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力挫三级圣师(修)

冷风拂过,卷起地上的黄沙,整个小阵子,一瞬间变的十分静寂。

“凌宇寒,你怎么会在这里!”北渊花儿十分意外,凌宇寒是出了名的圣法白痴,为人懦弱无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傻子,只身一人出现在齐城,以前简直想也不敢想,一旁第五云月也惊讶的看了看她,随即低下头。

“刚才是你在笑,你笑什么。”看着凌宇寒因为赶路有些破旧的衣服,北渊花儿嘲笑道。

“你以为我笑什么,我就是在笑什么。”不以为意的说道,凌宇寒起步要离开,她只是一时好奇想停步,没有多管闲事的打算。

“给我拦住,反正打一个也是打,两个也是揍,打的好了本小姐重重有赏。”凌宇寒的无视,让北渊花儿肆虐的心更强!

五个三级幻者一听,眼睛一亮,伸手一挥,嘴中微动,片刻后一个风线便打过来,凌宇寒快速一躲,脚下突然发力,急速奔了两下,手掌一翻,一个短小的匕首握在手掌。

圣师破坏力确实十分惊人,一个高级圣师几个眨眼间可以毁了一坐城池,但在聚集空气中的元素进行战斗时却需要些时间,越高的圣法时间越长,所以他们更适合远程作战。

凌宇寒早已掌握到这一点,她要先发制人。

手中匕首狠狠一落,便深陷在使用风元素圣师的右肩,顿时那右肩鲜血直涌而出,手臂疼的已无法抬起,战斗力瞬间为零。

那圣师捂着不停出血的右肩,不可置信望着凌宇寒,却是急退几步,“咚”撞在门上晕了过去。

“哼!”凌宇寒眼睛一眯,不过不给自己停歇的时间,凌宇寒身形再一转动,在其它几个圣师因为惊讶动作迟钝时,几个急速奔跑加上挥动匕首,每一招都精准刺向瞬间引起痛楚的地方,让四人瞬间失去战斗力,齐齐倒了下去。

一瞬间,除了凌宇寒,在场的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嘴巴张成O型,完全反应不过来。

那五个可是三级圣师啊,他们这些平民家里几辈子都出不了一个圣师的,但是眼前这个人几个眨眼间就放倒五个三级圣师!

这说明了什么!

这个弱不禁风的绝美女子比三级圣师还厉害,难道她也是圣师吗?更强大的圣师吗!

可为什么她脑袋上没有象征?

“你……怎么可能!”北渊花儿惊的一退,就在不久前她还带人欺负过凌宇寒,那个时候凌宇寒只会抱着头窝在墙角任人拳打脚踢,现在……

她实力突然增强?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啊!

再说刚才她那几下子虽然快,可绝不是圣法与斗力,难道她藏了什么宝贝?北渊花儿眼神一眯,上下打量着凌宇寒。

“凌宇寒,将你藏的宝贝交出来,本小姐今天可以放你一马。”说着还十分骄傲的挺挺胸。

凌宇寒打量了下,胸前倒有点份量,果然配的上胸大无脑这一名词。

北渊家乃明月国第四家族,一直急不可奈的想要变强超越其它三大家,这一代的北渊花儿与第三世家——第五家的三小姐相交不错,却是个欺软怕硬的主,没少欺负以前的凌宇寒。

“你想知道我藏的宝贝。”凌宇寒眨眨眼睛,语气很温柔的道,旁边的第五云月看了她这表情,眼神一闪,默默退到一边看热闹。

“哼,我就知道,你果然是藏了宝贝,快点交出来,如果东西不错,我以后都可以不揍你了。”反正她不打,还有别人呢,看着你挨捧也是一样,北渊花儿贪婪的看着凌宇寒。

“宝贝啊,不就是这个吗。”走到北渊花儿一步之遥,凌宇寒晃晃手中的匕首,那晶亮的匕首上还残留着五个圣师的血,凌宇寒竟然轻轻舔了一口,脸上露出妖艳冰冷的笑,灿目了所有人的眼睛,一股血腥味就这么刺入北渊花儿鼻子。

“贱人,你敢戏弄我!”北渊花儿愤怒的巴掌挥向凌宇寒,只是凌宇寒动作比她快上很多。

“咚!”的一拳,先打的北渊花儿眼冒金星,鼻梁一歪,接着“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数道到巴掌随后响起,声音清脆响亮,还带着和谐的回音。

十道巴掌声后,北渊花儿已是一张肥厚红肿的大猪脸。

“吸!”本来看热闹的老百姓吸气声不断,好好的花容月貌瞬间变猪头,女人的脸就是生命啊,下手太重了吧!

“砰!”又是一声,北渊花儿身体瞬间如流星一般向后抛去,“砰!”的落地,北渊花儿“哇”的吐了一口血,晕了!

看也没看后面,凌宇寒拍了拍手,转身悠闲走了两步,接着双腿一蹬,飞快的跑了!

围观群众嘴角直抽,无语望向凌宇寒,打完了就跑,真够无耻的。

“唔!”早先被打的圣师一个个已有转醒的迹象。

“快跑!”人群中不知谁叫了一声,围观百姓瞬间四散而去,他们可不想当替罪羔羊,圣师发起怒来是很吓人的!

不过每个人的心理都对凌宇寒有了莫名的崇拜,那少女没使用任何圣法,却把几个圣师打倒,即使行为卑鄙,却给人向高者挑战的信心!

才走了一段路,凌宇寒突然停下,皱着眉转身,看着低头跟着她的第五云月,冷言道:“你想为北渊花儿报仇?!”

------题外话------

收藏不涨啊,看着好闹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