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绑架

“哎哎哎,你倒是走慢点啊,等等我~”

“小寒啊~其实我以前听过你名字,可是跟现在差别好大呢。”

“你几个月前真的什么圣法都不会吗?”

“你那两个幻兽好厉害啊,真让人羡慕啊,我也想要捏,可是人家是战士呢,哎……”

“你对雄鹰的人还真好呢,别这么冷淡嘛,给爷笑一个呗!”

回答水寒的是三个狠狠甩开的白眼。

这一路上水寒就这样不厌其烦吧啦吧啦说个不停,也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多话,就是能说个不停。

凌宇寒和被放风出来的小火小黑感觉不胜其烦,可是这人半点没有自觉,而凌宇寒多少有些忌惮他高于自己的实力,再加上凤伍的身份总不会直接开打吧,虽然她现在仇敌不少,可是佣兵公会总不比凌宇寒,在凌宇寒她现在没有任何牵挂,雄鹰却还在佣兵公会管辖中,她总不能给雄鹰带来麻烦,这忍着忍着,便要得躁狂症了,可见水寒的恼人功力了……

“小寒啊……”

“给我闭嘴!”凌宇寒严厉一喝,水寒憋着嘴,十分委屈的闭上,一副受伤的样子。

凌宇寒完全不理会,转头继续赶路,水寒嘴张张似乎有话要说,最后想想还是算了,默默跟在一边,可没过多久话匣又收不住的打开了。

其实凌宇寒与水寒也没走多久,只赶了一夜的路,第二天雄鹰的人起身,却发现凌宇寒已经离开了,队伍里一股压抑蔓延着,每个人心中都有些怅然若失,就好像身边的主心骨没有了似的。

夏东林欢五个徒弟更是眼眶含泪,伤心的不行。

雄天拿起凌宇寒的信,虽然只是短短几行字,却将凌宇寒的真心留下,雄天一阵感慨,他努力了半生最后还是凭借凌宇寒将雄鹰带出来,有时候不服不行,不过心里却是满是欣慰,凌宇寒从不贪功从不夺权,可是刻在人心中的却是永恒,这种魅力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从桌上拿起三枚幻灵石,雄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当再次见到凌宇寒时,雄鹰实力还会更上一层楼的!

另一边,走了一日,凌宇寒总算在受不了水寒的唠叨也甩不掉这个麻烦的情况下,让小黑小火按住他,喂了一颗哑药后,世界安静了。

只不过此时凌宇寒突然不想在路上浪费时间,心里总隐隐感觉有些不好的预感?叫上小黑变成正常形态载着她与水寒直奔皇家学院,按小黑的速度可将路程从二十天缩短到三天,三天后凌宇寒踏上了熟悉的城市北城。

“不愧是明月国三大城之一,果然够繁华热闹。”刚一进城,凌宇寒便给水寒喂了解药,小黑化成猫型温顺窝在凌宇寒肩上。

不理会水寒的好奇的四下张望,凌宇寒深吸一口气,嘴角带着几分怀念的勾着,她便是在这里重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认识第五云月,李爱,明火还有两们大师傅们,两个多月的分别,不知道他们怎么样

水寒挑眉看看凌宇寒,在她眼中看到一丝怀念,觉得十分有趣,这个少女给人的感觉就是狂妄冷酷,杀伐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竟也有能让她露出这种表情的,还真是令人有些期待呢。

两人缓步走向皇家学院,一位俊男,一位美女的组合,却引来街上不少人的停目,指指点点声不断。

“哇,那男子好帅啊……”

“嘿,好般配的一对啊。”

“啊啊,那帅哥看我了,看我了,哎哟我晕了……”

“啊,醒醒啊。”

场面一阵混乱,水寒只嘿嘿的笑,凌宇寒脸上半分表情都没有,前者看看,无奈的摊摊手,暗叹没情调的女人。

看着熟悉的大门,凌宇寒坚定的步上院内,此时正是午后,学院里没有课,学员们三三两两结伴而行,有的讨论着今天课上的内容,有的讲着圣师战士实力。

当凌宇寒从他们身边走过时,不论是认识不认识的都会停步望过去。

“咦,凌宇寒。”

“谁!就是那个跟卡力大人一同对抗三大家庭的那个凌宇寒!”

“啊,我以为她失踪了呢,没想到她又回来了,天啊,她们一定不相信,我这就告诉她们。”

凌宇寒确实是皇家学院的名人,当初即使有事没有在学院的,可是对抗三大家族,最后全身而退还为学院坑了一堆财富的人,口口相传都够的上一个传奇了,于是没过多久,凌宇寒回到皇家学院的消息便传开了。

本来身在会议室的慕白百无聊懒的听着院师们讨论着四大皇家院校比赛事宜的他脑子一点一点,正在昏昏入睡,外面走廊突然的传来,“凌宇寒回来了。”

“砰!”慕白的椅子被推开,风一阵奔出去,转眼再看,哪还有慕白的身影,左侧首位的卡力也有些头疼,但是想到自己徒弟回来,他也坐不住了。

“四大院校比赛的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今天先到这吧。”说完,腿脚齐快的向外奔,眨眼间已奔出几米外。

会议室里的众位院师对凌宇寒也不陌生,此时也坐不住的奔了出去,于是凌宇寒和水寒没走多久,便被人群给围住了,人群里左一句右一句的询问,弄的凌宇寒嘴角直抽搐……

水寒在一边暗暗咋舌,皇家学院的人还真是热情呢。

“徒弟,乖徒弟,你回来了,想死师傅了,呜呜呜……”

“乖徒弟,快来师傅怀里,师傅看你瘦木瘦。”

正在这群人七嘴八舌的时候,一道哭喊声之响,完全盖过了群众声音,甚至震的人耳膜发疼,水寒眼神一变,凌宇寒眼角一跳,接着便看到一个绿色身影一窜,自己便被人搂在怀中

“哎哟,徒弟瘦了,在外面吃苦了,师傅看着好心疼,师傅带你吃好东西去吧。走走走。”人刚入怀,转身推开推挤的人群,不由分说的将人往外拉。

“咳,想必这位就是慕白前辈吧,我是奉家师之命前来问安的。”水寒一把拉住凌宇寒另一手臂,笑眯眯的道。

“家师,哪个家师,我不认识那个老混蛋。”慕白冷哼一声,看样子对凤伍十分讨厌,水寒早听风伍讲过两人恩愿,不过是少年时都认识,两人天赋都不错,互看对方不顺眼又有些惺惺相惜到最后演变成竞争,连你今天脸上长个痘没有对方英俊都能吵上半天,当然以凤伍的话来说,自然每一次都是凤伍赢了。

水寒信才有鬼,对于这两个老顽童,他也有些无语。

慕白看着亲亲徒弟被一个陌生男子,这个陌生男子还是那老混蛋徒弟拉着,心里一股火气砰砰的炸开。

“轰!”的一声打出一拳,要不是水寒躲的快,这一拳头就要毁容了,慕白没给水寒时间随后一拳又打来,水寒只得集中精神应战。

周围的人群总算是散开了,却是各个满怀期待的望着两人比武,眼中满是兴趣盎然。

“小寒,你总算回来了,我好想你啊。”这会,李爱,明火,第五云月听到消息也跑了过来,以卡力非娜为首的院师也过围了过来。

李笑抱着凌宇寒脸上又是哭又是笑的,第五云月平时阴沉的脸上也泛着淡笑显得清俊非常,明火本就明媚的脸更为张扬师气。

凌宇寒柔柔一笑:“是啊,回来了。”

用精神力扫视了一下,心里惊喜不少,没想到两个月不见,明火便长了三阶已是六级圣师,第五云月也升了一阶升到五级圣师,李爱进步更是不小,已为四级圣师。

“恭喜,你们都升级了。”

“是啊,这段时间他们都很努力,每天除了上课吃饭,恨不得睡觉的时间都在训练,升级的也很令人欣慰。”卡力笑着解释,凌宇寒淡淡点头,这世上虽有天才可是当成长到一定高度,天才也需要努力的。

“二师傅,你似乎也升级了?”气息似乎更强一些呢。

“呵呵,你眼睛就是利,只长了两阶,算不得好啊。”卡力十分谦虚的道,听的跟在后面的各院师咬牙切齿恨恨的想在他身上看出两个窟窿。

靠,在卡力这个级别,长一阶都很困难好不好,还只是长两阶,想让人嫉妒死啊!

凌宇寒黑线,怎么感觉现在二师傅也有点腹黑体质了,难道是错觉?

那边,慕白与水寒,也在水寒处处挨打,最后被一掌震趴下结束了,慕白蹦蹦跳跳的跑来,一把又要抱上凌宇寒,被明火第五云月黑着脸挡住了

慕白气结,好在卡力解围:“小寒才回来也累了,你姑姑也很想你呢,知道你回来她一定很开心。”

“嗯,我这就去看姑姑。”凌宇寒点点头,要不是一回来就被人围住,她现在应该都到姑姑的房间了。

看着凌宇寒微微阴郁的脸,慕白自高奋勇跟上前,看着后面一溜跟屁虫,不耐烦的挥挥手:“想偷懒啊,现在是上课时间还不去上课,教课。”说罢,屁癫屁癫跟着凌宇寒离开。

留下一堆院师学员无语问苍天,拜托现在是午休好吧……

众人离开没多久,花园拐角处走出三人,皆是一脸阴郁望向凌宇寒离开的方向,阴沉的面容带着一股狠戾,深沉泛黑的眼中,带着浓重的杀意。

敢杀了她,凌宇寒,我要让你尝命!

另一边,正满怀期待来到凌宇雪曼房间的凌宇寒却发现人不在,而房间里一个倒下的花瓶,令凌宇寒心里一紧!

姑姑被绑架了?!

“小黑,小火,分两路,快点找到我姑姑。”难怪回来的路上她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就是这个吗?

慕白卡力等人也是一愣,眼中闪过冷意,敢在皇家学院绑人,真是不要命了。

凌宇寒脸色阴沉发黑,握住双拳,姑姑你先万不能出事!

------题外话------

推荐小暄的新文《重生之嫡亲贵女》很有爱啊,希望大家多多捧场啊~

前世的丁紫,是文武双全的嫡亲大公主,惊才绝艳不输男儿,和亲路上被刺而亡。

今世的丁紫,身为侍郎府嫡长女,被姨娘设计气死。

于是她在一群吵闹谩骂指责中重生而来,她,誓要改变现状!

姨娘各个心肠狠毒想谋害,她见招拆招,手段更为狠毒高超。

庶妹虚荣,挑拨离间中想害她清白,她淡手一扬,将人送到纨绔床上。

父亲优柔寡断色心不减,她暗中送人,一个个眼线无声置入府内。

祖母心思深沉,她小心经营,植下掩人耳目温顺的种子。

本以为今生护好嫡亲的弟弟,让他茁壮成长,便知足了,可谁知他们的出现,改变了她的计划…

种田宅斗宫斗各种斗。宠文,一对一,男主绝对干净一心一意爱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