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门外的不远处,康妮再次将伊阿佩勒斯推醒了,急忙轻声道:“亲爱的伊阿佩勒斯,你听,岛主和他的那个美女大明星又在唱歌了呢!”

伊阿佩勒斯已经疲倦得不行了,他翻了一个身咕噜道:“岛主是神人,我哪里比得上他啊,他们唱他们的,我们睡觉!”

这个康妮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龄,加上她已经尝到修炼者勇猛的甜头了,有一些不舍地道:“亲爱的,你拿出了一只毒灵果送给我,图的是什么啊?你不好好的享受一下,能对得起那一只毒灵果吗?”

“我现在要睡觉了,实在不行了!”伊阿佩勒斯道。

康妮火了,用脚狠狠蹬了伊阿佩勒斯一下,恶声恶气地道:“没用的老东西,我知道你就不行,还在老娘面前逞强,像你这种小瘪猫装什么大老虎啊!”

在听了康妮的话后,不由得让伊阿佩勒斯恼了,道:“什么,我好歹是一个堂堂的修炼者,你怎么说我是小瘪猫?这简直是对我的污辱!”

康妮语带挑衅地冷笑道:“那你有本事来啊,来啊,别装小瘪猫啊!”

“来就来,看我干不死你!”伊阿佩勒斯直跳起来,拉起康妮又钻进了旁边的那片野树林子里去了……

……

一个多小时后,郭小峰笑着对乐星语说道:“还有一个多小时天就要亮了,现在你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吧!”

乐星语摇了摇头道:“不行啊,我被你弄了,反而越来越精神了,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哪儿睡得着啊!”

这说的也是大实话,郭小峰那种金光丹的灵气,可比不得一般修炼者体内的天灵真元,那是稀世之宝啊。

被这种灵气注入到体内,别说一天一夜了,就是三天三夜乐子,乐星语的精力都会相当充沛的。

当然,因为乐星语已经是郭小峰的女人了,如果是一般的人,他是舍不得将这种灵气施舍于人的。

“老公,要不,你再给我说一个故事听听吧!”乐星语再次撒娇地道。

遇到这种萌萌的大明星美女,郭小峰也算是服了,如果不答应的话,他实在也是于心不忍啊。

话说回来,

人家是有名的清纯情玉女大明星啊,什么时候像这样求过人呢?这也是郭小峰这个乡下小农民的特例了!

郭小峰有些无语地道:“好吧,我的美女大明星老婆,老公答应你,再说一个故事给你听吧!”

“好啊,谢谢我的好老公!”乐星语满脸生花地在郭小峰脸上亲了一口。

如今乡下人想进城,城里的人还想下乡,别人都说城里好,要知道,随着物价飞涨,城里人活得相当的不容易。

郭小峰下面所说的故事,与房子有关,这故事的名字也非常的奇特,叫:天下第一悬浮别墅。

别墅也可以悬浮在半空吗?且听郭小峰怎么说的吧——

有一个叫叫林强的小伙,这天下班回来很晚,满脸沮丧的样子,他一进屋子,就一头钻进了房间,倒在床上躺下了。

林强的父亲林老栓顿时一怔,心想,我儿子今天是怎么啦?

林老栓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看到儿子神情不对,怎么能不着急,他随后就跟着进了儿子的卧室,担心地问道:“儿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

林强摇了摇头,未开口眼泪就流下来了。他哽咽着说道:“爸,我准备和吴小媛分手!”

“什么?”林老栓大声吼道,“你是不是疯了,那么好的一个姑娘,你也舍得丢手?”

林强爬坐起来,抱着脑袋叹道:“不是我舍得和舍不得的问题,问题是她的母亲给我下了最后的通牒了!”

林老栓一听,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瘪了。本来,林老栓住在远在几百里之外的乡下,耕种几亩田地,含辛茹苦将儿子送进了大学。林强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这座城市,他考虑到母亲去世得早,父亲身体又不好,就将他接到了城里。

做一个能拿工资的城里人,是林强读书时梦寐以求的愿望,可他哪里知道,真正成了城里人,日子并不好过,首先摆在自己面前的问题就是房子。

父子俩所住的是租居房,虽有两室一厅,却不到50平米,家里来两个人,转个身子不是碰胳膊就是撞腿的。

吴小媛来过几次,细条条的个子,皮肤白净,笑靥如

花,在林老栓的印象中,她不仅长得漂亮,为人也贤淑,每次来总是会给他提上一兜水果和营养品什么的。

吴小媛这丫头也很勤快,来到小屋,不是忙着给他们父子清洗堆在一边的衣裳,就是忙着拖地擦桌子,一刻都没个闲的。说来也怪,小小的屋子被她那么一收拾,突然就给人感觉宽敞亮堂多了。

林强和吴小媛恋爱两年多了,据林强自己说,吴小媛的母亲也挺喜欢他的,但唯一的要求就是:他得拥有自己的一套房子。

林老栓也觉得这个要求合情合理,这在乡下男女青年结婚,也得有房子的啊,就连天上飞的鸟还要有个窝哦!

如今城里的房价都很高,最便宜的没有七、八十万是拿不下来的,更别提装修了。问题是,他们到哪儿能凑得起那么一大笔钱来购买房子呢?

这天上午,林强就和吴小缓约好了的,说是晚上两个人在上岛咖啡店会面,临下班,他特意换了一套服装,赶到了约会的地点。平时,他们两人经常在这里碰面。

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林强等了两个多小时,也没有见到吴小媛的人影,他急了,怕她在路上会出什么事,一连打了她几遍手机,都是关机。

林强在手机里翻出了吴小媛家里的电话号码,干脆将电话打到她家里了。接电话的正是吴小媛的母亲。

吴小媛的母亲在电话里说:“小林啊,对不起,小媛的手机被我没收了,是我不让她出来的和你见面的。”

“阿姨,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林强急得脸都涨紫了。

她说:“要问为什么,你得问自己呀。小林,你也别怨阿姨我太过刻薄,我早先就和你说过了,想和我女儿小媛在一起,你得有个自己的一套房子。否则,你们以后结婚住哪啊?这拖了多长时间了,你的房子呢?我告诉你啊,没有房子,以后不要再和我家小媛来往了,知道吗?”

“阿姨,请你再给我一些时间……”可没等他将话说完,对方已经将电话挂了。

就这样,林强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咖啡店。望着街道两旁林立的高楼,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就像被这座城市抛弃的丧家之犬似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