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狄可是知道的,这个青龙帮,比起那些一等一的江湖门派,都是只强不弱,少林武当,都未必敢跟青龙帮比底蕴,而陆斌这些年苦心经营的势力,也算是羽翼渐丰,吸引到了青龙帮的瞩目,青龙帮会允许有这样的势力成为到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存在吗?很显然不能够,所以他们一定会趁陆斌没有彻底形成气候之前,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

“李胥跟我,算得上多年至交,我们惺惺相惜,也并肩作战过,只不过他选择了加入青龙帮,而我则是选择了自己另立山门,因为我不想成为别人的棋子。不过说句让人心酸的话,或许是我妄自尊大了,我一辈子都没有英国他,还妄图成为自己的主宰,真是不自量力,哈哈哈。从我们分开以后,就已经是敌人了,只不过这么多年来,他也没有让人失望,成为青龙帮的八大巡抚使之一,除了四大守护使者之外,八大巡抚使仅次于青龙帮六大长老之下,地位超然,至少有调动五千人手的权利,而这一次,他也是奉命前来,一年的时间,让我成为历史,就是他的命令,这已经是最后期限了,他帮我拖到了最后,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陆斌自嘲的笑了笑,有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正如同他的性格,让他认输是不可能的,这也是他最后的机会,打败李胥的机会,即使打败了李胥,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李胥前来,到时候他就算是再强大,也不可能立于不败之地了,因为青龙帮的强大,他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或许这就是夙命吧,来讨伐我的不是别人,是赢了我一辈子的李胥,他也帮我把时间拖到了最后一一刻,这就是我们最后的战斗,也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青龙帮虽然强大,但是也并非是不可战胜的,如果还没打就认输了,这可不是我看到的陆大哥。”

吴狄拍拍陆斌的肩膀说道。

“我懂,所以直到这一刻,我也没有认输,只要我认输,那么我可以继续做我在天京市的土皇帝,但是却要受制于青龙帮,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是我多年的心血,凭什么拱手让人?我手底下的兄弟会怎么看我?我可以死,但是我不能没有尊严的活着,你懂吗?兄弟。”

陆斌这番话,让吴狄很触动,是个好男儿,男子汉。

“在我看来,你已经赢了李胥,人这辈子,活的就是个潇洒,坦坦荡荡,不屈居人下,才算是不白活一世,我支持你,陆大哥。”

“谢谢你兄弟,我知道我是在以卵击石,可是我必须要拼一把,但凡有一丝机会,我都不会放弃的,青龙帮又如何?哈哈,我陆斌怕过谁?”

陆斌大笑着说道,吴狄听出了这笑声之中的坚韧与决绝,这一战,吴狄必须要帮他,这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的气魄,也是自己平生所见,哪怕最后失败了,也是虽败犹荣,一辈子都没赢过李胥,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陆大哥,我一定会让你赢得。

“只要说句话服软就能够继续做你的土皇帝,但是你愣是不肯低头,有些人看来是愚蠢,但是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执着,是一种气魄,是一种对自己兄弟的承诺。”

陆斌抓

住吴狄的肩膀,眼中含泪。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当浮一大白,哈哈哈。我陆斌没有白交你这个朋友,老弟,日后只要我陆斌活着一天,没有人敢欺负你。”

吴狄笑了笑,重重点头。

“走,陪我回家,让你嫂子给你包饺子吃。”

吴狄也没客气,直接跟吴狄回了家,一座简单朴实的小型别墅,大门口有着四个黑衣男子,一看就不是泛泛之辈,个个眼中透露着凶悍的杀气,完全不是那种没见过血的土老冒,个个手底下,绝对有着三五条人命的那种狠角色,杀过人跟没杀过人的气势,是绝对不一样的。

“妹妹来了?”

陆斌一进门,微微一怔,看着客厅里翘着二郎腿神色冷漠的女子,笑着说道。

女子月末二十七八岁,神色冰冷,眉宇之间带着一股戾气,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女子真的很漂亮,皮肤白皙,细皮白肉,身材更是相当的火辣,一双绝美的大长腿翘在一起,那是相当的养眼,与陆斌环胸而视,不过吴狄依旧看得出来,那对大白兔,绝对是世间罕有。

丹凤眼,龙纹眉,皓齿明眸,秋波如水,倾国倾城。

欲把西湖比西子,亦难与之争锋。这绝对是吴狄见过最有气场的女生,比起林宛瑜,犹有过之,因为天生的那种骨子里的高傲,并不是后天能够养成的。这样的女人,就像是天上的凤凰,吴狄知道这个女子一定来头不小。

但同样这样的女人,也是如同冰山一样,寻常男人估计是完全融化不了的,不被冻成冰棍就万事大吉了。

在女子的身边不远,还坐着一个中年美妇,看上去三十五六岁,姿色甚至不比身边的妹妹差多少,哪怕是岁月也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这个女人的眼中,流露着一丝担忧与惆怅。

“今天,我会带姐姐走。”

女子淡淡道。

“好。”

陆斌笑了笑,看向自己的妻子秦楠,点点头。

“陆斌……”

秦楠低声说道,但是陆斌却摇摇头。

“你要想走,也可以。”

秦琴依旧无比冷漠的说道,抬起头看了一眼陆斌。

“我今天来的似乎不是时候。”

吴狄莞尔一笑,耸耸肩说道。

“知道还不赶紧滚?”

秦琴似乎丝毫不给吴狄留面子,连陆斌的面子也不给。

“秦琴,你别逼我,我这个姐夫你可以不放在眼里,但是你要是再敢出言不逊,别怪我不念亲情。”

“哼哼。”

“算了,陆大哥。”吴狄摆摆手说道,没有与秦琴一般见识,这样的女孩典型就是被家人惯坏了的那种乖乖女,显然是没受过什么挫折,估计人家家世显赫,也不需要有所忌讳。

“琴儿,少说两句。”

秦楠瞪了一眼自己的妹妹。

“我给你包了饺子,酸菜馅的。”

秦楠低声说道,她笑不出来,只能保证自己不哭,秦楠紧咬红唇,神色落寞,她害怕这是自己的男人迟

到自己做的最后一顿饭。

“我就知道。”

陆斌笑着拉起秦楠的手,尽显男人的温柔,秦楠依偎在陆斌的身边,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这是我的兄弟,吴狄。”

陆斌给秦楠介绍了一句,秦楠看了吴狄一眼,因为她知道陆斌以往给自己介绍人认识的时候,都说是朋友,而今天他却用了‘兄弟’二字,可见这个年轻人与自己的丈夫之间关系匪浅,能被他带回家的人,不过三两个而已。

秦楠冲着吴狄微微一笑,吴狄也是叫了一声嫂子,看得出秦楠的涵养还是非常好的,而且她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否则的话,不可能对陆斌表现的这么关心跟担忧。

“李胥来找过你了吧?”

“嗯。”

秦楠嗯了一声,没有说话,只是把头埋在陆斌的肩头,她很清楚自己丈夫的性格,说再多的话,也无济于事,他决定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可是自己偏偏就爱他这一点,否则的话,当初也不会不理会家族所有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跟着陆斌私奔。

“吴狄,我输给了李胥一辈子,可是这辈子,他都输给了我,因为我赢了你嫂子。”

吴狄淡然一笑,是啊,任凭你赢了天下,赢不了你所爱的女人,又算得了什么呢?跟李胥比起来,虽然陆斌步步输给他,但是他却赢得了秦楠的心,这一点是李胥一辈子都要对陆斌甘拜下风的。

李胥玩的是权谋,也就是阴谋,他是很聪明,可是秦楠并不喜欢太聪明的人,而陆斌喜欢的则是阳谋,他从不会也不屑去做那些阴险狡诈的事情。

“走,不说那些不开心的,跟我吃饺子去。”

陆斌招呼吴狄过来餐厅,而秦楠也很听话,直接去了厨房,为陆斌跟吴狄下锅煮饺子。

秦琴冷冷一笑,不以为然。

她对这个姐夫有很大的意见,虽然这么多年了,他已然成为了一方巨枭,但是在她看来,陆斌始终是一方草莽,难登大雅之堂,但是姐姐却偏偏对这个姐夫死心塌地,当初在紫禁城中,姐姐不知道是多少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可是最后却跟这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陆斌私奔了,震惊了当初整个四九城的年轻一辈。

秦琴秀眉紧锁,姐姐呀姐姐,他究竟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为他付出,连自己的青春都不要了,甘心情愿为他在家相夫教子?爱情真的是个让人又爱又恨又很难理解的东西。

“嫂子手艺真不错。”

吴狄夸奖了秦楠一句,味道的确很好,比起那些饺子馆好吃一百倍。

“那是自然,这么多年来,你嫂子知道我爱吃饺子,当年特地去福州,广州,重庆以及东北等地,学的一手好厨艺。”

秦楠妩媚的白了陆斌一眼,心道哪有你这么夸自己媳妇的。

吴狄看着陆斌跟秦楠相濡以沫的爱情,羡慕不已。一个能为自己的男人奔走全国只为学的一手好厨艺的女人,绝对是世间少有。陆斌真的很幸福,从他的眼中就可以看到,秦楠更是如此,只可惜,他们的缘分,似乎只能走到这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