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大厅,见到两个保镖软坐在沙发上,头上还缠着绷带,他冲过去就对着他们踢了几脚,大骂道:“你们这两个废物,老子叫你干这点事,你们都干不好,麻痹的,要你们有什么用?给老子打。”

这话一出,他旁边的几个人马上就把这两个人给拉到地上,对着他们一阵拳打脚踢——

他们之前就被打的够呛,这一次可谓是雪上加霜,呻吟声哀鸣声阵阵的传来,严婷婷听到了都感到汗毛直立,她深切地感受到了来自朱志远带给她的恐怖。同时也后悔自己当初跟了他。

拳打脚踢了一会,朱志远才叫停手。

接着他来到这两个人的跟前,问道:“那包东西放哪了?”

其中一个人因为伤势过重已经昏了过去,剩下的一个人也是鼻青脸肿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红一块的,估计是在派出所的时候被打的,如今又被自己人打,真是旧伤没好又添新伤。

“我,我们,放,放在他身上了。不,不知道被那伙人拿走了没。”

就在这个时候,朱志远的手机铃声响了,他从手下的手里拿过来一看,接了,把手机压在耳边,叫道:“说。什么?他出现了?被几个人带到了弘来宾馆的停车场?喂,喂,你说话啊,你特么的想死啊,喂,喂——卧槽!”

气的他把手上的手机砸到了地板上,手机马上就五马分尸,所幸电池没有爆炸。

他刚才接到手下的线报,可是只说了郑轩被几个人带到了弘来宾馆的停车场然后就没有声音了。

原来有几个人把郑轩放到郑轩的车里之后,就看到不远处有个人鬼鬼祟祟的在通电话,急忙冲上去把这个人给控制住了。

朱志远的脸都气的变绿了,他来到那个昏迷过去了的保镖跟前,踢了他几脚之后大声叫道:“你们特么的都给老子出去,这小子现在就在弘来宾馆的停车场,要是不把这小子给抓回来,你们特么的每个人吃屎半斤。记住,要不惜一切代价,把这小子给老子抓回来。 ”

几个手下一听互相看了一眼,着急忙慌地纷纷朝外面跑去。

话说海蓝挂了电话之后,就把依依带来的消息告诉给了卫欣茹,卫欣茹紧咬着嘴唇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打这个电话。

就在她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收到了一条短信息,是陌生手机号码发来的。

点开一看,她不禁尖叫一声,喜极而泣。

原来短信息的内容是“你老公现在就在他的车里。”

她赶紧按这个手机号码拨打了过去,可是对方已经关机了,她也来不及多想就把短信息的内容告诉给了海蓝。

海蓝看着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的卫欣茹,冷静地说道:“小茹,你去弘来宾馆看看,看是不是真的,我帮你在家里照看颖颖。记住,一切都要小心点。”

“嗯,谢谢蓝姐。

卫欣茹说着就冲出了家门。

来到弘来宾馆后,找到自家的比亚迪,一看,丈夫果然在里面,只是见他闭着双眼躺在比亚迪车后面的座位上,她不禁多了一些隐忧。

老公这是怎么了?没什么事吧?

打开车门,摇着丈夫,叫了几声,丈夫均没什么反应。她仔细查看了一下,暗道:看来老公应该是被人下了安眠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那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会是谁的呢?

不过在又一次仔细检查过后,她发现丈夫并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昏睡过去而已,她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之后,也来不及多想,驾车往家里赶去。

卫欣茹前脚刚把车开走,后脚就走出来了几个人。

为首的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通了之后,他低声说道:“目标已经开车回家了,刚驶出弘来宾馆,朝海宾大道驶去,是,马上跟上去,一定要看到目标安全到家。”

一挂电话,一辆黑色轿车便缓缓驶到他的身旁,他朝身边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便上了车。

就在他们刚刚走后几分钟,朱志远的人就来了。

卫欣茹把车开进小区之后,叫了几下丈夫,又用手去推了,但丈夫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而丈夫的呼吸很是平稳,这让她更加肯定丈夫是被下了安眠药。

忽然她摸到了丈夫的裤兜里有一包东西,拿出来一看,不由地吓得用小手掩住了小嘴巴,同时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猛烈跳个不停。

这是一包白色粉末,很像面粉但又很像是毒品,这怎么说都有一两百克啊,如果是毒品的话,要是被公安机关发现,那可就惨了!这可是要被枪毙的。藏毒那么多。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丈夫不会吸取毒品吧?怎么可能呢?不可能的。

那会是谁藏到他裤兜里的呢?这很显然是要对他栽赃陷害啊,是被打伤的那两个人,还是救走他的人?如果是救走他的人,那为什么还要把那些东西藏到他的裤兜里呢?这不是要害他吗?如果这些人有心救他,那也不可能还把那些东西藏在他的裤兜里啊。看来只有可能是被打伤的那两个人了吧?

现在问题的关键还是,要看一下这一包东西到底是不是毒品。

想着她先把海蓝叫了下来,两个人合力把郑轩扶到家里的卧室躺下之后,就走到了客厅。

“小茹,郑轩没事吧?要不要送他去医院?”

“不用了,没事的,他的呼吸很平稳,这应该是被人下了安眠药,睡一觉就没事了。”

“可我还是有点担心。”

“真没事的,蓝姐,你就别担心了。”

“嗯,那你要注意观察,一旦出现什么不正常的状况,立马拨打120。现在我们可以基本上确定被打伤的那两个人就是朱志远的人了,如果郑轩被下了安眠药,那

一定就是那两个人。那两个人应该是给郑轩服了安眠药之后,想把他带出派出所,小茹,你觉得他们会把郑轩带到哪里去呢?”

“蓝姐,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们最终还是会把郑轩给带到派出所,因为——唉——”

说着卫欣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小茹,你发现新情况了?”

“嗯蓝姐,你懂分辨毒品吗?我刚才在郑轩的裤兜里摸出了这包东西,我怀疑这是毒品,如果是毒品的话,那这两个人一定是先给郑轩下药让他昏睡过去,然后就是把毒品藏到他的身上,对他栽赃陷害,所以,不管他们想把他带到哪里,最后还是会把他带回派出所的。因为只有派出所的人亲自搜出来,才会更加地可信。”

卫欣茹说着拿出了一包白色粉末。

“不是吧?这怎么说都要一两百克,如果是毒品的话,那可是要被枪毙的,这人真的那么狠心?真是逼人太甚了。”

海蓝有些忧心忡忡地说着赶紧接了过来,打开,用手点了一下放到嘴里,尝了一下,说道:“味道不对,这应该就是毒品,要不叫小曼过来看一下?”

“算了吧,都那么晚了,要不你回去的时候去她那里一下吧。唉,看来是有人要陷害他了,蓝姐,我们可以先假定这是一包毒品,那你认为会是什么人想陷害他呢?”

“很显然,除了安凯就是朱志远,但我感觉是朱志远的可能性会大一点。当然,还有可能是云帆。我现在基本上断定是朱志远派人给郑轩下了安眠药,然后想把他从派出所里带走,接着是遇到了云帆的人,云帆的人就把郑轩给抢走了,把郑轩送回了他的车里。现在的问题是,云帆的人是最后接触郑轩的,所以,这包东西也有可能是云帆的人放进去的。因为我实在是想不通云帆会有这么好心救郑轩,他能有什么理由救郑轩呢?所以我在想,云帆救郑轩会不会是一个阴谋?而这包毒品应该就是一个关键点。不好,我先把这包东西带走,说不准,待会就会有警察来的,这怎么说也有一两百克,那可是要枪毙的。”

卫欣茹说到最后忽然一个激灵,急忙站了起来。

这个卫欣茹当然早就想到了。

“蓝姐,不要了,马上把它倒到马桶里,毁掉。”

“这,虽然我已经基本确定是毒品,但还没有完全肯定,我还想让小曼看一看呢。”

“不用了,这多危险,不是面粉就一定是毒品了。”

卫欣茹说着从海蓝的手里抢过来就冲进了洗手间。

刚处理完这一包东西,走到客厅的时候,外面就传来了门铃声。

她看了海蓝一眼,咬着嘴唇,朝大门走了过去。

通过猫眼一看,见到是几个警察,她的心一下子就提了上来。

这个时候海蓝也走了过来,她也看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