杂起来,说话的口气也是缓了不少。

“真的没事?”

“嗯没事,妈您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我找小茹一下,她还没起来吗?打她的手机是关机的。”

“不会吧?我刚把她送到蓝姐那里啊,不可能关机吧?妈,你等一下,我给蓝姐打个电话问问。”

郑轩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拨打了海蓝家的固定电话。

是妻子接的。

一听是丈夫的声音,卫欣茹不由地叹了一声:“老公,你刚才打我的电话了?我在蓝姐那里的,我想安静一下,所以就把手机关了,老公有事吗?”

“噢,我也没什么事,就是你妈刚才来电话说你手机关机了,她说找你有事,我就打过来问问。”

“哦,那老公,先这样吧,我给我妈打个电话。”

原本郑轩忽然想趁着这个机会,问她度娘出轨和女人视频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只是犹豫了一下,妻子就撂下了电话。

唉,算了,还没想好呢。先让我好好地再想一想。再说了,问这个事情估计也问不出什么结果来,老婆如此聪明,而且这很可能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哎,蓝姐会不会跟老婆坦白与自己的那个事呢?应该不会吧,蓝姐怎么看都不像是那样的人,再说了,当时怎么说也是她主动的吧?虽然说是想救自己,但她要是不开房不把自己拉扯进房间,自己能上了她?

一想起与海蓝的那个事,他就不由地浑身一个激灵。同时也觉得自己现在已经背叛了妻子,根本就没有资格去调查妻子。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杨佩的电话打进了他的手机里。

看着手机屏幕,他呼出一口气,大拇指滑了一下点了一下,把手机压到了耳旁。

“妈——”

“嗯,郑轩,我问你,你是不是与小茹的关系出现问题了?”

啥意思?老婆告诉她了?

“喂,郑轩,还在吗?怎么不说话?”

“哦,在,没有啊,能出现什么问题呢?她跟你说了什么?”

“这个倒没有,不过听你的口气,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而且她去海蓝那里干嘛?”

“没事了,她也是想去和蓝姐玩一下,她们很久没见面了。妈,你找小茹有什么事吗?”

“也没事了,我再给她打电话,郑轩,我警告你啊,小茹这么优秀的人能嫁给你你就算是祖上积德了,可别对不住她,不然我可不饶你。”

“妈,我知道了,那没什么事就挂了。”

刚挂电话,郑轩就接到了海蓝的电话。这让他莫名的感到一阵激动。

“蓝姐——”

“郑轩,我出来给你电

话的,我,我过几天可能要去国外了。”

这话犹如一个惊天响雷,震得郑轩的身子微微的晃了一晃。

“蓝姐,你要出国?为什么?要去多长时间呢?”

“还不知道呢,不过我办的签证是长期的。”

长期?不是吧?她难道打算在国外呆一辈子?不会是因为与我发生了那个事情的缘故吧?

“蓝姐,你为什么忽然想要出国呢?不是在学校干的好好的吗?”

“唉算了,不说了,走之前,看看有没有时间——哦对了,明天是周日,你有空吗?我们出来见个面聊一聊吧。”

说完也不等郑轩回话就撂下了电话。

什么意思啊?我还没有说有空呢,不过想想这也是符合她的个性。

她出国会不会是为了躲避自己呢?只是,她还要求见面?在哪见面?什么时候见面?去酒店?开房?不会是走之前想与我再来一下吧?那这一次我是清醒的,我要不要同意呢?

卧槽,郑轩啊郑轩,你特么的真是太能想了,真的是不可救药了。

胡思乱想一番又暗骂了一声自己,他既是激动又是有点不安。特别是想到妻子背叛自己可能已经成为了事实,他就感到越来越狂躁。

接下来,他一个人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杨佩在给女婿拨打电话之后,马上就拨打了海蓝家的固定电话。

与女婿的通话,让她感觉到女婿和女儿之间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她迫切地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是女儿的错,那还没什么,如果是女婿的错——哼,让女儿跟他离婚。

当然在她的心里,她还是不想自己的女儿做出什么违背道德的事情来。

电话通了之后,她并没有急于说话,而是屏住呼吸竖耳倾听。

卫欣茹一直都坐在电话机的旁边,也一直都在想着给母亲拨打电话该说什么才让她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婚姻出现了一点小问题。

正想着的时候,固定电话铃声响了。

哎,老公会不会跟妈说是自己主动提出分开几天的呢?如果说了,那妈就会知道自己的婚姻出现问题了。

想了一下,她低叹一声,接了电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