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大结局

看着林雪急切地握住我的手的情景,依晨没容林雪任务解释,“哇”的一声就失声痛苦着跑开了。

“依晨!依晨……”见此林雪也慌了手脚,再也顾不上『逼』问我,赶忙放开了我的手就朝依晨追去,就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原处抹着冷汗……刚才如果不是依晨突然出现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林雪的『逼』问,那时我甚至还有了一种冲动,就是想把所有的秘密和真相都向林雪合盘托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对林雪说,也许是因为多喝了点酒让自己有些失控了吧,又或者是自己不想让林雪再这样为自己痛苦下去。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总之我刚才是差点就对林雪说了……

“崔营长!”这时刘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凑到我跟前说道:“林伯母她是怎么了?”

我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声道:“你们刚才一直都在旁边?所有的事都看到了?”

“嗯!”刘云点了点头,回答道:“我和依晨早就在林子里散步了,看到你来我还想偷偷的过来吓你一跳,没想到林伯母她……”

我不由苦笑了一声,还真是造化弄人,如果说林雪只是牵牵我的手让依晨给看到了那还算不上什么,这还可以当作是一个长辈教训晚辈不是?但林雪『逼』问我的那些话都让她们俩给听到了,甚至是林雪情难自禁地叫了那一声“伟”……

这要是在现代也许还没什么关系,毕竟林雪更多的意愿是想弄清我的身份,但在这个连搞对像都像是地下党似的时代,那就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崔营长!”刘云红着脸说道:“你别怪林姨了,我听我爹说……林姨她一直都忘不了一个人,好像那个人就是我爹的老团长!对了,我爹也一直说你像他的老团长不是?我想也许是因为你跟老团长得太像了吧,再加上林姨她今晚喝了点酒,所以才……”

“林……林参谋她……”被刘云这么一说,我反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想了老半天才故作镇定的摇头说道:“不会,我怎么会怪林参谋呢?你放心,酒后的话我是不会当真的!”

“嗯!”刘云笑着点了点头,掏出手绢为我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说道:“喝多了吧!咱们到林子里走走,休息下再回去!”

还没等我答应刘云就不由分说地挽着我的手臂沿着小路朝林子走去。

“说起林姨……她还真是可怜!”刘云一边走就一边说着:“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常常看到她一个人躲着偷偷地哭,开始我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后来才从依晨那知道,原来是林姨亲手杀了她最爱的人,现在想起来……就该是那个老团长了!”

闻言我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心里对林雪的愧疚就像是决堤的河水一样在心中泛滥。之前没想起以前的事还好,现在想起来……在抗美援朝的时代,我不仅是辜负了林雪对我的感情,最后还让她成为“杀死我”的凶手,虽说这一切都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当然也不是我所希望的,但不管怎么说林雪的痛苦都是来自于我……

“依晨是林参谋的女儿?”我这是明知故问,同时也是在转移话题,然而刘云的回答却让我再次感到意外。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刘云回答道:“林姨没结过婚!”

“什么?”闻言我不由脱口问道:“那个李平和呢?她怎么会没结婚?没结婚怎么会有女儿……”

刘云疑『惑』的望着我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李叔叔的?”

“唔!”这时我才意识到情急之下就说漏嘴了,赶忙敷衍道:“是……是林参谋告诉我的,不过也只说了一点点,所以我知道的不是很多,就……就瞎猜了!”

“你这人!”刘云笑着嗔怪道:“尽会瞎猜,李叔叔和林姨的事我也知道一些,不过林姨始终都把李叔叔当作哥哥。现在我却觉得……其实还是林姨忘不了老团长吧。那个老团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哪?让林姨惦记了那么多年!”

“那依晨……”

“依晨就是李叔叔的女儿啊!”刘云回答道:“说起来依晨的命也真苦,她还没出生李叔叔就因为直升机故障牺牲了,林婶……哦,也就是依晨的母亲,刚生下依晨连名字都来不及取就走了。所以林姨就把依晨当作自己的女儿养,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母女相称,习惯了吧!”

“哦!”闻言我这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没想到这几十年里还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李平和没有牺牲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却死于直升机故障……不过这似乎也正常,我好像听王云明说过——直5的研发正处于“大跃进”时期,首批直升机未经鉴定就投入生产,结果全部因为质量问题而无法正常使用,其后经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改进,最终才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只是在这个发展的过程里,却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李平和一样死于这种“意外”。

随即我很快就想到林雪这一辈子都背着那座沉重的山而痛苦着,心里不由对她再添了一笔愧疚。这时的我不禁有些后悔了,悔不该当初在高级步校的时候抱着有的享受就尽量的享受的心理与林雪发展感情。想到我这一念之差,却给她带来了这么深的伤痛……

可是……我看了看身旁正挽着我的手臂,嘴角满是幸福的刘云一眼,心里不由暗自想着:现在刘云会不会也像当初的林雪一样呢?不……她们都是好女孩,林雪是,刘云也是,我不能这样害了她们!

“刘云!”

“嗯!”

“如果有一天……”我迟疑着说道:“如果有一天,我在战场上回不来了……”

“我不许你说!”刘云停下了脚步撅起了小嘴不悦地瞪着我。

“我是说……如果!”我继续说道:“如果有那么一天,你答应我……不要像你林姨那样……”

剩下的话我已说不下去了,因为刘云的小嘴已经印上了我的唇,将我所有的话都死死地封在里头。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炸开了,我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了这种感觉,于是很快就『迷』失在这种诱『惑』之中,情不自禁地就将刘云的娇躯抱在怀里尽情地享受着她的热情。

“崔营长!”过了良久两人才分开,刘云满面红霞的小声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等你的!我不许你说那样的话,明白了吗?”

突然之间,我发觉自己在感情上真的很失败,自己越是不想伤害人却越是会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由于考虑到战士们经过了一场紧张的战斗都十分劳累,所以庆功宴没过多久就结束了。所有参战的战士们当然也包括我在内,都拖着疲惫的身躯和几分醉意回到营房倒在床上就睡。然而我却在床上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有时又想到林雪,有时又想到刘云,所有的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以致于我根本就没做好准备,同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想不让林雪痛苦吗?那就必须告诉她我的真实身份,告诉她我没有死!但是……她会相信吗?这样的事我想早已超出了常人能理解的范畴了,就算对像是在战场上打滚出来的林雪!

刘云又怎么办呢?我现在跟她无疑已经越陷越深了,说实话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同时也是随时都有可能在战场上丢掉『性』命的战士,对于刘云这样热情似火的好姑娘我也会心动。

娶了她吧……我也想!现在我已经不在乎她是不是刘顺义的女儿了,但还是有所顾虑,因为我担心自己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在战场上……毕竟我不是这时代的人嘛,我很怀疑自己能不能一直在这个时空里呆下去,如果不能的话,那么刘云无疑就会是林雪第二。这绝不会是我希望看到的。

想了老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干脆就什么也不想用行军被蒙起头来『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是被一阵喧哗声给吵醒的,掀开了被子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嘿!不知道什么时候军营里已经多了一台黑白电视,就是老土还带着天线的那种,里头正影着相声节目,战士们正围着那电视叫好呢!

“营长!”家乡人兴奋地回过身来朝我招呼道:“上级专门派人给我们送来一台电视!瞧……崭新的!”

“营长!”李志福也跟着叫道:“快起来啦,这叫啥电视的玩意……这人都能拍在里头,还能动,真是神了!”

闻言我不由暗自好笑,这玩意在我们现代那都是老古董了,可是对战士们来说都还是新鲜玩意。

这上级考虑得还真周到啊,连我们放假的这几天的娱乐都想好了。这样也好,我也就用不着再考虑休息的这几天该做些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