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辆超重卡车犹如脱缰的野马撞过来时,以郭小峰的能量,他足可以跳车逃过这一劫的;可是,他没有跳车,因为在车里还其他三个人。

如果郭小峰跳车离开了,卡车撞向了采访车,薛韵寒和那两个实习生就有危险了。

为了车里另外三人的生命安全,说时迟,那时快,郭小峰猛一踩刹车,嘎吱一声,车停了,可就在那一刻,卡车欲撞到采访车上时,他两脚凭空飞起,嘭,踹碎了车窗前面的玻璃,整个人倒飞了出去,生生挡在了卡车的前面。

郭小峰这一连串的动作,快似闪电,猛如旋风,整个过程也就在一个呼吸间就完成了。

轰!

卡车直接撞在了郭小峰的身上。

“啊!”

“天啊!”

“出人命了!”

……

街道两旁的人全都吓得像被施了定身法似的,望着眼前的一幕。

采访车内,薛韵寒和张雷、李玮更是吓得张口结舌,都说不出话来了。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多外的是,郭小峰没有被撞倒,他就像钢铁铸就的一根粗壮的柱子一样,屹立在地面上,硬是将那辆超重卡车给挡在了那儿。

谁能想得到,郭小峰这个奇葩是被雷电炼过体的,再加上他体内的天灵真元在遇到危险时自动形成的防护罩,像这样的超重卡车根本无法将他撞倒。

如果是一般的人,早被撞飞了起来,摔成肉泥了。

饶是这样,郭小峰还是感觉到体内的五脏六肺好像翻了一个底朝天,几乎要吐出一口黑血来了。

“天啊,难道他是超人?”街道边有很多人大声地惊叹了起来。

薛韵寒从车里跑了出来,叫喊道:“小峰,你怎么样了?”

“韵寒姐,你千万别过来!”郭小峰突然大声喝止道。

郭小峰的喝声,吓得薛韵寒当即倒退了两步。张雷和李玮都下了车,可他们守在薛韵寒的身边,谁也不敢上前多走一步。

那辆卡车内的驾驶室里,根本没有开车的人。郭小峰立即意识到这辆卡车的诡异。

眸光顿寒,郭小峰挥起重拳,嘭地一声,直接砸在了卡车的车窗玻璃上,并且伸进手去,抓住里面的方向盘,施展

开了吞噬术。

此时,郭小峰感觉由卡车里汹涌出一股力量,正被自己的体内吸收着……

“吱吱……”

那辆卡车突然好像一只活物一样发出惨叫声,并且不停地甩动着车身。

噗!

那辆卡车终于挣脱了郭小峰的手,晃动两下,坍塌下去,再看时,卡车竟然变成了一只巨大的乌龟,趴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从乌龟壳下面钻出一条蛇来,直立起身子,瞬间一晃,成了一个人。

那人长了一副黑瘦的面也,鼻子下面留了一撮仁丹胡子,穿着一身黑袍,身后披了一袭黑色的披风,腰间系了一把武士刀。

街道两旁那些看热闹的人都傻眼儿了,超重卡车变成了大王八,蛇却变成了人,泥马,这是在拍魔幻电影么?

“你是日本人?”郭小峰望着面前这一身装束古怪的人问道。

那人两眼阴寒地盯着郭小峰,嘿嘿一阵冷笑,道:“算你有眼力,我名叫小野盆生,正是来自日本龟蛇家族的修炼者,想不到你小子挺厉害的,我乌龟所化成的超重卡车不仅没能够将你撞死,你还使用了吞噬术吸收了它的能量。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郭小峰冷冷一笑道:“我就是一个乡下小农民,名字就不告诉你了。我真是搞不懂,你们小日本人怎么那么贱啊,先前一个松下上二的,后来一个谷田阴夫,都被我杀了,难道你也是跑来送死的?”

“什么,星探大师松下上二和谷田阴夫都死在了你的手里?”此时,小野盆生一脸错愕地望向郭小峰。

郭小峰笑着说道:“不错,怎么,看来你们是一伙的啊?告许我,另一块通灵玉佩是不是在你的手里?九连山风景区镇山石里的龙珠,是不是被你这个小日本人夺走的?”

小野盆生面露狰狞地道:“对啊,华夏小农民,你真是太聪明了。不过,我可不是松下上二,也不是谷田阴夫,我是龟蛇家族的修炼者,在日本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如果你不想死,将融合在你体内的那块雄性玉佩乖乖地交给我,我可以饶你不死!”

郭小峰仰天大笑道:“好一个张狂的日本人,在我华夏的土地上,你还从我的身上抢走东西,太天真了吧!”

“哼,别说你华

夏,在任何国家,我龟蛇家族的修炼者都是如入无人之境,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小野盆生嚣张地道。

郭小峰冷笑道:“小野盆生,你的话说得太过了,在其他国家我可不管,但在我华夏像你这种日本人,休得张狂!”

话刚落音,郭小峰一抖手,从戒指的空间取出了从章鱼那儿夺来的赶山鞭,呼地一下子,冲着小野盆生抽了过去。

小野盆生脚下一滑,形同鬼魅一般闪开了,与此同时,他从腰间抽出了武士刀,向郭小峰迎了过来。

郭小峰知道这家伙身手不凡,而且自己的隐身术,包括从松下上二吞噬过来的五行隐身杀,在他面前都不起作用,眼下他只能与他硬碰硬了。

这边郭小峰和小野盆生正打得难分难解,在二次玩世界里隐幻那边的胡灵儿急坏了,冲着云中子道:“师父,不好啦,我好像又感应了小峰遇到什么危险了啊!”

此刻,云中子正眼观鼻、鼻观心地盘腿坐在地上,道:“灵儿,为师也已经感应到了,先让我搜索一下看看吧!”

等了一下,胡灵儿焦急地问道:“师父,你搜索到小峰哥了没有,他现在怎么样了?”

云中子叹了一口气道:“事情有些不妙呀,小峰此刻所遇的对手好像比较强大,即使你们二人出手,未必能帮得了小峰。”

胡灵儿一听,急得要哭出声来了:“师父,既然这样,那我们总得帮他一下才好啊!”

云中子睁开二目,望着胡灵儿道:“算了,这次我们不要管小峰了,这小子是个爱管闲事的人,我们管也不管不过来。再说了,小峰这人运气好,你放心好了,他一定会没事的。”

“可是,师父,我不放心……”胡灵儿道。

云中子当即打断了胡灵儿的话,道:“听为师的,小峰会没事的,如果我们总是帮他,他怎么会强大?再说,我已经将自己最珍贵的《天道仙符》都送给他了,还能怎么样?灵儿,现在你给我好好潜心的修炼,你距离升仙级别已不远了,等你自己强大了,我会放你和小峰在一起的!”

“师父……”

“什么也别说了,快给我闭关修炼去,再要和为师墨迹的话,以后为师再也不让你和那臭小子见面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