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起云中兴当年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刻背叛自己,杨佩就恨得咬牙切齿,要不是她还希望在有生之年见到自己的儿子,她早就不想跟他有任何的联系了。

她也不是想瞒着女儿,只是她觉得时机还不成熟。

当初回到东城后选择匆匆嫁人,才有了两个女儿,而且生下小女儿不久丈夫就走了,她一个人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两个女儿带大成人,始终都没有再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

自己在女儿的眼中始终都是高大上的,如果在这个时候出现一个和云中兴的儿子来,那情以何堪?如何面对女儿?

而且她还想到儿子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就算还在,那自己也可能不会再找到儿子了。

既然这样,那不如让这个秘密烂在自己的肚子里。

看着女儿低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杨佩想了一下,说道:“其实,当初拍照的时候,云中兴并没有在现场,很显然那个拍照的人已经被刘爱馨收买了,他一开始说没有看到这一幕,说的时候还有些慌张,我感觉他是看到了,而且后来,他还推翻了自己的话,一口咬定是亲眼看到我把刘爱馨给推下楼的。我也是有些奇怪,刘爱馨摔下去之后,我并没有看到她出血。后来医生来了,我想跟着去的时候,却被赶来的警察给带走了。”

“妈,您说的也有可能,不过,如果怀孕了,摔下楼梯一般都会流产,而且当时也不一定会马上出血的。只是,按理说不该那样的啊,如果她

真的是怀孕了,那不可能会设这个局来陷害你吧?毕竟她可是怀孕了,这个局代价也太大了。她可是已经得到了云伯父,跟您也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来陷害你呢?”

“谁知道这个蛇蝎妇人,那么地毒辣。不是,女儿,你不是怀疑我说谎吧?”

“不是,妈,我相信你,只是我实在想不通她为什么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陷害你——”

说到这里,卫欣茹忽然瞪大了双眼,叫道:“难道——”

“难道什么?”

“妈,她当时怀孕多久了?肚子有没有明显的鼓起来呢?”

“我也没问,有没有鼓起来,我倒是没注意看,不过应该是没有明显的鼓起来。女儿,怎么了?”

“一般怀孕三个月才显怀,一月扁,二月平,三月才会漏原型。我是有个怀疑,她会不会当时并没有怀孕,而且很可能患上先天不孕,就设这个局来陷害您,这样的话,既达到了陷害您的目的,又让云伯父不会怀疑她是先天不孕。天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真的是太狠毒了。”

卫欣茹一边想一边说,说完之后她继续说道:“妈,您是怎么知道她这次流产后从此不孕的?”

“是云中兴这个混蛋告诉我的,我出狱不久,他就来找我,质问我为什么那么狠心,还说从此不想再看到我什么的。其实经过这一次,我已经看淡一切了,对他也已经是了无牵挂。”

“妈,很可能

就是我刚才说的那样,如果她怀孕了,她不会设这个局的,这代价真是太大了。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确实怀孕了,不过可能是一不小心脚下一滑自己摔倒,却是误以为您碰了她才摔下去的,并因此怪罪于您。这个可能性比较大一些,正是因为误会您推倒她,才对您有如此之深的记恨。对了妈,我记得帆哥还有一个妹妹,叫云凤,在国外念书,您说她那件事情之后就不能生了,不会是收养的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女儿,你是不是对那个云帆有什么念想?看你这帆哥叫的。”

“妈,怎么会呢?您多想了,我只是把他当成知心大哥来对待,叫习惯了,一时改不过来。”

“那就好,这个人就是个流氓,跟他妈一个样,你可不能做出对不起郑轩的事情来。哎不说这了,你跟妈说说,你和郑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郑轩这孩子确实还不错,只是,哎这辈子估计也就那样了,成不了什么气候。”

“妈,您又来了,您还不了解您的女儿吗?您女儿可不是什么贪慕虚荣的人,如果想嫁给大富大贵的人,我当初就不会选择他啊,我也只是觉得我爱他,他也爱我,跟他在一起我会很开心会很幸福——”

“幸福?你现在幸福吗?有家都不能回,这是什么幸福?”

“不是的,我只是想让我们都好好地冷静一下,未来还会是很美好的啊。”

……

这一夜,两母女躺在床上,聊了很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