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了本源之火的强大,就令赵浩然身体发抖,即便是拼了性命,怕是都没有办法靠近火凤凰,更别提取凤凰之羽了。

那就只能在孵化火凤凰上下功夫了。

海雅的生机,足够支撑很长一段时间了,赵浩然相信,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想出来孵化火凤凰的办法了。

除了本源之火,这世间还有什么火焰可以孵化出凤凰呢?

莫说是赵浩然不知道,就算是寻遍整个魂武大陆,也不会有人知晓。

看来这应该就是海乘风的储物袋了,或许是早已预知到了什么危险,索性将最后的一线希望都不留给赵浩然,但又舍不得自己多年研究的禁制之法,便留给了廉竹,没成想阴差阳错之下还是落到了赵浩然的手中。

既然是海乘风的储物袋,那其中应该不止这么点东西吧,神识一探,赵浩然微微一笑,廉竹将一片竹简放在了怀中。

一般的魂者都是将贵重的物品放在储物袋中,这样对手很难抢走,不过若是必死之局的话,那就是另外一说了。

显然廉竹是个聪明人,如果赵浩然不是用神识查探的话,恐怕会直接用魂力将他烧得一干二净,自然就看不到这片竹简了。

“赵师弟,赵师弟...”

很远处就传来了欧图大声的叫喊声,赵浩然有些疑惑,他们此刻不是应该安排各门派人的住所去了么,为何又返身回到了这一带的废墟。

蓝海宗位于半空,四周围绕的是高高低低的山脉,居住下几万魂者那是绰绰有余了。

刚刚经受了暗魂者的侵袭,人心不定,更可况谁也不知道究竟还有没有下一次,聚拢在一起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所有的魂者都没有异议。

曲山河的强横深深的震慑住了众人,一旦落单,绝无半点生还的可能。

欧图的背后跟着小慧,看见了赵浩然,神色颇是欣喜,由于方才与蓝海宗的众弟子叙旧,所以小慧并没有机会走上前来。

说来上次的不告而别实在是有些惭愧,因为听闻海雅的婚事,陷入了走火入魔的状态,清醒之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武当山,当时的神识却依旧十分清楚,小慧苦苦的守在他的身旁,直到他飘然而去。

赵浩然微微一叹,何德何能,让一个如此女孩为他做了那么多。

待到欧图走到跟前,赵浩然还未开口,欧图就哭丧着脸,“赵师弟,这飞鹤派的事情,就由你来管了,我可是没那个本事。”

“发生了什么事?”

小慧走上前来,一五一十的道来。

蓝海宗中的门派散修数不胜数,面对暗魂者侵袭的时候或许还能够同心协力,一旦涉及到了自身的利益,那就麻烦大了。

虽然都是居住在蓝海宗废墟的附近,但灵气的充裕程度有着很大的差别,要知道,对于普通的魂者来说,在灵气越充裕的地方修炼起来的速度就越快。

赵浩然不在意,并不代表所有的魂者都不在意。

大大小小的门派总是希望占得一个灵气充裕的好地方,而飞鹤派运气不错,很快就发现了一个优良的修炼场所,原本事情就该这么结束了,偏偏这个时候出了问题。

一个风系日魂者抬手间就将飞鹤派的营帐给扫的七零八落,小慧自然不满意,据理力争。

那风系日魂者也不多言,只一句,“这个地方归我了,滚!”

小慧不愿招惹事端,想着抽身而去,却有一个飞鹤派的弟子不知缘由,而风系日魂者二话不说,直接给打成了重伤,这一下就引发了飞鹤派众人的怒火。

赵浩然皱起了眉头,不用想也知道接下来发生的是什么了,难怪欧图如此表情,这种事情,实在是极难处理,蓝海宗随意消亡,不过依旧是魂者的统率,不能因为偏颇一方让其余人寒心。

“飞鹤派损伤如何?”

小慧眼眶有些湿润,“重伤数十人,幸好没有死亡,不然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毕竟是一个女子,即便是再坚强,面临这样的事情总是会不知所措。

“走!”赵浩然冷着脸,金翅大鹏和金符古尸伴在左右,只是原本在肩头活跃的小白不见了踪影。

一阵阵哀嚎声传到了耳边,赵浩然快走了几步,就发现了宋薇几人也在跟前,都是些女流之辈,犹犹豫豫,下不了决断。

赵浩然身上散发出了纯白色的光芒,那些重伤的飞鹤派弟子瞬间伤势就好了大半。

信仰之力更大的威力在于创造,而不是毁灭,蛇珠散发出了光芒,从其中抽离出了一丝,赵浩然也不在意,蛇珠向来都是这么古怪,每次发现信仰之力和神通之力都会吞噬,时间久了赵浩然也就见怪不怪,只是好奇它的容量究竟有多大。

风系日魂者眯起了眼睛,沉声道:“这是我莫尔先发现的地方,你们飞鹤派再要强行夺取的话,休怪我不客气了,没有杀你们一人,已经够仁慈了。”

的确,作为一个二日魂者,即便是整个飞鹤派的弟子都不会被他放在眼里。

土地都是无主的,究竟谁先发现这谁有能说得清?

宋薇等人也是为了显示公正,陷入了僵局,不知道该如何出手。

“滚!”赵浩然的冷喝声让莫尔不禁打了一个寒战,脑海中却回想起了百余年前在断魂山跟白衣修罗去找寻空空门宝藏钥匙的一幕。

他们真的是同一个人吗?莫尔有点不敢相信。

“怎么,你们蓝海宗就是如此的仗势欺人吗?”莫尔装出一副镇定的表情。

这就是欧图和宋薇几人最担心的一点,蓝海宗家大业大,不论海风涛的人品如何,这个掌门的确是做的不错,起码在魂武大陆有着绝对的威严。

“再说最后一次,滚!”

声音直接震裂了莫尔脚下的大地,他的脸色变得极是难看,没想到赵浩然丝毫没有顾忌。

这儿的灵气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不过作为一个日魂者应该的脸面却让他始终不肯认输,更可况有众人再次围观,莫尔相信赵浩然不敢轻易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