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这孩纸是单纯还是单纯?

在主院用过午膳,齐霖便催着元若准备一下,趁着阳光正好,出去逛一会。

可是,元若却丝毫不理会齐霖的兴奋的眼神,直接将他的外袍脱掉,拎到了床上,一床锦被将两人裹住,元若轻轻拍着齐霖的后背,“乖,先睡午觉,睡醒了带你出去多玩一会。”

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元若怀里,齐霖抬头看着元若,疑惑的问道,“你是不是更喜欢温顺的像猫一样的我?”

元若拢了拢锦被,佯装认真的思考了一会,伸手点了点齐霖的鼻头,表情严肃的回道“猫你倒是一只,但恐怕跟温顺沾不上边吧。”

齐霖撇了撇嘴没接话茬,却乖乖的把头搁在元若肩膀上,慢慢的睡着了。

等齐霖睡醒了,便没有了想要出去的念头,又不想出去看到白曳两人都尴尬,便窝在房间里看书。

“怎么不想出去了?”元若从后面抱住齐霖,下巴在齐霖脖子后面蹭了蹭。

齐霖微微侧了侧头躲了一下,扬了扬手里的书,“还有几页没看完,就不想出去了。”

“没看到过的兵书,哪里来的?”元若伸手拿过齐霖手里的书。

粗粗的翻了几页,元若发现里面的一些排兵布阵都比自己以前看过的要精妙许多。

疑惑的看着齐霖,元若轻笑一声,“怪不得看的这么入迷,原来真的如此精妙啊。”

“是母妃自己写的。”齐霖眼神暗了暗,伸手从元若手里夺过书,合上,放在腿上,“母妃过世后,很多书都被毁了,这本是小时候我贪玩,埋在了花园里,才躲过了一劫。”

将书轻轻拿到一边,元若慢慢抱住齐霖,轻叹一口气,“看来,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了,不然我的小野猫真的要变小奶猫了……”

似乎也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以往的冷静好久了,而且最近太常记起母妃的事情,齐霖不禁皱了皱眉,却没有回答。

晚膳时分,齐霖和元若一起来到离院,和白曳他们一起用晚膳。

也准备将就快起程离开的事情跟他们说一说。

刚进到花厅,就看到南轩笑眯眯的看着路名,路名身边,是一个穿着粗布短打的少年。

少年面颊白皙,眼睛大大的很有灵气的样子,满脸怯懦和惊恐,两只小手紧紧地攥着路名的衣角,半个身子躲在路名身后。

路名不耐烦的看着少年,伸手想挥掉那双紧紧攥着自己衣袖的手,但是却在触及那双满是惊恐的眼睛的时候,放弃了。

“是今天捡到的,他正被人欺负,小名儿救了他,带他回来了。”南轩坐在桌边,手撑着下巴,看着齐霖,用简短的话语解释了这少年的来历。

齐霖嘴角带着浅笑,看向少年,少年躲在路名身后,怯生生的回望着齐霖。

“模样倒是不错,胆子小了点。”齐霖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少年的头,少年本来想躲,却被路名揽住了。

诧异的抬头看着路名,少年满眼的疑惑。

路名干咳了两声,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胳膊声揽着少年的肩,低声道,“公子这是喜欢你呢,小鱼别怕……”

这边路名努力让现状不这么尴尬,而那边小鱼却在使劲的火上浇油。

那小东西竟然一脸单纯的仰头看着路名,用在场所有人都刚好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小鱼只要大个子喜欢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