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郭喜庆的轿车一阵恼怒,他停下轿车之后,拎着一个褐色的皮包从轿车上走下来,他抬头看了几眼祥龙大酒店,随后便抬起脚步走了进去。我皱着眉头看着看着他进入酒店的身影冷哼一声,“妈的,这个王八蛋来这里做什么?”

袁冰握着我的手笑道:“别生气了啊,郭喜庆来这里肯定是找我外公谈点事情,不用说都知道是什么事情,你放心好了,我外公是不会帮他的。唐歌,我们走吧!”袁冰回头看了一眼酒店,“等我们回来问问我外公就知道郭喜庆来做什么了!”

我点点头笑了笑,比起袁冰的身体,郭喜庆做什么我倒是不是很在乎,因为我相信李宇辰不会答应郭喜庆什么,我捏了捏袁冰粉嫩的人脸蛋笑道:“坐稳了,我们现在就去医院检查一下!”说着我就启动了车子赶往医院。

半个多小时之后,我和袁冰进入了医院,她有些紧张,握着我的手的手有些抖颤,掌心都溢出了汗水,我笑着不断的安慰着她要放松一些,袁冰虽然点头告诉我没有什么事情,可是她的神色还是出卖了她。我摇摇头握紧了她的手,“冰儿,不用害怕,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虽然我这么说,可是我也有些担心,只是我不能表露出来我的紧张。

“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我安慰了一句袁冰,她点点头和医生进入了B超室,这一刻我才担心起来,希望不会有什么事情。

二十多分钟之后,袁冰和医生走了出来,我急忙走过去握住了她的手问道:“怎么样?”

袁冰红着脸点点头说道:“没有什么事情的,一切都很好,不用担心了。”说完,袁冰终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医生交代了几句之后,我和袁冰就离开了医院,回到祥龙大酒店之后,袁冰说有些累,随即便进入更衣室休息了。我坐在椅子上看了看眼前的文件,苦笑了几声拿起一份企划案,检查了一番之后轻轻的放下,抬头看向刚刚睡醒的殷璃儿问道,“璃儿,我有件事问你,过来坐。”我招了招手,见到殷璃儿困惑的坐在了我的对面,我喝了一口咖啡笑道:“李老在公司吗?”

“在啊,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找他?”殷璃儿打了一个哈欠问道。

“没有什么事情,就是随便问问。我这不是和你师父去医院检查了么,寻思告诉李老检查结果。”我放下手中的文件说道,“我和你师父离开之后,酒店是不是来了一个人?就是郭彦庆的哥哥郭喜庆,你知道这件事吧?”

“我知道啊。”殷璃儿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那个人还是我带着进入李老的办公室呢,他好像现在都没有离开呢,怎么了?”

“现在都没有离开?”我有些纳闷起来,算一算时间我和袁冰离开到回来已经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了,郭喜庆居然还没有离开下两大股东,他所为何事?他和李宇辰到底说了一些什么?就在我困惑的时候,办公桌上的座机响起来,我走过轻

轻的按了一下。

“璃儿,冰儿和唐歌回来了没有?”李宇辰问道。

“李老,我就是唐歌,刚回来没一会儿,冰儿已经休息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坐在椅子上问道。

“你现在来我办公使用一趟,我有点事情和你说。”李宇辰挂断了电话,我皱着眉头想了几秒的时间,抬起头看着殷璃儿,让她照顾好袁冰,随后我便急匆匆的离开了办公室,站在电梯里的时候,我还在想着李宇辰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几分钟之后,我来到了李宇辰的办公室门口,蒋磊如门神一样的站在门口,见我走过来,他轻轻的点点头。

“郭喜庆还没有离开,正在里面和董事长说事情,你进去吧。”蒋磊瞄了一眼房门,轻轻的敲了几下,“董事长,唐歌来了!”

“让他进来吧。”李宇辰回答了一声。我看着蒋磊凝重的神色有点疑惑,他苦笑着摇摇头,示意并不知道李宇辰和郭喜庆聊了什么,对于这个问题,我也只能亲自走进办公室之后才知道了。我深呼吸一口气,轻轻的推开了房门,一步步的走了进去。

沙发上,郭喜庆正坐在那里喝着茶水,他的对面则是坐着李宇辰,他见我走进来之后微微的笑了笑,招招手说道:“过来坐吧。”

我点点头走到李宇辰的旁边坐下,“李老,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李宇辰的目光看向了郭喜庆,笑道:“郭书记,唐歌你也不是看见一次两次了,他和白丽小姐的关系确实不错,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吧。我们之间也不是什么外人,不需要这样遮遮掩掩,你也知道我的性格不是拖泥带水之人!”

郭喜庆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抬起头笑道:“唐歌,我们又见面了,呵呵……”

我看了看郭喜庆的脸色,虽然他现在很镇定,可是我却发现他的眼睛里有着一点惊慌,好像是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他笑了几声接着说道:“唐歌,我听说你和白丽小姐的关系不错,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没错,虽然我是白总的下属,但是她却像我的亲姐姐一样,不知道郭书记这么问有什么事情吗?”我疑惑的看着郭喜庆问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郭喜庆勉强的笑了笑,“我知道有些事情我本来不应该过问,但是却不能袖手旁观啊。”郭喜庆叹息了几声说道,“我弟弟和白总在生意上有些合作,这件事你是知道的吧?”郭喜庆见我轻轻的点点头,接着笑道:“最近省委在调查市委的一些情况,哎,也不知道哪个嚼舌根的人说我滥用私权为我弟弟牟利,这可真是害苦我了啊!”

我心里冷哼一声,猫哭耗子假慈悲,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自己清楚,可是郭喜庆这么说又是为了什么?我有些搞不懂他的意思了!

“你也知道白丽小姐的父亲是省委书记,我想既然白丽小姐和我弟弟生意上有往来,她应该知道我弟弟的一些事情吧。”郭

喜庆抬起头看了看我和李宇辰,摇头叹道:“本来我是不想给你添麻烦的,但是这件事涉及到了我的工作问题,所以我想跟你说说。”

“既然白丽了解我弟弟的公司情况,我想她也应该知道我是两袖清风的人,如果真的是按照那些人所说,说我滥用私权为我弟弟牟利的话,我想白丽小姐也有份吧?”

我心里冷哼一声,这一刻我才知道郭喜庆的真正目的,这只老狐狸是想拿白丽做挡箭牌,可是难道他不知道白丽和郭彦庆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吗?我看着郭喜庆有些苦恼的神色,心里隐约意识到了不妙!

“哎,白书记现在将调查的事情交给了纪检委和唐振东,那些人可是咬着我不放啊,我自问两袖清风,可是他们却一直说我和我弟弟有私底下的往来,如果真的是那样,白丽小姐岂不是也成了我的帮凶?”郭喜庆叹口气说道,“这件事还希望唐歌小兄弟能和白丽小姐说一下,希望她能证明我们之间是清白的!”

“有机会我一定会和白总聊聊的。”我笑呵呵的说道,心里却是嘲笑了郭喜庆一番,不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他是不会这么做的。而我也意识到郭喜庆为了保住之间的小命和郭彦庆的地位,他们两兄弟之间应该是早就布置好了某些计划,一旦他们真的有意外出现,我想白丽就会立即牵扯进去。

“那可就多谢唐歌小兄弟了。”郭喜庆笑了笑说道,他抬起头看了看李宇辰,“李老,既然袁小姐身体不好,那我就不提她和我弟弟都是股东的事情,若不是我弟弟这几天出差了,我也不会亲自出面。呵呵,该说的我都说了,那我就不打扰了,改日再聊。”

郭喜庆离开之后,我抬头看了看李宇辰,他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一副很生气的模样!

“这个郭彦庆不简单啊!”李宇辰吸了一口雪茄说道,“他当初想方设法的让白丽和他合作,然后又想尽办法让冰儿入股他的公司,原来为的就是今天的事情,这两兄弟的手段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李老,我到这会儿才知道郭彦庆当初为什么那么做,这个王八蛋居然留了后手!”我冷哼一声。

“没关系,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李宇辰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既然白书记将调查的事情交给了唐振东,那么就是有了一些重要的事情来证明白丽和冰儿和郭彦庆两兄弟并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不用担心。”

我点点头冷哼了几声,“李老,郭喜庆来找你不是就为了说这件事情吧?”

“自然不是,其实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李宇辰吐了一口烟雾笑道,“郭喜庆找我的目的自然是试探一下我的立场,随后了解一些情况好做出对策而已。”

“哼,这个人比起郭彦庆可是更有心机啊!”我眯着眼睛来到了窗口,低头往楼下看去的时候,郭喜庆的轿车这一刻才缓缓的启动,我回到沙发上坐下,“李老,郭喜庆真的会下台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