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起身朝着众人一拜,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诸位大人,这都怪我,没想到骊山派居然混进了妖修,我定会严查,给大家一个交代,这百年大比的规矩还是不能坏,我代表骊山派人数,此次比试就算我们末位吧。”

这不疼不痒的话令赵浩然很是恼火,没想到腾龙此人如此狡猾,以骊山派百年大比认输为筹码,想要摆脱这一身臊气。

说起来是严查,但骊山派内的事情又有谁能插得上手,若是同意这件事就算是不了了之了,骊山派的名声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除了天帝凡星,其余的骊山派弟子根本不成气候,此时认输倒也算得上是明智之举。

海风涛哼了一声,此事就算是过去了,如今天帝凡星已然身亡,就连丝毫的痕迹都没有留下,大部分人都心中懊恼,妖修全身都是宝,没曾想到就稀里糊涂的被一件法宝吞掉了,那件喇叭法宝实在是太过于逆天了。

使用一次之后就变成了碎片,没有了可利用的价值,对腾龙来说,这样的结果早就在意料之中,最大的遗憾是赵浩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腾龙和奇奇道人目光多次在赵浩然的身上停驻,海风涛早有察觉,虽未动手,身上澎湃的气息让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妄动。

鸿明好像是疯了一般,毫无规则的向四面八方宣泄着体内的魂力,周围十数丈的距离都没有人敢接近,梦碎了,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毫无征兆,鸿明的武魂再次虚幻了几分,实力跌落到了一月的境界。

自从上次一战之后,赵浩然莫名其妙的成了他前进的心魔,如今更甚了一分。

赵浩然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切,眼中浮现出了杀机,他隐隐有些明白为什么腾龙要如此不惜代价的对付自己了。

腾龙大袖一挥,鸿明就被摄到了他的跟前,手指一动,一道光芒射入了鸿明的眉心之处,他马上就昏迷了过去。

腾龙再次一拜,“诸位,我的弟子怕是走火入魔了,在下就不多留了,告辞,后会有期。”

众人都是装模作样的告别一番,心中怎么想的恐怕也只有自己才是最清楚了,谁能看的出来,这个鸿明的实力奇异的发成了倒退,怕不是走火入魔那么简单,不过对骊山派的事情也无心多问,反正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其余门派来说都是好事,只有傻子才会出来阻拦。

“阿弥陀佛,”帝释天突然发出了佛号,声如洪钟,在半空中久久不能消散,“腾大人何须着急,还有些事情需要诸位一起来裁度。”

所有的人都看向了闭着双眼的帝释天,自从来到校场之后就很少说话,如今骊山派众人想要离开的时候却张嘴挽留,其中必有蹊跷之处。

赵浩然心中一寒,好像是有些不妙,这老者和身旁的两名梵宗门人好似凡人一般,没有任何魂力的波动,但赵浩然本能的察觉到和扎西德比试的时候那种奇怪的感觉必然来自这三人中间。

帝释天不怀好意,此事定然与自己有关。

腾龙也有些吃惊,“帝释天大人,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

这帝释天的修为骊山老祖曾经提过,高深莫测到了极致,也不知道究竟是何境界,所以对帝释天是颇为忌惮。

帝释天嘴角微动,伸手在虚空一抓。

赵浩然只觉得身体一滞,接下来就飞到了帝释天的手中。

海风涛大怒,“帝大人,你这是何意,若不解释清楚,休怪我不讲情面。”戎天和雨月都同时散开了身上的气息,留在校场的月魂者都开始叫苦不迭,这百年大比成了强者之间的战场,月魂者只能用尽全力抵抗强大的气息。

廉竹站在海风涛的身旁,并未做出任何的举动,好像是发生的事情与他无关。

廉竹还心中期盼着帝释天能够一掌击毙赵浩然,根本不会发出威胁的举动,海风涛也不能奈何得了他,要是拼起命来,谁也讨不得好。

为了蓝海宗,他知道海风涛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责难与他。

帝释天说话速度极缓,“几位蓝海宗的大人,别冲动,我帝释天还不会向无辜的人动手,不过死了一个妖修,还有另外一个妖孽在此地逗留,岂能放过。”

海雅和欧图脸上都滴出了汗珠,日魂者的威压何当的强大,方圆数百丈内寂静无声,失去了梵宗弟子的看护,飘落的雪花很快就铺满了整个大地,只有校场高处的座椅四周干干净净,日魂者的威严自然气候侵犯不得。

下面的月魂者都在十丈之内,没有料到突然会出现这等情况,抵抗的十分吃力,修为不足的已经被压倒在地,不过雨月和戎天刻意的控制之下,倒不至于产生致命的效果。

海雅和欧图都修炼了月之力,比起同等修为的魂者要强上不少,还能勉强吃得消,这也是修炼的机会,日魂者的威压之下天地灵气的吸收速度都要快上几分,很多聪明的月魂者都开始打坐修炼了起来,效率比起平常要高上十数倍。

不过他两却没有心情修炼,赵浩然被抓在了帝释天的手中,动弹不得,也不知究竟发生了合适,奈何自己的修为太低,只能目睹着这一切。

赵浩然有些愕然,听帝释天的意思他是妖孽,自己从小就生活在赵家庄之中,分明就是一个正常人,哪里可能跟妖修扯上关系,睁眼说瞎话的功夫,这位帝大人实在是太强了。

全身的魂力都被禁锢,甚至连神识都失去了作用,古怪的力量笼罩了全身,赵浩然尝试了多次,这帝释天的修为境界强过他太多了,无力反抗,只能静观其妙,索性不闻不问,看他究竟能耍出什么花样。

帝释天心中微动,这个赵浩然心智倒算的上是上乘,在如此境地之下还能稳如泰山,很是难得,不过今天必须把他留下。

海风涛抬手一动,雨月和戎天都收回了威压,月魂者都好过了许多,“帝大人,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这是我蓝海宗的弟子,怎么可能是妖孽,你不会看错了吧。”

帝释天并未答话,而是手掌伸到了赵浩然的胸前,只见一股黑蒙蒙的气团从体内钻了出来,那团黑雾似乎是有着意识一般,想要躲进赵浩然的身体,但帝释天却牢牢的控制它,令它动弹不得。

赵浩然也大为惊奇,但更多的是惊骇,这团黑雾是在暗殿之中灰衣人送入他的体内,本以为只是有着追查的功效,灰衣人死了之后就会消失,没想到还在自己胸前的武魂附近滞留,而自己却毫无所觉,不得不说这暗魂者的手段实在是太可怕了。

“暗魂者的气息?”海风涛的惊讶一点都不比赵浩然少,他不敢相信,赵浩然的身上为什么还有着暗魂者的气息。

帝释天点头一笑,“隐藏的很深。”

“不对,”海风涛突然清醒了不过,“帝大人,我这弟子只是沾上了暗魂者的气息,并不是暗魂者,更不是什么妖孽,浩然,还不想帝大人道谢,帮你清除了暗魂者留在你身体内的东西。”

“慢,”帝释天摇了摇头,“海大人,你还是不清楚,这个弟子很可能是暗魂者派来的奸细,前些年在你们蓝海宗就已经出现了一个暗魂者,恐怕这个弟子也逃不脱吧。”

帝释天松开了赵浩然,不过赵浩然却不敢轻举妄动,这个老家伙可不是善茬,还是看看情况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