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浩然看着已经差不多了,就散开了火龙缚,徐元恐惧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修为如此之高,恐怕已经快要突破到月魂者了吧,可惜他还是低估了赵浩然的实力,早已经突破到一月魂者多时。

“过来。”赵浩然指了指徐元,徐元浑身发抖,也不知道赵浩然会怎么折磨自己,但还是乖乖的走到了赵浩然的身前。

“您...您老有什么吩咐?”徐元紧张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赵浩然摸了摸鼻尖,“我很老么?”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徐元还以为是赵浩然对他说的话不满,“您...您...”您了半天也没有说出其他的话来。

赵浩然心中暗叹,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好处,方才还嚣张的不可一世,这会儿却变得跟孙子一样,“徐元是吧,你们从哪儿拿的东西,放回原处去,要是少了一样,双倍赔偿。”

“是,是,没问题。”徐元指挥者剩下的几个血煞盟的弟子将刚才强的东西都规规矩矩的送到了原处。

“去查查数目对不对。”周达让小伙计仔细的核对了一阵,没过多久小伙子就跑了过来,看着徐元几人还有些害怕,积威已久,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改变得了态度的。

“二老板,好像回气丹少了一瓶。”

赵浩然挑了挑眉毛,还没有开口,徐元就从腰间的荷包中掏出了一百两银子,双手捧着交到了赵浩然的手中,“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赵浩然挥了挥手,徐元带着几个血煞盟的弟子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店铺,也顾不上身体的伤痛,徐元狠狠的看了一眼店铺大门,走向了远处。

“多谢赵兄弟,要不是你,恐怕我的这个小店算是完了。”周达满脸的苦涩。

“朋友之间何须这么多废话。”赵浩然拍了拍周达的肩膀,“这血煞盟到底是什么门派?怎么行事如此霸道?”

周达叹了口气,“赵兄弟有所不住,整个石岗城现在就是血煞盟一家独大,这冬季市场都是由他们控制的,很多店铺都是由他们掌控的,后来许多散修集合在一起,建立一个反血煞盟,以前我哥哥还是副盟主。”

想起了周全的事情,周达就觉得心中一阵阵刺痛,从下两人相依为命,没想到哥哥先他而去。

周全继续说道:“这个店铺就是我们共同创立起来的,平时得到药材什么的都是统一放在这里面出售,血煞盟自然是不能答应,处处跟我们作对,除了盟主,其他人根本不是对手,所以这徐元才乘机来打秋风。”

赵浩然摸了摸鼻尖,“周达,血煞盟的盟主修为如何?”

周达摇了摇头,“从未见过,只知道几个血煞盟的长老都有着八九星的修为,我们反血煞盟的盟主也只有八星的修为,想要对抗,谈何容易。”

赵浩然点了点头,没想到石岗城这样的小地方也存在着明争暗斗,八九星的修为对散修来说已经是很强大的敌人了,没有师傅来教导,散修想要突破实在是太难了。

看得出来,受到了血煞盟的压迫,这家商铺的生意并不是很好,一直都是在喘息挣扎了,有了《定海神术》,周达的修为肯定会突飞猛进,上面写满了大宇修炼的心得,有了如此良师,再要修为进境缓慢那只能说明自己太懒惰了。

赵浩然本想将周达带到蓝海宗,找到一位名师修炼起来或许更加快一些,不过自己在蓝海宗都不能保证安全,要是将周达带过去,或许会将怒火发泄到周达的身上,那样就太不值了。

“周达,不行的话就换个地方修炼吧,一直处在血煞盟和反血煞盟的争斗之中,我怕你现在的修为太低,容易被伤害。”周全唯一的亲人,赵浩然特别的上心,那个豪爽大方的周全一直都被他深深的铭记在心中。

“赵兄弟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这盟主对我很好,在哥哥不在的时候一直都在照顾着我,这种情况下离开太说不过去了。”周达毫不犹豫的就说了出来。

赵浩然叹了口气,果然跟他哥哥一样,看来得想办法解决点血煞盟这个大麻烦,不然迟早会出问题的,这样不入流的宗派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就算是少上一个也没人会注意的。

“大长老,就是那个穿着白衣服的少年,他说咱们血煞盟不配做他的对手。”赵浩然摸了摸鼻尖,说曹操曹操就到,还没去找他的麻烦,血煞盟倒是先找上门来了。

徐元用手指着赵浩然,站在一个青衣老人的背后,腰杆挺得笔直,满脸恨意的看着赵浩然。

“年轻人,做人留一线,不知道为何要和我血煞盟做对?”青衣老者看到赵浩然的时候心中一惊,这哪里是什么八星魂者,最低也是一个月魂者,徐元的判断根本就不靠谱,本来准备好的台词也不敢说出口,生怕对方一怒之下杀了他们几个。

赵浩然已经计划好了跟血煞盟做对,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更不会分辨什么,任由徐元去瞎编了。

一句话也没说,阳轮瞬间出手,在徐元看来厉害无比的大长老头颅咕噜咕噜的掉在了地上,过了一阵才喷出了鲜血,身体直接倒下,还没有明白过来就已经死了。

这...徐元吓得动都不敢动,本以为请来大长老可以为他找回面子,教训他们一顿,这个反血煞盟的成立早已经引起了血煞盟的注意,只不过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有了合适的理由,大长老准备直接灭了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宗派。

没想到面对的却是一个月魂者。

徐元咽了一口唾沫,“我...我...先走了。”

“慢着。”赵浩然喊了一句,徐元哭丧着脸转过了身子。

赵浩然微微笑着,好像刚才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徐元,去告诉你们血煞盟的盟主,我就在这儿等着他,如果不来的话我会亲自去拜访的。”

徐元使劲的点了点头,这次真是吓破了胆子,跌跌撞撞的就跑回去报告了。

赵浩然轻抚着阳轮,果然是好法宝,即使是修为到了月魂者依然十分的好用,只是面对同阶的敌人有没有效果就不得而知了。

周达的心中也充满了惊骇,早已经知道这位赵兄弟修为很高,没想到已经高到了这种程度,血煞盟的大长老在他的面前都不堪一击,说不定这次真的有希望能彻底的解决掉血煞盟这块毒瘤。

城主府中,柯城阴着脸,在房间里面踱来踱去,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灰衣大汉,“请到没?”

灰衣大汉点了点头,举起了五根手指,“柯大人,他要这个数。”

柯城咬了咬牙,“这帮孙子,请他们办事这么费劲,居然敢要五十万两银子,算了,给他搬过去,告诉他,我今天就要看到尸体。”

灰衣大汉从房间中退了出去。

柯城坐到了椅子上,叹了口气,幸好他还有个小儿子,不然可就真的断了香火。

“盟主回来了。”赵浩然听见外面有人叫喊,周达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出门迎接,小伙计也是满脸喜色,看得出来这个盟主就是整个反血煞盟的顶梁柱,所有的人都是以他为中心的,赵浩然也跟了出去。

看到一个穿着粗布大衫的壮汉笑着和周围的人打着招呼,似乎是发现了这边的周达,“周小弟,这段时间店铺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吧。”

周达拉住了粗布衫大汉,“盟主,一言难尽,咱们还是回去细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