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年前,因为金船的出现,曾引发了一场浩劫,其中更是有几位难得一见的魂圣出世,只为这传说中的法宝,然而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稀里糊涂的好运砸到了王执事头上,一下子就懵了。

不得不说,王执事是个聪明人,悄然退出,没有人发现异常,几位魂圣震怒,但金船已经无迹可寻,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这一藏就是几百年,王执事也真忍得住,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紧守秘密。

五个赵浩然,依照他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全部追上,王执事不敢赌,他也赌不起。

金船不仅能够抵挡天劫,更有着大范围跨越空间的能力,追杀逃命的利器,王执事没有办法再隐瞒下去了。

“皇甫管家,希望你能忘了它。”

“王执事放心,老夫的嘴巴还是很严的。”脱离了初始的震撼,皇甫雄也冷静了下来,这是件至宝,同时也是难以预料的灾祸,一旦与它扯上关系,就会陷入无尽的烦恼中。

王执事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只能选择相信皇甫雄,最坏的情况不过是拱手送人,让其他强者去争夺便是。

想到了这儿,王执事反而轻松了不少,掌控着金船的日子里,总是在担惊受怕,此物虽好,一来是对他作用不大,二来根本就不敢使用,只能在无人的时候偷偷欣赏。

距离魂圣的修为尚远,因为此物耽误了修炼反而不妙,没人发觉最好,有强者发觉,那就送他便是,相信也不会为难自己的。

“赵浩然,看你这次往哪儿逃!”

王执事捏动法诀的速度很慢,可以看得出来他并不熟悉,大量的神通涌了进去,金船变成了一点,下一刻,就出现在了最左边那个赵浩然的背后。

跨越空间,比起瞬移要可怕的多,而且金船不畏惧灵气的波动,上面刻画的复杂符咒就是用来稳定船身的。

赵浩然转过了身子,那个庞大的躯体在域外乱流散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照射的四面八方一阵透亮。

这个是真的!

王执事一阵狂喜,看来运气还不错,距离远了或许查探不出,但近在眼前,无论是气息还是魂力的波动都必然是赵浩然无疑。

算你倒霉,王执事使劲一抓,规则之力涌动,多年的领悟,不是一个化元归一的魂者可以抵挡的住的。

赵浩然眼神中流露出了惊恐,神通之力凝聚成了灭字诀,想要与王执事抗衡。

可惜,那可怕的灭字在此刻好似只是一张薄薄的纸,一抓即破,

坚韧的身体在规则之力下也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几息后就成了飞灰。

“不对!”王执事皱起了眉头,“三魂七魄呢?”

其余四个赵浩然,依旧浑然不觉的朝着既定的方向前进,气息均匀,只是略弱了一分。

这不是幻象,王执事恍然明悟,他曾听闻过这种神奇的分身术,不过却也是第一次亲眼所见,一个小小魂武大陆上出来的魂者,怎么可能掌握如此多而精妙的神通魂术。

对于赵浩然梵宗强者后人的身份,几乎是肯定了九成。

杀机更浓,若是杀了他还好,起码能够得到皇甫靖一定的庇护,但若不能的话,王执事心中思量着,得罪了梵宗,同时也会惹恼皇甫家。

一个炼魂成珠的魂者,固然算得上是强者了,可以在黄漠星域霸占多个星球都没人会说什么。

前提是不能惹了守护者和梵宗,惹上了其中之一,在黄漠星域就只能躲躲藏藏,一身都见不得光,生不如死,两方都得罪了,后果可想而知。

再次捏动法诀,原本的生涩完全的消失,炼魂成珠者施展过一次的法诀,就能深深的烙印成为一种习惯。

依旧是最左边,这是王执事的习惯。

无论再神秘诡异的分身术,全部都消亡的情况下,本体也不可能活着。

与第一次一模一样的情景,没有三魂七魄,王执事脸色一寒,似乎隐约间感受到了有什么不妥。

略作停顿,没有向之前一样,继续从最左边的下手,而是直接腾跃了两次,飞到了最右边的分身一侧。

“受死吧!”

已经丧失了两个分身,五分之二的修为平白失踪,虽然可以修炼回来,但显然王执事不会给他回复修为的机会。

原本就不是王执事的对手,修为大跌的情况下更是不堪一击,赵浩然直接化成了飞灰,连渣滓都没能剩下。

王执事不想再给赵浩然任何反击的机会,拖延的时间越长,他就越是不安。

“还是假的!”王执事眯起了独眼,远处望去好像是一个天生无目的丑陋老者,“好一个赵浩然,那真身定然是中间那个。”

似是听到了王执事的话,原本五个分身中央的那个身体一颤,接着开始仓皇的逃窜,速度比之刚才又快了许多,身体已经无法看清,途中的障碍陨石全都被击的粉碎。

好像确实是被王执事料中了一般,赵浩然慌了神。

“哈哈哈,还想骗老夫!”王执事再次捏动法诀,脸色有些苍白,这金船催动起来耗费的神通之力极为厉害,连番使用下,谁也吃不消。

他没有去追中央的那一个,而是找向了旁边的那个。

赵浩然谨慎沉稳异常,以王执事对他的理解,不会相信会出现那般行径,演戏演得太差了点。

王执事很是得意,这样一来,就能省下不少功夫了,他却不知,只有全部击杀,才能算是真正的让赵浩然死亡。

而赵浩然担心的只是他的储物袋,身外之物无所谓,寒冰剑中有着挚爱的海雅和陷入沉睡的小白,岂能抛弃。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真真假假下,谁又能说得清呢。

这是一场战争,比斗的不仅是修为还有心理。

显然,这一场战争中,赵浩然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王执事脸色阴的可怕,好像是要降下狂风暴雨,那消失一空的碎片告诉他,再次判断错误。

这是一种耻辱,细细想来,似乎从开始节奏就一直掌握在赵浩然的手中,王执事主动出击,但一切好像对方早就想好的应对的办法,被牵着鼻子走。

心理上的较量,王执事输得很惨。

只余下一个了,而且气息孱弱的可怕,似是承受了重大的打击,这么多的分身,消耗的都是赵浩然的实力,气息怎能不弱。

五去其四,丢掉了大半的修为,赵浩然已经成了一个三日魂者。

再这么继续下去,怕是也难逃一死,赵浩然神识四探,一个周围环绕着深蓝色光圈的星球率先跳了出来。

生命气息浓厚,灵气充裕,显然是一个环境优雅的星球,管不了那么多了,赵浩然猛然调转了方向,朝着蓝色星球扑了过去。

“王执事,快,快!”皇甫雄再次惊呼出声,这一路上,基本上没他说话的份,只要跟着王执事看戏就行了,化元归一的修为,放在其他地方时独挡一面的强者,但在王执事跟前,远远不够看,除了赵浩然那个怪胎,不能以常理来思量。

“慌什么,待我略作休息,催动金船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

“王执事,你有所不知,这个蓝色星球名为水星,四分之三的地方都是茫茫的水域,妖修众多,化元归一者大有人有,更有炼魂成珠的魂者,而余下的四分之一的陆地则都是梵宗的所在,无论赵浩然落在何方的手中,恐怕都不好办了。”皇甫雄急忙说出了原因。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与魂武大陆一样,水星上也有着魂者和妖修之分,各自互不干扰,不过这水星灵气充裕的可怕,比起魂武大陆要高上白倍不止,普通人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寿命都得到了极大的延长,大概都在二百岁左右,超过了魂武大陆凡人的百岁寿命。

而在魂者的世界更是可怕,潜心修炼的魂者修为增长的速度快的惊人,天赋一般魂者都能达到三月修为,至于日魂者,自然是一个门槛,还是很有限的。

但和魂武大陆相较,多过太多了,上万日魂者的数量怕是魂武大陆万年都拿不出来。

出身的环境是没有办法选择的,因此就造就了黄漠星域上各个星球的实力强弱大大不同。

有很多水星出来的强者随便走到一个星球就可以完成统治,过上逍遥自在的日子,水星,是很多追求实力的强者梦寐以求的地方。

这儿有着最好的修炼环境,最多的强者数量,那些修为低下的魂者,更是难过,唯有变强!

一个这样的水星,出现修为强大的魂者就成了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在整个黄漠星域中,无数的星球,而如同水星的也是极为罕见的,皇甫雄作为守护者家族的管家,对于很多外界不知道的隐秘,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

“既如此,那我即刻杀了他便是。”王执事独眼中浑浊一片,叫人无法猜透他的真实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