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吻!月族争霸赛!

冰傲突然大张的手臂紧紧抱住凌宇寒,很用力很用力,似乎带着某种压抑一般,凌宇寒身子一僵愣住了,很是疑惑的回望冰傲,唇紧紧抿着,最后眼中竟然盈绕着怒气,不断挣扎着:“放开我,你想干什么!”

这算什么,搞毛啊!抱着她算怎么回事?耍流氓?吃豆腐!

“别让我恶心你!”凌宇寒怒的大吼起来,只是冰傲的实力原本就强于她,现在修复后她更加不是对手,凌宇寒在他怀里就像是个弱小的动物,如何也翻不出他的五指山,这令凌宇寒更加恼怒。

身上不行,还有嘴!凌宇寒今天也真是气极了,张嘴要咬向冰傲的胳膊,冰傲愣了下一甩手臂,凌宇寒见一咬不成又转方向直接咬向冰傲的下巴,狠狠一咬,那里顿时泛出一圈牙印。凌宇寒顿时有种发泄的快感,同时也清醒过来,顿时对自己这样的幼稚行为有些鄙视,她要不要这么幼稚,却没注意到冰傲抱着她的身体一颤。

等凌宇寒回过神来时,冰傲已抱着她的头,吻了过来,凌宇寒甩头想要反抗,身体却被冰傲定住,只能张口任由冰傲使坏,心中一阵气闷,但更气闷的却是心里却泛着一丝甜中带酸的复杂,眼睛狠狠大瞪。

他到底想干什么!

两人的吻渐渐让对方迷离,呼吸略显急促,便是想气,凌宇寒也没办法了。

许久后,冰傲停下来,却是抱着凌宇寒,抱着她无奈笑了一记:“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月媚。”

“你想否认?”凌宇寒冷哼,若是不喜欢,怎么会甘愿帮助母亲寄住在她身体里,冰傲是个很高傲的人,正常情况下他绝无答应的道理。

冰傲再次叹息掰过凌宇寒的脸:“你想到哪去了,我认识凌宇霜与月媚的时候,她们已经相爱甚至有了你,我又怎么会是个夺他人妻子的人。”

凌宇寒顿时一噎,以冰傲的高傲,便是他真的对月媚很惊艳,确实还不会就此放下高傲做第三者破坏别人的感情,可是那些事也说不通啊,凌宇寒还是绷着个脸,只是眼神有些闪动,冰傲眼中闪过丝笑意,抱着已不再挣扎他的凌宇寒,此时他完全明白凌宇寒会发火的原因了,而对于这个原因他不但一点不开心,反而很欢喜,反倒是之前凌宇寒想要离开他更他很是不爽。

冰傲很聪明,即使之前没谈过感情却也懂得为何:“若说喜欢,你才是最让我在意的女子。寒儿,我可以这么叫你吧,以前对你的事我确实有疏忽,可是没有那个过程我也不会认识你吧。我本来不属于这片大陆,来到此时不过是族人查探到这里有我族的救星,我是奉命来找寻的。只不过我本体无法过来,只能炼化出分身帮我办事,实力大减,当时因为不了解这里,受到恶人欺骗陷入险境,虽然没让自己吃亏却受了些伤,当时与人对峙时正是你父母出现帮了我,我欠他们一个人情。我之后留在这里找寻族中选定的人,只不过分身到底不如本体,受了伤的分身再不能回本身时伤不好痊愈。当时你父母遇到危险,将你原身托付给我,我正想借着这个身体修复伤势便寄存在身体了,可是一进去我便被圣源镜缠住了,它是无上神器,它的开启需要大量的能量,当时为了分身不灭我也需要与圣源镜对抗,一边还要修复身体的伤。不过你说的对,我若真想出来帮你原身也是可以的,可是那个时候我分身乏术,也顾不上。”

凌宇寒震惊于冰傲知道她穿越的身份,可是想想倒也能理解,冰傲存于原身,根本是查看过这身体的,当时的凌宇寒却是没有能力启动圣源镜,而她一穿越便能感知元素力又能开启圣源镜,冰傲在她体内想必都是看的一清二楚的。

其实冰傲的解释凌宇寒倒是也能理解,人都是自私的,他为何要为了一个人情放弃自己修复身体的机会呢,自己找死保护别人?冰傲虽是高傲的,可不是个圣父,什么人都愿意救,他狠起来可以杀了所有他看不顺眼的人。当初在皇家学院里,他不就一出手斩杀第五家二女吗!

若说冰傲真正关心与爱的,也是她这个后来者,与原身完全没关系,与母亲也完全没关系。想到这凌宇寒难掩高兴,伸出手臂也不禁回抱冰傲的腰,头靠在冰傲厚实的胸口,浅浅勾起唇角,嘴上却道:“我就原谅你这一回,不过你要知道,我这个人是高傲且不容背叛的,你如果以后敢背叛我喜欢上别的女人,我会第一个要了你的命的!知道吗!”

这是接受他了?

冰傲绝尘的脸上散发着耀眼的笑容:“我不动情则已,动情便是生生世世,绝无背叛的可能,到时候不用你,我自会自爆谢罪,但那是不可能的,我们要一直牵手永远的!”说着又低下头亲了亲凌宇寒。

凌宇寒撇嘴,心里还是有些不爽,她和冰傲发展是不是有些太快了啊,冰傲见她失神,却是一捏她下巴,打开她的嘴长趋直入,扰的凌宇寒直接失了心倒在他怀中才满意。

另一边被打伤却时刻注意凌宇寒冰傲这边的两兽,却是看的瞪大眼睛。

我靠!主人太过份了,竟然忘记它们还被定住,竟然跟这个伤害他们的罪魁祸首亲亲我我,太伤兽兽的心了,它们强烈抗议!

只是它们再如此不满意,此时也没人能打扰到凌宇寒和冰傲恩爱了。

一个时辰后,冰傲拉着凌宇寒出现在月家总部大厅,他们离开前的人皆在此时,甚至还多了一些明显在族中很有威望的前辈,看着突然出现在大厅的凌宇寒与冰傲没有意外,反而带着审度,明显凌宇寒的身份已被告知。

月蒙就在其中,此时她看着凌宇寒的眼神更加火热,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敬爱的团长还是本族的嫡系晚辈,原则上来说凌宇寒也是她的主子,而且团长这么厉害,月蒙这回是盲目敬爱她、崇拜她了!

月蒙身前坐着个与她有着三分相似的中年男子,那男子长的并不多英俊,只是面色很平静,看着凌宇寒半晌满意的点点头,问道:“你真的只有十五岁。”

凌宇寒看他神色友善点点头:“是,不过快到十六了。”

三长老立即满意夸奖道:“好好好!真是英雄出少年,十六岁便有圣宗圣师的实力,我自认天赋不凡,当年也是三十多岁才能修至圣宗,如此变态的天贼,假以时日更是不得了了!”

三长老话落,大厅其它人也纷纷议论起来。三长老说的对,在座有一个算一个,现在实力多是高过凌宇寒,但论实力却是每个都远远不如她,这般的实力不用几十年,便是几年也能成长到那非凡的地步的。想到这,他们心里都十分激动,那个无上等级神级,便是家主修练多年也只是摸到个边,他们这些已经修到圣宗级年龄成反向增长的强者来说,最大的目标还是在修练,只是他们不出世,才有几大国几大家族的张狂。

凌宇寒也是用圣源镜之力扫视了一圈才震惊的发现,这里竟有十几名她探不出实力被打回来的,其它的要不是与她同级便是比她阶级高,便是月家一个总部便强过一个国甚至两国的实力,这不得不令凌宇寒吃惊。

到了这里,她更加意识到,原来的她不过井底之蛙,许多人不屑于张扬,他们有更高的追求!

大长老也不得不承认凌宇寒天赋很高,可是他就是看凌宇寒不顺眼,冷哼道:“不过是与大小姐相貌相似罢了,岂能她说什么便是什么,我们怎知她是不是别有用心,当初进入月家总部她便是使了心计进来,岂知她不是与那些恶人联合起来想复灭月族的!”

大长老在月家的地位仅次家主与凌宇寒舅舅这个少家主月傲云,他这话也在众人心里有了一定的影响,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凌宇寒冷笑:“大长老难道不是人,是畜生不成!”

大长老怒喝:“你说什么,如此不尊长辈,辱骂于我,你果然不怀好意,家主今天我就为月家清理门户。”

“谁敢动!”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然而这话才一发出,屋内所有人都感觉呼吸一窒,家主的月蓝月惊的看向冰傲,眼中很是激动。这是实力,实实在在的实力!他早就知道的,只是之前冰傲却还没如此张扬展示,他自然没有此时感受的清楚。

凌宇寒冷哼:“大长老所说的恶人是谁,那群黑衣人?那群人是抓我父母的凶手,我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呢,身为他们的儿女我岂会罔顾亲生父母之危跟我的仇人合作被其利用,能做出这种人的岂不是禽兽不如。我是做不出来,但是有此疑问的大长老或许能做的出,我不过就是出口询问一声罢了,大长老不是就不是,何必生气呢,如此气急败坏反而让在场的各位怀疑你是恼羞成怒了!我当然知道大长老不会了,是晚辈唐突了,大长老切莫与一个晚辈生气气坏了身子,到时候反倒让晚辈内疚了。”

冰傲握着凌宇寒的手一紧,嘴角忍不住划出一条美丽的弧度,她的嘴还真的毒,她对敌人有多狠他自是知道,当初在绿城里算计幸玲珑时也是半点没手下留情,不过他一点不觉得她心狠,反而觉得她可爱的很。

这么想着,冰傲也禁不住轻笑出声,顿时让大长老脸上十分难堪,这若换一个人大长老必是不会放过,可是这冰傲实力强于他,他可不是冲动的莽夫自找麻烦。

而冰傲这一笑,大厅里又传出几声闷笑来,这大长老平日里最是高傲自持哪里有这么丢脸的时候,偏偏他再气又不能发作,那张脸好像色盘似的变幻不停,当真好看!

月蓝月闷笑一声,轻咳着压下来,冲着凌宇寒慈祥道:“寒儿过来坐这,我想大家大可打消疑惑,但凡见过我女月媚的,自该清楚寒儿必是媚儿的女儿,这张脸像了九成还有什么可怀疑。再说寒儿如此天赋实力,不比族中晚辈差甚至更好,她绝对有资格当我族中争霸赛的选手,参加之后的探险。”

凌宇寒到一旁坐着,那里只有一个空位,她坐下后立即从空间戒指拿出一个椅子给冰傲,月蓝月眼中划过丝无奈,什么也没说,以冰傲的实力看两人关系这是小小姐的男人,谁还能说半个不字。

凌宇寒倒是对月蓝月的争霸赛与探险有了兴趣。

大长老却是立即沉下脸:“我不同意,她便是我族人又能如何,争霸赛需要我族人最优秀有名望的子弟才可参赛,她才回族里,没有资格参加。”

从大长老的表情看来,这争霸定是非同小可的了,他不愿意,凌宇寒偏偏就要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