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天傲寒 腹黑大小姐

凌宇雪曼的话并没有让凌宇寒感到意外,因为她曾经便是这样怀疑的,说到这里,凌宇雪曼眼中带着屈辱与浓烈的恨意,脸上表情微微愰神,带着一丝怀念。

“看凌宇武安现在占居凌宇家当家家主之位,实力很超群,你别以为他实力真的如何,在我这一代,他是天赋最差的一个!”说到这,凌宇雪曼咬牙切齿,眼里带着怨毒,联想到凌宇雪曼圣法被废,小黑说她其实是被掏空了,凌宇寒一激灵,做出了大胆的假设。

看到凌宇寒眼中的惊讶,以及那一闪而过的冷寒之光,凌宇雪曼眼中再难掩住湿润:“寒儿想的对,我会被废完全是凌宇武安做的,只不过根本不存在我犯错,而是他不知道打哪里找到那样恶毒的方法,生生掏空我能量来源,害的我身体亏空连普通人都不如。”

“凌宇武安练化了我的能量与之结合后,连升两级,不然以他阴险又无能的实力如何能竞争这凌宇家主之位。”凌宇雪曼脸色发白,双拳紧握,曾经的天才,硬生生被害成这样,她如何能不怨,对于凌宇武安的恨意简直片刻都不能息下。

“只不过我这一辈,不,或许是凌宇家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人,却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望向凌宇寒,凌宇雪曼眼神发亮的道,“那个人便是你的亲生父亲……凌宇霜,他是我二哥,是世上最亲切最疼我的哥哥,他从小不但长的好,心肠也好,仁心仁义大气凛然,在他面前,我的天赋根本算不了什么,我刚迈入一级圣师行列时,他早成为三级圣师。只不过他是个待不住的人,常常喜欢出入闯荡修练,他是个武痴,对于凌宇家家主之位从没有争夺之意,凌宇武安小人之人,却一直将这个亲弟弟视为眼中盯。”

凌宇寒心中微微一动,虽然只是别人口传的,便是如此她都觉得光听名字,她就觉得凌宇霜这个名字给她一种好感,这便是亲情,血浓于水吗。

心口微微发烫,凌宇雪曼沉浸在回忆中,根本没有停下说话,继续道:“那一年他外出历练,一别便是两年,再回来时,身边带着一个倾国绝城的绝世美人,那人叫月媚,人如其名,便是一个眨眼,都能令天下男子臣服,而月媚就是在二哥历练的途中被救的,两人男的俊女的美,很自然的两情相悦。”

“寒儿,你和你娘长的有九分相象,你的眼睛像我二哥,只是却比他更冷。我知道这不怪你,在凌宇家这样肮脏的地方成长,你若不改变,早就死了。所以你虽然变了,可是我却更喜欢现在的你,只有这样你才能为你父母报仇!”凌宇雪曼激动的握着凌宇寒的手,眼泪哗哗往下流,说到痛处,竟然哽咽的直抽搐,可见她的恨她的怒有多深,可因为自己已成废人,她却什么也不能做。

当年她若早到一步,或许就不会是那样的结果啊……

“姑姑,你先休息一下吧,等你平静下来我们再说。”轻轻抚着凌宇雪曼的背安慰,凌宇寒的心却越来越沉,她的父母难道都死了吗?

隐在身侧的双手紧握,虽然她没有与父母见过面,可是她对这份亲情却十分在乎,她若完全是冷血无情的人,前世也不会为了报父母之仇成为杀手报仇。

她对这份血脉,有着一种无言的执着,指甲深深陷入肉中,她却感觉不到痛,心里被一份压抑感挤感着,血液渐渐直袭脑顶,此时体内的圣源镜似乎有感,竟然加快了运转速度,幻兽空间的小火小黑十分焦急的乱飞乱奔着。

躺在凌宇寒事后做的舒适大床上的冰傲,脸上闪着隐隐的光,神色依旧平静无波……

“不,我要说,今天我一定要说出来。”凌宇雪曼又走尽一些气力拉着凌宇寒急切的道,“月媚那样美丽又善良的女子,连我同为女子见了都要惊艳,更何况凌宇武安那个猪狗不如的禽兽,他根本见不得二哥好,仗着长子的身份处处找二哥麻烦,二哥念着亲情不与他计较,这一回他竟然一见二嫂便倾了心。竟然……竟然想对二嫂下药逞其兽欲,好在二哥突然出现阻止了,从此二哥对凌宇武安那贱贼彻底寒了心,他与二嫂草草成了亲,便离开家。当年我本想跟去,可是想到他们新婚燕尔实在不好打扰,而他们过的真的很幸福。”

“凡着见着他们的人,无不感叹一声金童玉女,凌宇武安一计不成却没想过罢手,他对二嫂的欲念却越发强烈,他派出许多人找二哥与二嫂的消息,两人却像人间蒸发一般,凌宇武安这时为了巩固争夺家主之位求娶了第五家的第五美薇为妻,并且想确定下一任家主之人,他也借成亲之事让人散布出去借此找出二哥二嫂,可一找便是十几年。”

“最后,他的计划还是成功了,二哥二嫂以为他娶了妻有了子嗣真是悔改了,而他们也很想我便想回来看看我,当时他们抱着怀中刚刚满月的你,你们三个在一起的样子真的很幸福,你们是多么完美的一家啊却刺激了凌宇武安!二哥对家主之位不感兴趣,自然同意凌宇武安上位,他们本是想见见我就走的。只是凑巧我二哥要在此时升级,升圣仙级……”凌宇雪曼脸上满是骄傲,凌宇寒神情也是一动,“不论圣师还是战士越往高级升级越困难,升级时也越是危险,凌宇武安这恶贼竟然在我二哥升级之时背后偷袭,我二哥受了重伤,他找来心腹群起攻之,当时我与二嫂在房中谈话,二嫂感觉心事不宁我们便奔了过去,看到的便是受了重伤的二哥苦苦应战,凌宇武安脸上闪着恶心的笑。”

“他事迹败露,我与二嫂拼了命的救下二哥,勉强能冲出重围,可是这时候竟然冲出一群黑衣人,原来是凌宇武安怕二哥太强他不能应付,事先找来的帮手,二哥二嫂被打晕抓走了,而我就是后来你知道的了……”

“至于凌宇武安为什么不杀我与你,说起来十分可笑。当日其实他想杀了二哥,然后禁固二嫂,谁知道那群黑衣人本来打算的便是掳走二嫂的意图,凌宇武安也傻了,夺了我的能量后还期盼着有朝一日二嫂回来,她看到与我交好而他留我一命的面子,还有照顾你的面子上喜欢他。”

“哈哈哈,凌宇武安这个蠢货,凭他还想染指二嫂,他也配。他根本连我二哥一个手指都不如,他怎么不去死。如果不是他,二哥二嫂不会被抓,我也不会变成废物,今天还差点被污辱,他怎么不去死!”凌宇雪曼愤怒的大吼,眼泪断线一样流出,这些年她一直忍着,不是她不想说而是不能。

当年,凌宇武安便是以凌宇寒的性命为要胁,若是她敢告诉凌宇寒身世,那么她毫不怀疑凌宇寒会被杀。

为了掩示当初凌宇武安的罪行,他暗中处理了一些与凌宇霜交好的人,更是无耻的将月媚当成自己妾室,认凌宇寒为女儿,昭告天下月媚就是他的女人。

凌宇雪曼从没想过,一个人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而这个男人便是她的亲哥哥,可笑致极,愤怒致极!

凌宇寒速迅窜连整个过程,也想明白了,原来她父母没死,起码她直觉他们还活着才对:“那姑姑知道那些黑衣人吗?他们为什么要抓母亲?”

凌宇雪曼摇头:“我被废后凌宇武安就将我关起来,我根本无法打听消息,只不过那群黑衣人实力各个不凡,当时我们根本不紧地手,只有哥哥可以与之抗衡,但哥哥受伤,所以……”凌宇雪曼深深叹息,对于自己的无力,恨意能平,却又无能为力。

凌宇寒微眯着眼睛,黑衣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当年实力便比姑姑强,起码都在七级以上实力,而且各个有如此实力,这大陆谁能有这待势力?凌宇武安又是怎么与他们联系上的?凌宇武安恐怕就是从这些人身上得到掏空姑姑能量的方法的,若是找到这些人,不知道还能不能恢复姑姑圣师的体质?

脑子里一堆问号,凌宇寒觉得头有些晕,凌宇雪曼差点受辱受到刺激,又说了以前的过往哭了这么久也有些累了,但她却是紧紧抓着凌宇寒的手:“寒儿,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让你现在去报仇,你便是去了,也没有办法全身而退,姑姑不想你看到这些。这一次是凌宇家做的,我看他们是对你有忌惮了,我是想让你有个准备,凌宇武安这种人什么都做的出来,你万事要小心啊!”

“姑娘放心,我不会冲动行事的。”安抚的拍拍凌宇雪曼的手,后者实在是累了,点点头便躺下,不一会便沉沉入睡。

凌宇寒却是坐在床头,许久没动,一双眼神幽黑闪动,炫魅异常。

城郊。

一群人行色匆匆赶到被火烧后显得极为空阔的郊区,看到满地残枝叶,好似被火灾袭击之地,为首一人眉头紧皱。

“人呢!”声音极为尖锐,细听之下明显为女声,而这人真是凌宇家当家主母第五美薇,此时她面色扭曲,恨不得在地上戳出十几个窟窿来。

没错,派人掳走凌宇雪曼要强她的人就是凌宇美薇派出来的,只不过却是凌宇武安要求的,但凌宇武安最开始的命令却只是凌宇雪曼带来即可,而第五美薇显然从中做梗,另行恶计。

这事要从凌宇家从橙幻兽森林回来的小队说起,那一日战斗虽凶,现场一片混乱,可还是有人看到凌宇寒从山洞出来,并且与小火打斗的情景,回来后自然一五一十说了。

凌宇武安同时派人出去打听,便知他们所说都是事实,凌宇寒不但契约了小火,现在是六级圣师,而且与雄鹰佣兵团交好,而近期还帮雄鹰佣兵团夺得第一佣兵团之称。

凌宇寒再不是以前一无事处的废物,相反她是个天才,也是可以够的上强者一列,这样的人才便是凌宇家也不能放过,更何况凌宇武安打着幻灵石的主意。

当听到这些消息时,凌宇武安思前想后,这凌宇寒一定要尽快召进家里,不论如何也要先安抚她为其所用,到时候处不处死都是后话,而依他对凌宇雪曼的了解,当年的事她不可能告诉凌宇寒,她还怕这侄女自投罗网送死,正好他趁凌宇寒没回来之际将人带回凌宇家,到时候凌宇寒自然回来接凌宇雪曼,他身份是凌宇寒的爹,装一副父慈还不容易,那凌宇寒从没有父爱说不定感动之际,什么都答应了。

所以凌宇武安命令族里人将凌宇雪曼带回凌宇府,却不想第五美薇知道了这消息,凌宇寒当初害的凌宇明玉重伤在床,虽然用了好药恢复过来,可是一向疼女儿的她怎么会就此放过凌宇寒。

若是这时候凌宇寒回来,凌宇武安一定宠爱有佳,助涨了凌宇寒的势力将来争夺家主之位就完了,所以凌宇美薇要破坏。

她原想将凌宇雪曼掳来,找人上了她,凌宇雪曼那样心高气傲的人自然会去寻死,然后她适时出面相救,即使凌宇雪曼不信她,可是这份情总要记得,而且她可以顺势抛出橄榄枝,到时候到了凌宇府人单力薄的二人自然要借助她,听命她。

本来这一切计划的很好,可是坏的凌宇寒提前回来,正好破坏了她的计划。而本来在府里等着派出人回信的她越等越是烦躁,许久不见人回来,再看时间差不多便找到这个约定的地点,可是这里一个人也没有,看着地上烧灼的痕迹,她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派人四下找找,那些蠢货到底将人掳到哪去了!”第五美薇心烦的吼道,她身后属随之人立即散去办事,许久之后却无没有找到痕迹,那群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去皇家学院看看有什么新情况。”第五美薇心里发突道。

此时凌宇寒却窝在专属慕白的办公室里,静静坐在一旁边,脸上沉静的吓人,慕白也没见过这样的凌宇寒,便是以往的凌宇寒再冷,可是却冷的冰冻三尺,起码让人知道她心情不好生人勿进,可是此时她沉默的太过沉默了,眼中黑的吓人,一望进去像是要被吸进万丈深渊一样。

“乖徒儿,有什么事和师傅说吧,师傅担心你。”在屋子走来走去,慕白总算待不住了,拉着凌宇寒的手轻声的说道,眼睛里一片小心翼翼,就怕凌宇寒生气,眼中带着浓浓的担忧,身上温和的气息不同以往,竟然给人十分安定的感觉。

凌宇寒继续沉默,慕白也没有说话,只是拉着凌宇寒的手坐在一边,沉默的陪着。

“我不是凌宇武安的女儿,确切的说他只是我大伯,有着血海深仇的大伯。”过了半晌,凌宇寒声音里没有什么温度的道,慕白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她的徒弟此时只是需要个倾听者。

“我与父母分别都是他害的,我父母被抓都是他害的,姑姑圣法被废差点被人污辱也是他害的,他……”凌宇寒简短的将凌宇雪曼的话告知了慕白,慕白听后眼中刹气一闪,他没想到凌宇武安竟然是这种卑鄙小人,害的乖徒弟在凌宇府中过了那么多苦日子,这分明是与虎为皮啊,凌宇武安真是该死。

“大师傅,那些黑衣人到底是什么人,你知道多少。”慕白这种看不出实力的高手,在这大陆生活几百年,总比凌宇雪曼知道的多。

“黑衣人……”慕白眯眼细想,“十几年前幻影大陆确实突然出现一批黑衣人,没人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只知道他们实力都很强,对幻影大陆的人来说,他们挥挥手就能秒杀。然而他们行为也很怪异,他们专门捉拥有炼药、炼器与驯兽天赋的人,由其对于炼药者有点实力的都不能幸勉被掳走,所以幻影大陆炼药师炼器师会这么稀缺,本来能成为驯兽师的人便是三大职业中最少的一个,现在更是极为少见了,至于炼器师,因为战士同样也可以胜任的职业,倒是迅速发展起来。我虽然之后也找过线索,可是这些黑衣人来的快走的干净,我也只知道这些。”

炼药、炼器、驯兽师都是顶极职业,最关键的是能帮助人提升实力,黑衣人竟抓这三种职业者想来是有大动作的,可是十几年竟然没有动静,便太不寻常了。

想不透,凌宇寒暂时压下,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师傅这些黑衣人能想到办法掏空别人的能量,难道就没有办法恢复吗?”

“不知道,不过有一种丹药或许可以试试。”

“是什么!”

“凝神丹,集聚归元草,元素草两种天材地宝以及洗髓丹,需要特级以上炼药师级别才能炼制的丹药,这种丹药极耗心血,而且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是一种可以改善人体天赋,增强元素感知强度以及提升精神力的丹药,但是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掏空这种事,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慕白眼神微暗,但对于凌宇寒却够了,不论如何她都要试试。

洗髓丹与她真气中的洗髓伐骨类似,不过一个是靠的外力,而她却是靠着修炼的增强要度过的难关,至于元素草与归元草都与圣师所需的条件相关,或许真的可行。

看着凌宇寒的跃跃欲试,慕白微微一叹息:“这事得慢慢来,这些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慕白并不想打消凌宇寒的积极性,不过这东西连他活这么久也很难看到,便是有早就下肚了,想要恢复凌宇雪曼不知道何年何月的事呢。

凌宇寒却不这么想,起码知道有可能恢复圣师实力的办法,不试试怎么知道,当杀手时她可以为一个目标等一天,一星期甚至一个月,不过是再多好些时间,她一定会找到的。

“大师傅,我还是太弱了,我知道这不可能因快失大,可是我还是太弱了。”如果她实力强大,或许这个时候她已经灭了凌宇家去找父母了,凌宇雪曼的话还在耳边回荡,或许她觉得六级很强了,有小黑小火扫荡十几个七级圣师不在话下,可是凌宇家这么多年的底缊绝不是她可以轻视的,她不能冒险送命,只有强到无所顾忌才能出面。

并且她知道身世这事凌宇武安或许还不知道,到时候打个措手不及,或许还能问出父母的消息来,所以急不得。

慕白拍拍凌宇寒的肩膀:“想要变强,这次的三国争霸赛是个机会,那里接近绿幻兽森林,而且我有预感这一回是一起激战。”

凌宇寒眼神微闪,重重点头!不管是什么激战她都会赢的!为了变强,为发姑姑,为了失踪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