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超级护短的便宜师傅!

皇家学院广场上,众人面色僵硬,身姿晃动,心里疑惑有如猫抓挠过一样,无数眼睛望着他们认为的精神病,无语的干瞪眼。

“慕……慕白大人!”一道好比被掐住喉咙的突兀尖叫声响起,寻声望去,竟是第五家带队的五长老,他一脸惊愕,手指颤微微指着天上的精神病男人。

“慕白大人?!”

“那个早年成名的,幻影大陆绝世天才的两大强者之一!”

“不会吧?慕白大人失踪很多年了,不是说他离开这片大陆了吗?怎么会……”底下的惊叫声最后变成惊吓声。

慕白成名已有百年,他二十岁突破圣宗级别,当时轰动整个幻影大陆,二十岁的圣宗圣师啊,许多人一辈子的梦想,他才是个半大的孩子而已。

羡慕与嫉妒给他带来许多麻烦,不少强者为除后患派人明里暗里除掉他,可是没有一个从他手上活着出去。

不过两年间,他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无人敢招惹他,但就在他声名最盛之时,他却突然消失了。

许多人感慨,也有许多人猜测,他是追随幻影大陆另一位早年成名的天才强者离开这片大陆了,两人从没比过,可根深蒂固的强者信念,将两人奉为幻影大陆两大强者。

然而相隔百年,慕白再次出去,给人的震憾绝对是致命的,当年他圣宗级别已打遍天才无敌手,这百年过去,他要强成什么样!

看他将两个破坏力十足的元素球当普通玩具来玩,聚集多人力量的元素别说圣宗级了,就是圣幻级也不是对手,难道他的级别更高吗!

慕白没理会惊吓过度快晕倒的人,直接跳到地上,扶起凌宇寒,往她嘴里塞了颗药丸,嘴里还不停念叨着:“乖徒儿,虽然这药我看不上眼,不过也是高级的疗伤药,你勉强先吃了吧。放心吧,这里没人能欺负你,大师傅会帮你通通教训的。”

“吸!”听到慕白的话,除了卡力皆倒抽了一口气。

高级别的丹药,那可是需要高级别的炼药师才能炼出的!

炼药师有多稀少,从家族中一个弟子如果测出可以炼药,必被当成祖宗供着便可看出。

就是一个初级炼药师说话的份量也是极大的,许多家族是捧着大把银子求合作,而整个幻影大陆高级炼药师五个手指数的过来,而一些至高职业者的脾气向来怪异不好说话,可想高级丹药的精贵程度了。

可是现在,慕白不但能拿出高级丹药,还一副极不情愿的模样,活脱脱要气死人了。再看着一脸平静吃着高级丹药,也像是不满意皱眉的凌宇寒,直接有几个受不住气晕的!

一股浓郁的清香在嘴中蔓延,果然比她炼的丹药好,斜眼望望眨巴着眼睛讨好望着他的慕白,凌宇寒眼中黑幽幽的,望不见底。

一边的凌宇雪曼有些着急,但看凌宇寒吃下药没有大碍这才放下心。

慕白喂她药时,不是她不想阻止,而是动不了。

逆天咒的反蚀非同小可,如果处理不好以后她就真是个废物体质了,她本欲试试圣源镜修护身体功效,体内元素力倒是不停的吸收,但效果却没有什么。

她想恐怕是逆天咒乃修真秘法,也只有运用真气修复才属同脉,果然催动真气后,体内的痛楚被压制了,但运用真气时却不能运动,一个不好再遭反蚀,就是神仙也救不活她。

不过这药确实不错,吃下去配和真气的作用,她感觉身体越来越轻松,望向慕白的眼神带着审视,她什么时候多了这个便宜师傅。

一直暗自打量凌宇寒,对她的表情,慕白也看在眼里,此时脸上一乐。

若说卡力是温雅如玉的俊美,那这慕白就是中性的俊美,五官十分女性化,可是眉目间英俊锐利丝毫不见女气,这一笑有如春花绽放,美不胜收。

“恭喜院长出关,我们与凌宇家主与第五世家有些误会,没想到我们争执打扰到你了。”卡力笑眯眯走过来,凌宇寒觉得他脸上有些像狐狸的笑。

“噢,是什么误会,我以为他们专门送上两个球来让我玩呢,原来是故意找麻烦的!”慕白眉一挑,哼哼一声望向第五美薇与第五家五长老,跑到队伍尾的北渊七长老与北渊花儿也没少了瞪视,这些人此时竟然全部低着头,不敢望向慕白。

“当然不是了,她们说我恶意伤了自己族中弟子,另一个说我在擂台比武杀死人,是我的错。”凌宇寒的声音也悠悠传来,说罢还叹息一声。

反正慕白这个便宜师傅都说了,她又不傻,还不懂得顺轩爬。

管这些人是谁,敢让她受伤,绝不让她们有好果子吃!

“是吗?”慕白眼神一扫,第五美薇与五长老脸色一僵,却听气死不偿使话又道,“杀就杀了,我徒弟想杀谁只要一句话,师傅马上让他人头落地,谁敢不服,前行一步!”

听听,这是什么话,这分明是威胁外加不要脸、草菅人命,卑鄙无耻,家族众人将心里最毒的话骂了个遍,除了白着一张脸,却没人敢说一句话。

就算慕白再气人,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人们最在意的便是生命,人死了便什么也没有了,谁也不会傻的送命。

“乖徒弟,我看你误会了吧,你看,没有谁不服啊。”慕白装模作样指责凌宇寒会错意,指尖一点,“喂,前面站着那个丑女,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第五美薇脸色一黑,因为慕白正指着她,一直以美貌自居的她被说成丑女,第五美薇气的浑身发抖,眼眶通红,却抖着嘴回道,“是,是我没调查清楚,冤枉你了小寒,是娘的不是!”声音沙哑,一字一句顿顿道,她脸上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加上断了一臂,身上打斗后一片狼狈,还真称不上一点美态。

“既然是误会,我们便不打扰慕白大人与徒弟团聚了,回去!”第五美薇哪受过此辱,若再不走她怕气的破功,气红了脸,闷声捡了断臂告退。

“慢着!”

清丽的声音若一把利剑刺向第五美薇的胸口,凌宇寒那满是不怀好意的眼神,怎么看怎么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竟让她生出一丝害怕!

------题外话------

噢吼吼吼,有亲猜对这精神病是谁鸟!

话说我安排小寒的反击,是一波接一波的,保管黑的这些人气吐血,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