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出这话的时候,凌默有那么一瞬间的后悔,但也来不及后悔,因为房间的门居然打开了。

凌默这次学的聪明,他毫不犹豫伸手推开门,一个箭步走了进去。

尹琳依双手交叉在胸前,站在门侧,“我可没有逼你哦。”

没有面子到几点的凌默冷瞪了一眼,“都这个时间了,你怎么还不睡?脚刚好一点自己心里没数吗?

所以说,他的男人还是选对了,即便是生气,即便是做了自己不情愿的事情,还是这么爱护自己啊。

尹琳依嘻嘻的笑过,一下子抱住了凌默的腰,“你最好了,我好爱你,现在饿不饿,我去给你热点吃的?”

这也算是补偿了,凌默心里憋屈,但还是忍不住笑出了一声,他有什么办法呢?爱上这个女人的时候,好像就已经维持不住自己的面子了。

“算了,少吃一顿不能死。”

心胸开口的男人瞬间气就消的干净,他弯腰把爱妻从地上抱起,直至抱到了大床上,“这样的事情只有一次,否则我绕不了你!”

尹琳依乖巧的点点头,可心里根本不是这么想的,没想到这种方法对凌默管用呢!依仗的是他对自己的骄纵。

夜深,尹琳依睡的恬静,她嘴里囫囵的梦呓着,“真好……你真好。”

胡闹了一个晚上的尹琳依,之后变得真的很乖巧。

早早的起床后,她亲自跑下楼,帮凌默准备着早餐,不仅仅因为一顿饭,今天也是她时隔多日后重新返回公司的日子。

她知道这些天公司的事情都是凌默帮忙处理的,也清楚就算紧急处理,还会有更多的事情等着自己。

吃过早饭,凌默把尹琳依送到了公司的门口,并提醒她晚上和罗天林淼淼约好的饭。

分开前,凌默又是一声叹息,想想他答应了这个女人的事情,就觉得有些心烦。

看着凌默开车离开,尹琳依一个转身脸色骤然冷聚,转身前还是妻子的她,又要回到自己总裁的位

置上了。

“尹总,您终于来了。听说您的脚伤到了,现在恢复的还好吗?”

助理一早听说今天尹琳依上班,早就等在了门口,现在他紧跟在身后嘘寒问暖。尹琳依只是应了一声就问到,“最近辛苦你了,这个月工资上会给你额外的补助,倒是这几天有多少压下来的事情。”

“额……没有。”

尹琳依驻足,回头奇怪的看了助理 一眼,“没有?”

是真的没有,助理诺诺的点头,“您不知道吗?这几天凌总都会亲自来公司,先开了这边的会议之后才离开,下午凌总的助理都会过来,事无巨细都处理的非常妥当。”

尹琳依是真的不知道,因为凌默只说帮自己代理,可他没说过亲力亲为啊?

自己这个公司是后开办起来的,业务虽然处于蒸蒸日上的形式,可完全和凌默那边没的比较,那么大的一个总裁,亲自跑过来开会安排工作吗?居然还把自己的助理每天借调过来。

“啧……”

尹琳依一挑眉毛,表现的那叫理所当然,可心里却对凌默做的事情非常的感激。

再回想下最晚的事情,她突然觉得是不是对自己的丈夫有点太刻薄了啊。

回到办公室,果然桌子上压着的只有前一天的文件,尹琳依只是大致的扫了几眼,便打开了电脑。

整整齐齐的,电脑桌面上摆放着几个临时的文件,根据部门分门别类,通过目录就可以很清晰的看出重点。

这应该是凌默助理做的,为了帮助尹琳依复制后快速的了解公司的运作。

一方面心存感激,另一方面尹琳依也看到了自身的差距,

和凌默手下的助理相比,自己都有些愧不如其,看来她这个总裁真的要好好努力才行。

一上午的时间过的非常的话,从工作分神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间了,秘书推门走了进来,“尹总,今天中午要给您定饭吗?”

尹琳依倒是没考虑吃饭的问题,她想

起了一件事情,“对了,郑氏公司那边这两天有什么动静?”

这是工作之外的工作,并没有对凌默交代过的。

因为尹琳依一直没有放弃要拿回自己的东西,也不希望凌默能插手自己的事情。

一方面,她想靠自己,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当年三个父辈的感情,不想让凌默在中间为难。

秘书没有带着准备好的资料,只是上前简单的说明了一下。

“这几天郑氏的股指一直在跌,我们分析过应该是受了郑灵雅事件的影响,公司的形象有些毁了。而他们公司那边有信息传来,说有股东在暗箱转移股权,可能是因为股票跌的厉害,所以急于出手吧。”

尹琳依思考了一下,“消息哪里来的?”

“咱们派过去的人说的。”尹琳依心里作数后点了点头,“私人方面呢?郑灵雅父女有什么动静?”

“深入简出。”

尹琳依无语的呵笑了一声,“只是深入简出?”

秘书不明所以的耸了耸肩,尹琳依知道秘书了解的事情不多,也就没有多说,摆手让她先出去了。

如果股权有转让的话,说明那公司现在正在风里雨里,也说明这次郑灵雅闹腾的真是不轻。起初尹琳依担心这是他们公司内部人故意放出的烟雾弹,但听到是自己人给的消息,这就十有八九了。

因为股权转让对自己是有利的,这么看的话,她还得谢谢郑灵雅之前那么一闹,那女人什么时候做事情不都是喜欢挖个坑给别人,最后自己跳入了死井?还真的是坑亲爹的一个典范。

要趁机收了他们的股票?那样做其实不算难,人为财死的年代,就算是多年的股东也会走上叛逆的道路,尹琳依相信这个定律,因为如果有一天自己经营不善,她也不能保证自己公司的股东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可转而一想,这样简单的拿了股份好似并不光明正大,而且还有一个难处就是以她今天管理的公司,还不足以吃下那么一大口蛋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