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老公,是我的错,以后我不会再说谎了,我们要真诚相待。老公谢谢你,我爱你!”

“恩我也爱你,我们一起进去吧,把女儿接出来我们就回家。”

卫欣茹正想点头同意,忽然想起了自己包里的那个视频。

要是丈夫跟自己进去,那这个内存卡可能无法毁掉,那个可是一颗定时炸弹,不早点毁掉,自己是不会安心的。

想着,她说道:“老公不用了,你就在这里吧,我抱起女儿就出来了,很快的啊,这个时候她们也睡下了,我们两个人进去担心会吵醒她们。”

“嗯,那你去吧。”

卫欣茹走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拿出内存卡就马上给毁了。

丈夫就在外面,她就要跟丈夫回家了,她也来不及检查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郑轩与妻子,原本就是一对恩爱的夫妻,望着妻子的倩影,他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妻子和自己闹矛盾跑回了娘家,如今两个人已经冰释前嫌,他这是来接妻子回家的。

唉,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好了。

他在心里轻叹一声。

这个时候,两个人可以说是各怀鬼胎,卫欣茹是想跟丈夫解释坦白,让他心中的疑虑放下来,别总是对她疑神疑鬼的。而郑轩则是想假装跟她和好,然后方便自己对她的跟踪,方便找出证据。

虽然知道有幕后黑手设局陷害他们,但是妻子最近的疑点却是不少,不一定全都是幕后黑手设局,他想找到证据,只有证明妻子出轨或者不出轨,自己才会安心。

所以,两个人很快就重归于好,那也是很正常。

只是,卫欣茹以为丈夫这是真心的。

她也是觉得丈夫是一个很单纯的人,一向都很老实一向都很疼自己宠自己,所以她有理由相信丈夫是真心的。

她又哪里想到,自己的丈夫已经不是以前的丈夫了。

车开入小区,郑轩转过头去看了女儿一眼,她已经在妻子的怀里睡着了。

把车停好,他抱着女儿,牵着妻子的手走在小区大院的小路上,他感觉很幸福。只是他又害怕这样的幸福在不久的将来就会烟消云散。

他微微的闭上双眼,晚风送爽,轻轻地吹乱了他的发丝,他不由地紧握住了妻子的手,仿佛自己一放开,妻子就要逃走一样。

回到家之后,郑轩把女儿抱到次卧室,就马上冲进了卧室,来到梳妆台前,拉开了抽屉——

“老公,找什么呢?”

“呵呵,你猜——”

郑轩也没回头,自顾自的在找着什么。

“嘻嘻,老公,我知道,你是找那个假棒吧?”

“当然不是了,哈哈,老婆,你猜错了,待会我们那个啥的时候,你要满足我一个要求啊。”

自从回到家之后,郑轩就很兴奋,一开始还吹着口哨,要不是妻子说太晚了,担心会吓醒女儿,叫他别吹了。他根本就不会停下来。

见到丈夫那么兴奋,卫欣茹也是很开心,不过在试探了他

之后,她就感到有点惴惴不安。

她觉得丈夫好像还不信任她,因为她确定丈夫这是在找杜蕾斯。

以前,每一次与丈夫那个啥的时候,丈夫都不想用那个东西,说碍手碍脚的,不能近身肉搏,感觉很不爽。

很多时候,他都求自己不要戴那个东西,还说不要刻意去避孕,顺其自然。

如今,他一回来却是主动去找那个东西——

看来他还是没有放下心中的疑虑,不想在这个时候要孩子。

她在心里叹了一声之后,柔声说道:“老公,别找了,这些东西我早收拾起来了,你总是放在抽屉里,万一被女儿看到拿去玩,那多不好啊。再说了,尽管我们可能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但是现在我们所处的大环境,也许可能会比较难怀孕——”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下来,然后有些委屈的看向丈夫。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还在质疑我妈?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你可是做梦都想再要个孩子的。

卫欣茹在心里想着,莫名地有些失落。

她甚至担心丈夫以后都不想要孩子,如果是这样的话,丈夫很可能就是不爱自己了,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不然就是怀疑自己背叛了她,做好了随时离婚的准备。

想到这,她就无法开心起来。

面对妻子的话,郑轩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幸好妻子不再说话,想了十几秒之后,他说道:

“这个,我知道,我也巴不得赶紧让你怀上,只是最近几天休息不好,怎么说呢,就是感觉没什么状态吧。下个月我们再要好吗?”

老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没状态?这算什么借口,那些东西早在几个月之前就已经养成了。

哼,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学医的吗?你还能有我懂?

如果你不爱我了或者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我就算再爱你,我也会果断的和你离婚。

可是,如果你还怀疑我,哎,我也理解。我这一次做的事有欠考虑,但我会让你释怀的。

“老公,我听你的。”

郑轩点了点头,起身走到妻子的身边,忽然用手拉了一下妻子胸口的衣服,双眼直直地射了进去,一下子就看到了里边的美景。

“那老婆,赶紧拿来啊,我们几天没那个了。”

“嘻嘻,你这个馋猫。”

卫欣茹说着抓住了丈夫伸向自己胸口的手,看着他媚笑了一下,然后拉着他走向客厅。

郑轩有些疑惑地问道:“老婆,你把那些东西放客厅了?那不是更容易被女儿看到吗?”

卫欣茹忽然伸手朝他的那里抓去——

他一下子就酥软了。

“傻瓜,当然不是,我想喝杯热水和一杯凉水,都帮我倒上吧,等一下要大失水分,嘻嘻,当然要先补充水分了。”

趁着丈夫倒水的空隙,她速度地拿起沙发上的包包,把手伸进包里摸出了一根小别针。

郑轩倒好水之后,把热的一杯放在嘴边吹了一下,就

被妻子给制止住了。

“老公,别吹啊,就要热的,嘻嘻,等下有用啊。”

说完卫欣茹就往卧室走去。

郑轩看着妻子,不明就里,但还是乖乖地两手端起两个水杯跟着妻子走进了卧室。

再次回到卧室之后,卫欣茹就走到衣柜前蹲了下来,拿出钥匙打开了衣柜下面的抽屉之后,她看到里面就只剩下两个杜蕾斯。

真是天助我也。

她眼角余光往后瞟了一下,拿起手上的别针速度地对着杜蕾斯的正面和背面分别刺了几下,然后开口说道:“老公,你来看一下,怎么就只剩下两个了?”

郑轩走过来一看嘿嘿地笑道:“两个刚刚好啊,时候也不早了,我们明天还要上班呢。难不成老婆今晚想给老公来个大三元或者是大四喜?”

“讨厌!”

卫欣茹娇嗔一声,忽然偷袭了一下他的那里,笑骂道:“嘻嘻,这个老东西,真是不老实,都起来了。”

郑轩本来就有些饥渴,如今被妻子一抓,哪里还忍得住,一手把她抱起来扔到了柔软的席梦思上。

看着妻子的脸上都泛起了红晕,他手忙脚乱地把裤子一除就扑了上去——

他扑到床上后,卫欣茹笑呵呵地快速又准确的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然后看着他眨巴着双眼问道:“老公,你觉得我们那个生活单调吗?好像没有什么情趣吧?”

“啊?”

以前他就觉得自己在那方面做的不够好,虽然很猛很强,但还是缺少了点情趣。所以他想做出改变,让妻子更加地幸福。

但是这话从妻子的嘴里说出来,他感到有些惊讶。

她也想情趣了?不会是与jian夫情趣习惯了,觉得很刺激,回来面对老子也想情趣?特么的——你真是特么的够恶心的,非要如此乱想你才高兴吗?

郑轩想着,心里有些不好受。

这话要放在以前说,郑轩当然是高兴坏了。

男人都不喜欢死鱼一样的女人,都希望她在床上生龙活虎。特别是像他那样的超强男人。

只是如今不同了,他甚至觉得她这是jian夫教育出来的。

“嘻嘻,是不是很吃惊啊?老公,我这两个晚上一个人睡的时候,也是想了很多,我觉得我们那个生活很单调,所以特意向桃子取经了。我这也是想给你我的生活增添一道调味剂啊。”

卫欣茹也没有多想,而是觉得丈夫这是激动而已。

“什么经呢?”

虽然心中有些疑虑,但是此刻的他已经忍不住了。

“啊,别咬,疼——啊,你坏!桃子教了我几个方法,其中有一个是什么二重天。我觉得可以试试,现在梳妆台上有两杯水,一杯热的一杯凉的——你知道怎么做吗?一会给我冰的感觉,一会就是火的感觉,嘻嘻。”

听到妻子的这个话,他立马就郁闷地停下了动作,因为他甚至认为这是jian夫教她的。

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来不及想那么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