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梵宗高手,赵浩然未曾见过迦叶,不过却能感觉出来他的实力远甚自己,不仅仅是因为境界修为的原因,本能的危机感让赵浩然顾不上迟疑。

穿云梭上的符文疯狂的跳动着,不行,不能再继续灌注魂力了,万一失控的话它自己转身岂不是自投罗网。

赵浩然努力的控制着穿云梭,刀尖上跳舞,一时不慎就很有可能丧失性命,此时符文几乎跃动到了极限。

就是这样,赵浩然的心神主要都放在穿云梭之上,丝毫不敢大意,瞬息百丈,而迦叶并没有落下,紧紧的追赶着。

看你能坚持多长时间,迦叶衣袖飘飘,即使是穿着粗布衣也难以挡住他混若天成的气质,赵浩然如今是顶风前行,衣服猎猎作响,反观迦叶则好像是乘风飞翔,这其中的差距很明显就可以看得出来。

赵浩然心急如焚,但此时已经到了极限的速度,魂力消耗太大,心神全部放在穿云梭上,根本无法吸收魂石中的魂力,恐怕支撑不了多久就要魂力耗尽了。

得想个办法摆脱了身后之人才行。

身子突然下落,迦叶眼睛一亮,这个赵浩然倒是聪明,知道这样下去定然难以逃脱,不过在地面上你就更不行了,迦叶嘴角泛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如同断翅的鸟儿,猛的扎向了地面。

这么快,赵浩然眼皮不停的跳着,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这穿云梭不仅在空中速度极快,在地面上一点也不慢,遇见障碍物凭借它的蛮力就可以直接冲了过去,身旁的树影甚至看都看不清就已经越了过去。

急速的前进带来的是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似乎周围的空间都已经不稳定了,赵浩然此时并没有心情来考虑这些,迦叶丝毫没有落下,反而越来越近了。

赵浩然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了。

迦叶距离赵浩然只有数百丈,只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能够赶到。

若是赵浩然看见迦叶此时有限的步伐定然会焦急万分,就像是普通人在散步一样,但偏偏一步大跨就越过了上百丈,这样的速度实在是太过于吓人了。

山林中的鸟儿扑棱这翅膀飞满了整个天空,这两个煞星搅乱了他们平静的生活,成片成片的森林倒下,从半空中可以看见林中好像有一个大峡谷,讲着绵延不断的森林给切成了两半。

还是不行,赵浩然摸了摸鼻尖,穿云梭不由的一缓。

迦叶眼睛闪动,就是此时。

不好,赵浩然的神识中迦叶的气息突然之间消失了,心底一慌,七彩光圈随着他的身形漂浮。

瞬移!

迦叶的背影出现在了赵浩然的眼前,差点一头撞上去,他的瞬移距离怎么会这么远,一般而言瞬移的距离跟修为成正比,一日魂者大概能瞬移几十丈,当然神识若是都看不到的地方,更别提瞬移了。

而这数百丈的距离,按照赵浩然的推断,起码是一个三日魂者,这几乎已经是赵浩然所知道的巅峰了,难不成迦叶就是一个三日魂者?

似乎是察觉到了赵浩然的惊讶,迦叶说道:“我修炼的魂法特殊,你不必怀疑,我只是一个一日魂者。”

看着赵浩然并未答话,迦叶继续说道:“我给你一次机会,若是能够击败我,就放你离去,若是不能,那就得乖乖跟我回梵宗。”

赵浩然冷笑道:“你怎么不去跟一个凡人比试?”

“你怕了?”迦叶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好像是阳光一般,“我将修为压制到三月初期,可敢与我一战?”

赵浩然看了一眼那张笑脸上透出的骄傲神色,看来此子定然也是天赋过人,生机强盛说明他修炼的时间并不长,而且有些自负,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

“破”

一道火团砸在了迦叶的护体金光之上,让他身形一晃,差点站不稳。

不过迦叶并未愤怒,依然是嘴角微笑,似乎天底下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动容,这样的笑容另赵浩然无比的心浮气躁。

这么些年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赵浩然深吸了一口气,才逐渐平息了下来。

迦叶眉毛一挑,他的笑容其实也是修为的一部分,包罗万象是,是为大慈悲。

和煦笑容,教化万千大众。

他的笑其实是一种威压,一种让人臣服的力量,一般面对他的魂者都会变得狂躁不安,没想到赵浩然这么快就压制了下来,此人的心志坚定真的是世间罕见。

“偷袭可不好。”

迦叶的话音未落,身体瞬间暴起,带着山岳一般的气势压向了赵浩然。

“佛度众生”

迦叶的手掌化为了千千万,传言梵宗当年的创始人就是以各种形象闻名于世间,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这千千万万的手掌,梵国各处都有着此种雕像,寓意是救命于水火。

不过此时却是用来杀人的。

赵浩然瞪大了眼睛,迦叶的千万手掌显然不可能都是真的,不过在磅礴的气势压迫下,根本就没有办法分辨。

“火龙附体”

“火龙爆”

长久没有用过这个魂术,是因为威力不强,不过这个时候却是最为恰当的时候了。

火系灵气炸裂成了一个个美丽绽放的花朵,冲击力让迦叶的身子向后挪了几步,漫天的掌影纷纷溃散。

果然是三月初期的修为,赵浩然心中暗笑,这迦叶倒也有几分令人敬佩,不过还是要想尽办法逃离才是,万一老羞成怒之下一掌拍死自己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敌人的话哪里能信,赵浩然早已不是山中那个质朴的少年郎。

迦叶眼中精光闪耀,实力不俗,看你究竟还有什么手段,全都逼出来才好,我倒要好好见识一番这位在百年大比上大出风头的年轻人。

对于不能参加百年大比,迦叶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能够击败这位无冕之王,虽然无人知晓,但也可以满足他求胜的心态了。

七彩光圈的防御效果虽好,面对这样纯粹肉体上的强悍攻势还是有些不够看。

“拈花一笑”

迦叶坐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朵美丽的荷花,轻柔的笑容之下,暗含着无限的杀机。

右手指逞兰花状,动作无比的怪异。

迦叶脸上的笑意更浓,似乎是想要将人融化一般,不同于方才的掌法,这次动作极为缓慢,好似是想让人看清他的一举一动。

不过赵浩然却知道他的速度一点都不慢,呼吸间已经距离他不到半部,这种快慢的变化让人很不舒服,赵浩然心中明白,这或许是迦叶的域所致。

虽然并未施展开,不过对于领悟了域的魂者来说每一个举动都暗含着域,融进了骨子里面的东西,无法改变。

以力破力,赵浩然的手臂匀称,其中蕴含了爆发力不容小觑。

两人手掌相碰,迦叶满怀信心,这千叶大悲掌仍是梵宗最为高深的魂术之一,威力强劲,方才的佛度众生只是试探而已,这一击他必然会重伤。

迦叶刚猛力道将赵浩然的身体推后了近乎百丈,他的脸上充满了得意,即使是同等修为,赵浩然远也不是他的对手。

还未来得及高兴,却见赵浩然腾空而起,脚下的穿云梭带着他向着西南方疯狂的飞去。

他并没有受伤,迦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自己真是太大意了,这赵浩然借着一掌的冲力逃离了数百丈,真是太狡猾了,不过只要掏不出神识的感应,任凭他跑得再快也是白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