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峰,你告诉我,花明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进了山洞,乐星语追着郭小峰问道。

郭小峰叹道:“星语姐,实不相瞒,在我第一次见到花明媚时,发现她身上没有了任何的气机,那时我就知道她早就死了。”

林丹秋不解地道:“什么是气机啊?另外,你说花导早死了,她为什么还能和我们交往,说话呢?”

在听了林丹秋的话后,郭小峰苦笑道:“所谓气机,就是一个人的精气神,一个人失去了精气神,当然是死人了。现在的花明媚其实只是一具躯壳,被别人操纵着在行动!”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乐星语道。

郭小峰笑着说道:“告诉了你又能怎样?既然她盯上了你,就不会放过你的,想躲也躲不掉的。”

林丹秋道:“小峰,这么说来你早已经知道这次拍摄电影,就是一个骗局了,是吧?”

郭小峰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早就看出来了。不过,你们都不要担心,有我在你们的身边,没有谁敢欺负你们的,否则,我一定会让他死得很难看!”

二女都点了点头,事情落到这个地步了,她们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半晌,乐星语问道:“小峰,这个冒牌花明媚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啊?”

郭小峰摇了摇头,道:“目前我还不知道,反正真相总会浮出水面来的吧,我们就等着吧。”

其实,郭小峰早有预感,这个冒牌花明媚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冲着他来的,但有些事情,他真不方便向二女解释清楚。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林丹秋试了几次,手机都没有信号,她望了一眼岛外的海面,道:“小峰,只要有渔船路过这里,我们还可以求援的呀!”

郭小峰笑着说道:“丹秋姐,这座岛自身含有屏蔽术的,外面的人看不到这座岛,也不会听到我们的呼救声,别指望别人来救我们了!”

什么,这座岛自身含量有屏蔽术?

这是什么逆天的岛屿啊?

那一刻,二女在听了郭小峰的话后,几乎要彻底的崩溃了。

“我

们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这座荒岛上吧?”林丹秋几乎快要哭了。

微微顿了一下,郭小峰笑道:“这个你们都不用担心的,有我在呢,到时我自然会想办法带你们离开这座荒岛的!”

说到这里,郭小峰开始收拾起山洞来,这里还很脏的,如果不清理干净了,是不好住人的。

将山洞收拾干净后,郭小峰从戒指里取出了刀,在附近的树林里砍倒了几棵树,简单地搭了一个床架,然后又弄来了一些枯草,铺在了床架上,算是一张宽大的简易床了。

自从生长在山洼里,干这些事情对于郭小峰来说,简直就是小儿戏,乐星语和林丹秋从小在城里长大,娇生惯养的,哪里做过这些事,她们也只能在一边看着他做。

做好了这些,郭小峰当着两位美女的面,直接又从戒指的空间里取出了被子铺在了床上,还取出了一些其他的生活用品。

当乐星语和林丹秋看到郭小峰将手一挥,就像变戏法似的取出了各种物品出来时,两个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了。

其实,郭小峰知道,这次流落到这座荒岛上后,难免有一场厮杀,自己的异能早晚要在这二女面前展示出来,因此,他在戒指里取那些物件时,干脆也就不在避开她们两人的眼睛了。

“小峰,这些东西你是怎么变出来的啊?”乐星语一脸错愕地问道。

林丹秋也是震惊不已地道:“是啊,小峰,你能告诉我们么?”

郭小峰笑着伸出右手,指了一下上面的戒指,道:“那些物品都是我从这戒指里取出来的,这种一种灵戒,里面能装不少的东西。”

“啊,这戒指里还能装不少的东西?”二女顿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郭小峰笑着说道:“是啊,不过,这事儿你们不要和任何人说啊!”

“那是,那是,我们肯定不会和任何人提起的!”二女异口同声地道。

开玩笑,如果让别人知道了郭小峰有这么一枚神奇的戒指,那些人还不找过来和他抢啊。

此时此刻,乐星语和林丹秋也是醉了,想不到郭小峰居然还有一枚如此逆天的戒指,不知道他还

有多大的能耐,没在她们面前展示出来。

好在二女都将郭小峰当作是自己可以依靠的男人,他越是强大,对于她们来说,越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接下来,郭小峰忙着砍伐树木,准备给山洞做扇木门,毕竟是大冬天的,风灌到洞里肯定是不好受的。

就在郭小峰忙着赶做木门时,海滩上的那些人也发现这里有很多的山洞,都纷纷向这里蜂拥而来。

“臭小子,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被子?靠,连日用品都配备齐了啊!”达得罗夫个子高,两条腿长,跑得快,他是第一个赶到了郭小峰的山洞前。

其他的人也陆续跑了过来。

郭小峰冷眼扫视了一下达得罗夫,没有理他。

达得罗夫恼了,凶相毕怒地道:“臭小子,你耳朵聋啦?快给我闪开,你这个山洞让给我了!”

闻言,郭小峰冷笑了一声,道:“这里山洞很多,你可以住别的地方去,我为什么要将收拾好了的山洞让给你?”

达得罗夫邪恶地一笑,他朝坐在山洞里的乐星语和林丹秋望了一眼,狞笑道:“特么的,老子不仅要你这山洞,连那两个美女也要送给老子玩玩!”

嘭!

达得罗夫一言未了,郭小峰一脚踹向了他的小腹。

尽管达得罗夫个子很高,可是,当他被郭小峰一脚踹了过去时,整个人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似的,飘到了半空,接着轰地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这个达得罗夫也是一个古武门修炼者,他自以为身手强悍,却不料郭小峰这一脚的力量差一点儿送了他的命。

达得罗夫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恶狠狠地冲着郭小峰怒吼道:“你这个乡下小农民敢打我,存心是想找死,今天老子非灭了你不可!”

迪斯雷利和几个外国男人都兴奋地站在一旁看热闹,甚至有人喊叫起来:

“达得罗夫,快上啊,灭了这个华夏乡下小农民!”

“快打啊,老子等得不耐烦了!”

“就是,别光说不练,看看谁的本事大!”

“达得罗夫,上吧,我们看好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