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血煞盟的盟主凌一坐在主席位,下面挨着的就是周达和赵浩然,其他的反血煞盟的核心成员都依次坐好。

赵浩然看了一眼,八星修为的三人,七星修为的四人,其余的都是五星以下的魂者,实力可谓是相当之差,不过在散修之中也算得上是不错了。

“赵大人,多谢你出手相助。”凌一抱拳向赵浩然表示感谢。

对于这个行事作风豪爽的汉子,赵浩然对他的印象相当不错,“凌盟主客气了,我和周全、周达两兄弟都是朋友,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

凌一哈哈的笑了起来,“那我就不客气了,赵兄弟,不知道你现在是几星的修为?”

赵浩然举起了一根手指,在座的人都明白了什么意思,这么年轻的月魂者,真是少见,“赵兄弟,不瞒你说,据我所知,血煞盟的盟主也是一个一月魂者,我确实是有些担心,你能为我们出头当然是好事,但为此丢了性命就不值了。”

看着凌一关心的神色,赵浩然知道这次为反血煞盟出头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盟主,我建议还是选择撤退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万一抵挡不住,咱们盟里的一百多人的性命恐怕都难以保全了。”说话的是一个坐在赵浩然下手的白面书生,眼睛里闪烁着精光,修为只有四星,但却是反血煞盟的智囊。

凌一犹豫了一下,“赵兄弟,不是我们不相信你,而是事关多人的性命,不得不谨慎,方政说的很有道理,这样吧,大家一起来表决一下,同意方政意见的举手。”

呼呼啦啦,整个桌上除了赵浩然、凌一还有周达,其他人都举起了手,确实,对他们来说,赵浩然只是一个陌生人,而是实力只是和血煞盟盟主的实力相当,想要放抗恐怕是难上加难,保守一点的做法无疑也是一件好事。

凌一歉意的看向了赵浩然,赵浩然只是微微一笑,表示没有关系,他本来只是想要帮助周达,其余的人究竟会怎样跟他都没有多大的关系。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凌一刚刚准备下达命令,外面就有人急匆匆的闯了进来。

“不好了,盟主,血煞盟的人要闯进来了。”

“这么快?”凌一大惊失色,血煞盟的总部距离地下交易市场的路程起码需要半个时辰的时间,这才刚刚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血煞盟的人就找上了门,“兄弟们,别慌,既然来了,咱们就要迎战,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血煞盟?”

听到了凌一的话,反血煞盟的众人才安定了下来,赵浩然点了点头,这个凌一果然厉害,难怪被推为盟主,不仅仅是修为高,还擅长稳定人的心神,血煞盟的人还没来,自己内部先被吓破了,那可就真的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一众人从店铺后面的客房走了出去,血煞盟的人已经堵到了门口。

来人不多,只有四个,两个是身着血色长袍的老者,另外两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应该是血煞盟辈分较低的弟子。

“哪个是赵浩然?给我站出来。”其中一个年轻人走到了最前面,语气傲慢,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来找事的。

赵浩然走了出去,看着两个老者,“不知道哪个是血煞盟盟主?出来一叙。”

“盟主?”其中一个光头老者站了出来,“你找我们盟主做什么?”

赵浩然一愣,难不成血煞盟的盟主不长脑子?刚才杀死了一个九星魂者,如今又找来了两个八星魂者来送死,“你们两人实力不行,去找你们的盟主过来吧。”

“哼!”光头老者拿出了一件破碗一样的法宝,“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年轻人,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老二,一起出手,杀了他,那些钱咱们两平分。”

赵浩然越听越糊涂,怎么还跟钱扯上了关系,不过这两人是来取他性命的倒是不假,毫不犹豫,阳轮一出,两人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变成了两具无头尸体。

刚才说话的年轻人鬼鬼祟祟的想要顺着墙脚离开,却被反血煞盟的弟子抓个正着,哪里敢放抗,被带到了凌一的跟前。

瞬间解决战斗,反血煞盟的众人都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人就已经倒在了地上,而且那两个老者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他们任何一人都强大,这就是月魂者的实力吗?所有的反血煞盟的成员都多了一份成为强者的渴望。

“赵兄弟,这两人还是由你来审问吧。”凌一笑着把两人推到了赵浩然的跟前,赵浩然也没有客气,原来死去的两人是血煞盟的二长老和三长老,他们只是低级的弟子,知道的东西也不多。

只听说是有人送钱给三长老要来买赵浩然的命,三长老怕自已一个人不行,结果就拉上了二长老,两个人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来送死了,这两人都是驻守在石岗城负责冬季市场的事情,大长老被杀的消息他们根本不知道,不然也不敢到这儿来放肆了。

赵浩然摸了摸鼻子,这叫什么事,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在这石岗城唯一得罪的人就是那位城主大人,没想到他真的心怀不轨,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看来是得找个时间跟他好好聊一聊了。

“凌盟主,这两人还是教给你们来处理了。”

凌一爽朗的大笑道:“什么凌盟主,如果不嫌弃的话,称呼我一句大哥吧,比你痴长几岁,修为还没你高,真是惭愧。”

赵浩然踢了一脚,两个血煞盟的弟子就滚到了一旁,“凌大哥,咱两如此有缘,不如结拜为兄弟。”

凌一走到了赵浩然的身前,“如果赵兄弟不嫌弃的话,那就认了我这个哥哥吧。”

“大哥。”

“贤弟。”

赵浩然和凌一相视一笑,两人互相被对方的人格魅力所钦服,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盟主认了弟弟,而且是一个修为高深的月魂者,反血煞盟的众人自然是纷纷前来道贺,赵浩然拿出了一些丹药分给了在场所有人,都是公羊晨炼制的存放在玉玺之中,对于赵浩然没有大用,这会儿却适合拿出来送人情。

“是星魂丹,以前只是听说过,没想到今天真的见到了。”

“一颗就能提升一星的修为,没想到盟主的弟弟可真是大方。”

赵浩然听到只是微微一笑,凌一也十分吃惊,看来他认的这个弟弟必然是大门派的子弟,不然也不可能拿得出这么多的星魂丹,他却不知道,即使是大门派的弟子,也不会随声携带大量的丹药,只有赵浩然这样的暴发户才有可能。

公羊晨的玉玺之中囊括了他生前用的所有东西,现在却便宜了赵浩然。

“凌大哥,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凌一白了赵浩然一眼,“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话直接说就行了,我不喜欢这样拐弯抹角的。”

赵浩然示意所有人都坐下,才开始说了起来,“诸位,我是在想,如果想要逃走的话又能逃到什么地方,石岗城有着血煞盟,逃到其他的地方也不能保证没有类似血煞盟的组织,何不拼一下,将血煞盟彻底的消灭,到时候石岗城就是咱们的天下了。”

凌一沉思了一阵,“贤弟,你说的问题我也想过,可是以前我们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如今仅凭你一人,我担心还是无法和血煞盟对抗的。”

赵浩然笑着指了指门外,“我的师姐回来了,她也是月魂者的修为,凭我们两人再加上反血煞盟的众位兄弟应该是可以灭掉血煞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