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过杯之后,朱志远问道:“武哥,你能有什么好点子让这小子坐牢吗?”

“这个我还在想,对了,那个妞你没有搞定吗?”

“麻痹的,这妞看来把心放在这小子的上面去了,她现在就在我那里,来之前我问过她,威逼利诱都用了,就是不愿意配合。我待会回去再跟她说一下,草特么的,要是不答应,老子让手下们把她给轮了!”

提到严婷婷,朱志远咬着牙齿恶狠狠地说道。

“阿远,你可不能这样,这是犯法的,你真是太残忍了!哈哈哈——”

朱文武说完之后大声的笑了起来。

“老子对待不肯配合我的就是残忍哈哈。对了武哥,你见到那女人了吧?怎么样?我跟你说啊,她的魅力不是在她的长相上,虽然称得上是美女,但是,在我看来,只能算是中等货色。不过她的那个技术,特么的真是绝了。”

“不是吧?真有你说的那么邪乎?我是看过她啊,我觉得算是美女吧,很难得了。天生丽质难自弃啊。”

朱文武说着情不自禁地咕隆一声,喉结热情的滚动了一下。

“哈哈,我还骗你不成?要不改天送给你尝一尝?”

“这不太好吧?”

“哈哈,武哥你还跟我玩那个?给你你就干吧,还跟我假惺惺的。”

“那哥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朱文武说着和朱志远对看了一眼,接着就是大声地奸笑了起来。

“武哥,我还是那句话啊,这小子,草特么的,老子就吃定他了,总之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把他投到广型监狱,那里的监狱长是我一个哥们,只要他能进入这所监狱,我就有办法让他废掉。”

“阿远,你和这小子到底有什么仇恨啊?难不成是夺妻大恨?”

“艹,我不管啊,你一定要给我想办法把他投进广型监狱。”

朱文武无意的话让朱志远更是愤恨到极致。

“可以是可以,其实随便就能给他一个罪名的,哪怕这个妞你没有搞定,强jian犯没能给他安上,我们还可以给他安上别的罪名,而且会是更重的罪名,只是,监狱里的人最恨的是强jian犯跟经济犯,如果他有那样的罪名,到了监狱,就算我们不出手,他也够喝一壶的。”

“说说看,你想给他安个什么更重的罪名?”

朱志远说着,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我们可以这样——”

朱文武说到这里,站起来把嘴巴凑到朱志远的耳边轻声说了一番。

听完之后,朱志远不禁站了起来,高兴地拍起了手掌。

“还是武哥牛啊,不过也够狠,哈哈。来武哥我敬你一杯,谢谢你啊。”

“阿远,跟哥就不要客气了啊,只是,哥能有个要求吗?”

“说。”

“能不能不要太狠,可别整出人命来了,到时候我们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怕啦?”

朱志远没有回答,而是看着朱文武反问道。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我只是觉得不值懂吗?”

“我自有分寸的,对了,能不能让你的兄弟把这小子揍一顿,我想要

把他的手或者腿打断,至少一只。”

“阿远,揍一顿就算了,我刚才已经给手下暗示了,会暴打他一顿的,不过弄断手脚就算了,会不小心惹出祸端来的。”

“怕啥啊,有老子罩着。”

“那我再想想啊,来,喝酒。”

“想个屁啊想,你害怕担责任,就由我来,我让我的人去,我有两个保镖,出手够狠的,你等着,我现在就打电话。”

“哎呀,我都喝醉了,特么的服务员呢,这个酒是不是有问题?麻痹的,才喝一点就醉了。”

。。。。。。。

原本郑轩有些平静,但是一想起以前在网上看到过的报道,在派出所里神奇各种死还真是屡见报端啊,连开水都能喝死呢,还有什么不可以呢?真是一切皆有可能啊。

想着他就又不由地心惊肉跳了起来。

长长的发出了一声叹息之后,他在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小黑屋走来走去,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现在老婆知道我被抓了吗?她如果知道了,会不会担心呢?会不会想方设法救我呢?还有蓝姐,她如果知道了,应该会马上把我救出去的吧?

我跟严婷婷都没有发生那种关系,凭什么把我关在这里,还不闻不问的,这程序很明显不对啊。莫非严婷婷跟我不是一条心了?莫非安凯真的已经收买别人来整自己了?

就在这个时候,白炽灯忽然灭了,顿时整个屋子里进入了极度的黑暗之中。甚至都看不到小门和小窗了,很显然,外面也是黑暗一片。

这是什么节奏?停电?不会吧?难道要出事?不会是真的是个阴谋吧?

他的脑子里在一瞬间就涌出了许多个问号。

正想着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哐当”的开门的声音。

他不由一个激灵,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地嗖的站起来朝传来声音的方向冲了过去,似乎是要被放了出去一样。

“干嘛干嘛?想越狱啊?”

门被打开之后,进来了两个黑乎乎的人,手上拿着手电筒,一下子就照住了郑轩的双眼。

忽然被强烈的灯光照住,郑轩感到很是刺眼,甚至都睁不开眼睛。

越狱?老子又不是罪犯,越什么狱?

正想出口,忽然扑通一声,被一脚给直接就踹到了地上。

他不禁感到有些骇然,虽然自己没有防备,但被这一脚就给直接踹到了地上,这脚力还真是不一般。

“什么意思?干嘛打人?”

他捂着肚子爬了起来,这一脚踹到了他的小腹上,痛感阵阵传来。

“哎呀,还敢嘴硬?你敢越狱,老子就敢揍你。”

一个人说着话,两个人同时冲了上来,对着郑轩就是拳打脚踢——

郑轩原本是想反抗,不过想了一下,这是在警局,要是反抗了,说不定又要给自己安个袭警的罪名。

再说这两个人肯定是练过的,力度也很不一般,自己和一个人对打,都未必能打过,何况是两个人,何况对方还有警棍在手。

这派出所里的“特色”,他一想起就会感到后怕,而且自感如果反抗,会招来更多的拳打脚踢,所以他在倒下地上之后就用双手

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头,同时让身子蜷曲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了讲电话的声音,很是大声,在小黑屋里面的人全部都听的很清晰。

“局长,我在所里值班啊,请问您有什么指示吗?暴力办案?您放心,我们不敢——”

听到这里,这两个人马上就停住了,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是走到门后面倾听。

听了一会,没再听到响声,其中一个便偷偷地开了一条门缝,把眼睛贴在门缝朝外面看了一下,然后回过头来朝着另一个人点了一下头,最后两个人就都走了出去。

幸亏这个电话声出现的及时,幸亏这两个人没有再打下去,不然肋骨都要被打断。

郑轩暗想着,慢慢地爬起来,坐在地上,感到全身阵阵的酸痛,虽然只是皮肉伤,但这对于几乎从来都不打架的他,也是够呛了。

好在他平时经常锻炼,不然可能连爬都爬不起来了。

刚才他就怀疑这是有人整要整他,当挨了一顿没头没脑的打之后,他更加确信是有人要整他了。

把自己带来之后,一直都没有给自己录口供,还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好不容易来人了,对着自己就是拳打脚踢。

一定是安凯把警察给收买了,不然人家警察跟自己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何必要下如此狠手?

安凯,老子出去后,一定不会放过你。

他在心里暗暗地骂着。

他一直都在地上坐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他瞪着双眼,在黑暗中搜来寻去。

陡然间,又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他不禁一个浑身激灵,从地上跳了起来,双眼在黑暗中紧紧地盯着传来响声的方向,双拳也不由自主地握了起来。

来吧,再敢打老子一次,老子跟你们拼了。

可是,门在打开了之后,很快就又关上了,接着不到一分钟就来电了。

他不禁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再次环顾了一下屋子后,他把眼睛锁住了门口的黑色塑料袋上。

很显然,这是刚才开门的那个人给留下来的。

会是什么东西呢?不会是饭菜吧?到底是什么意思?还真的想把老子关在这里一个晚上啊?

他慢慢地走过去,然后用双手拍着门,喊道:“喂,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喂,有没有人啊?喂——”

他喊了几句,一直都没有人回话。

做了几下深呼吸之后,他默默地蹲下来,打开了黑色塑料袋。

里面是一个盒饭,还有一碗汤,盒饭上面还有一张纸条,他拿过来一看,不禁惊住了。

“有人要整死你,小心点。”

白纸黑字,赫然醒目。

不是吧?真的假的?安凯能有这么狠心?能有如此胆量?能有如此魔力?

虽然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是没有关系没有背景,这样的事情人家也未必会答应帮忙。人命关天啊!

那如果不是安凯的话,会是谁呢?

我一向战战兢兢地做人,一向都没有得罪过人,有谁会对我下死手?

难道是朱志远或者是云帆?除了他们,应该不会再有别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