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乐星语笑着说道:“小峰,反正离天亮时间不长了,你再说一个故事给我听一下吧!”

在听了乐星语的话后,郭小峰也是醉了,这个女人还真听出瘾来了啊。

不过,郭小峰一向对美女的建议是没有丝毫抵抗力了,乐星语怎么说,他当然是怎么做了。

天亮后就要到三仙山去的,郭小峰担心乐星语到时精力跟不上,他在戒指里取了一瓶矿泉水,溶化了一粒转生丹,先让她喝了。

“接下来,我再给你说一个好玩的故事吧,故事的题目也有意思:抢个老婆回家!”郭小峰笑着说道。

在听了郭小峰的话后,乐星语笑道:“晕,这老婆也能抢得到吗?”

郭小峰笑着说道:“是啊,等你听完了,肯定觉得挺好玩的!”

“好,那你快说给我听一下!”乐星语好奇地催促道。

接下来,郭小峰在今夜说起了第三个故事——

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名字叫阿三,他这人有一点儿好高骛远,大事摸不着边,小事不愿意干,他大学毕业后,因为一直找不到他心目中理想的工作,很快就和街头的那些失业游民混成了一团。

忽忽过去了几年,阿三还是没有找到事干。最让他伤心的是,他的岁数已老大不小了,却没有一个姑娘愿意和他套近乎,那些小姐们一个个跟翘尾巴小母鸡似的,一见了他就拧过小蛮腰,两脚儿噔噔地儿往前走,对他从来是不屑一顾。

眼看和自己的同龄人连孩子都抱上了,阿三那个心酸呀,就像灌了五瓶子醋似的,说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如果不是那场电视剧,如果也没有那瓶白酒,也就没有我们的这个故事发生了。

其实,阿三这人除了好高骛远外,在性格上还是很懦弱的,一般出格的事他是从来是不敢干的,特别是抢劫,而且抢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要说哩,阿三是一个滴酒不沾的人,在这故事发生之前,他完全是因为受了一点儿小刺激。

那是一个天气非常炎热的下午,他应邀到一个好朋友

家里去玩。在走到那个朋友家里的门口时,忽然听到从屋内传出来的说话声。

朋友的妻子对阿三的那个好朋友说道:“你那个宝贝朋友阿三是不是要来找你了?我劝你不要和这种人交往了。你也不想想,像阿三那种活宝有什么值得交往的?快三十岁的人了,连个老婆也娶不上,谁能看得起他?”

这话像一枚重镑炸弹,一下子把阿三给炸晕了。他像一根木桩似的戳在朋友家的门口,呆立了半晌,心跟刀挖了似的难受。

阿三伸出的手,没有再敢敲朋友家的门,掉身走了回来。一路上,他的耳朵里一直响着朋友妻子的话……

都说人在遭受到挫伤的时候,喜欢借酒来麻醉自己,这话说得一点儿也不错。在路过一家小店铺的门口,阿三买了一瓶二锅头,外加半只烤鸭,回到家里,把门一关,打开电视机,他一边啃起那半只烤鸭,一边喝开了闷酒。

吃着,喝着,泪水就糊满了阿三的一脸。

阿三一边喝着酒,还在一边在寻思:我不就是没有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吗,为什么满街上的姑娘就没有一个能看得上我的?为什么我没有娶到老婆就被人看不起?

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能给自己抢一个老婆回来?”

突然间一道炸雷似的声音,在阿三的耳边响了起来。

阿三大吃一惊,抬头四顾,身边没有别人,原来那声音是从电视里传过来的。

这时,电视中正播放着一个古装剧,说那话的是一个土匪头子对他手下的一个兄弟说的。

“这……这能行吗?”土匪头子的那个兄弟有一些儿胆颤心惊地问道。

那个土匪头子大声道:“有什么不行的?这本来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要你胆子够大,随便你看上什么东西,只要你有勇气敢抢回来,那东西就属于你的了!”

天呀,在这世上还有这一种道理?

阿三被酒精刺激得脑子都不做主了,他还以为电视中那个土匪头子的话,完全是冲着他说的。

“对,”

他唰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吼道,“我为什么不能给自己抢一个老婆回来?我要让别人看看,我阿三也是有老婆的!”

天已经黑了,阿三顺手从桌子上摸起一把菜刀掖在怀里,冲出了门外。

阿三在街上到处晃荡着,四处寻找下手的猎物。就在他走过市中心一个公园的旁边时,在一棵老柳树下,一眼发现一个年轻的漂亮的姑娘,正独自一个人在那里徘徊着,像在等谁似的。

阿三看看四周没有一个人,禁不住心里一阵狂喜,心想,此刻不动手,更待何时?他悄悄地绕到那个姑娘的背后,用刀顶住那个姑娘的后背,出其不意地大喝道:“不准动!”

那姑娘显然被他吓坏了,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阿三学着电视中那个土匪头子的声调说,“跟我回去,给我当老婆!”

那姑娘冷声说道:“笑话,我……我凭什么要给你当老婆?”

阿三吼道:“少废话,跟我走,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

“你……”那姑娘显然害怕了,没有再敢吱声,乖乖地跟着阿三走了。

阿三把那姑娘带到了家里,他怕她跑,用绳索将她四肢都捆了起来,又担心她呼救,又用一团破布塞进了她的嘴里。

忙完了这一切,一阵浓裂的倦意袭了上来,阿三瘫软在了地上,竟呼呼地大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天大亮,阿三的酒也醒了,他睁开两眼,发现身边被他捆做一团的那个姑娘,顿时大惊失声,恐慌地大喊了起来,道:“喂,你是谁?你怎么在这儿?谁把你捆成这样?”一边说着,一边动手给那姑娘解绳索。

“你装什么好人?”那姑娘说,“是你昨天夜里把我抢到你家中来的,你还假装不知道?”

接着她把昨夜的遭遇说了。她说是她从乡下来的打工姑娘,名叫阿慧,因为在城里钱被人偷去了,夜晚正找不到住宿的地方,想不到遇上了这种事情。

阿三一听,吓得魂飞魄散,心想自己这一定是酒喝高了,做出这种糊涂的事情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