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正如同之前他想的那样,他可以带着人去那里给孤寡老人看病,悬壶济世吴狄现在做不到,可他能做到的,就是让更多的人脱离病痛的折磨,哪怕一个也好。医术再高不为人看病,又与屠夫有何区别?明明能救却不救,又与杀生何异?

“小伙子,看出我家老头子是什么毛病了吗?”

“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体力活干得太多了,导致浑身腰伤积郁多年,看来是多年的毛病了,而且还有些骨质疏松,平时走路都颤巍巍的,但是没什么伤及根本的大病,回头我给你们开点药,只要好好静养,骨质疏松少则半年多则一年,定能痊愈,不过这腰伤,就得慢慢养了,至少老爷子西去之前,不会像从前那么疼了,而且只要一直吃药,会大有好转的。”

吴狄松开老爷子的手说道。

“真是谢谢你了,小伙子,可……可我们没钱啊。”

老大娘一脸的难看之色,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计算是小伙子看出了病情,没钱看病,也等于是看了也白看。

“放心吧,用不了多少钱,我会让人帮你们包好的。”

吴狄从容不迫的说道。

“小伙子,你可真是活菩萨啊,跟刚才那个小姑娘真是天生一对啊,不不不,大娘我不会说话,你可千万别介意,我没别的意思。”

老大娘显然是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而且她的心情也是异常的激动。出门竟遇活菩萨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知道,你们就放心住在这里吧,大娘。”

“怎么回事。值班时间出去买夜宵?属猪的吗?之前不是有一起定过餐吗?现在又跑出去买吃的,吃吃吃,一天就知道吃,让她回来立刻马上,去办公室找我。”

护士长沉声说道,脸色十分难看。

“是,我知道了护士长。”

丁丁唯唯诺诺的说道,神色也是十分难看,被护士长训斥一顿,心里哪会高兴?都怪这个孙洋洋,没事乱发善心,还殃及池鱼。不过她好歹是没有将孙洋洋收留病人的情况说出去。

正在这时候,孙洋洋回来了,手里拎着两份饭,丁丁指了指楼上。

“护士长叫你回来了赶紧去找她。母老虎要发威了。”

孙洋洋顿时间脸色一垮,终究还是被护士长发现了。

“知道了,对不起连累你了丁丁,那个母老虎一定冲你发威了吧。”

孙洋洋将买来的夜宵送到两个老人这里,却发现一个年轻人正在跟两个老人闲聊。

“大爷大娘,我给你们买了饭,快趁热吃了吧。”

孙洋洋笑道。

“小姑娘,大娘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谢谢你们。刚才这个小伙子来给你大爷看病,不要钱,还要给我们开药,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们两个都是菩萨,我真是遇见了好人啊,谢谢你们了。”

说着,老大娘就要跪下去,但是却被吴狄给拦了下来。

“你这是折我们的寿啊,大娘。”

吴狄摇头说道。

“你是谁?”

孙洋洋看向吴狄。这个

年轻人竟然给他们看病?

“他是你们医院的医生啊,难道你不认识吗?”

老大娘面露惊讶之色的说道。

“我们医院的医生?”

孙洋洋眉头紧皱,这个不速之客是谁呢?她来这工作才半个月左右,不过基本上那些医生即便不熟悉,看到也都能认得出来,可这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人,怎么会是医生呢?

“你到底是谁?你再不说我去叫保安了。”

孙洋洋沉声说道,瞪着吴狄。

“你要是没有医师资格证,随便给人看病的话,我可以告你非法行医。”

孙洋洋义正言辞的说道,这个人是什么来路她根本就不清楚,而且这么年轻的医生,好像有点不太现实,就算是学医的,顶多也就是个助理而已。而且济世中医院在开业之初,听他们说根本就没有对外再招收毕业生之类的人,医生都是有过至少五年以上中医经验的中医。

吴狄哭笑不得,看来这个小姑娘是新来的,根本就不认识自己。

“我要是非法行医,你还想把我抓起来是怎么的?”

吴狄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别嬉皮笑脸的,我在跟你说正事,你再不说我叫保安去了。”

孙洋洋沉声说道,一点不给吴狄留面子。

老大娘更是看的一头雾水,敢情这小伙子说自己是医生,难道是冒牌的?

“快点啊,洋洋,护士长都等急了。”

丁丁冲到了病房前,气喘吁吁的说道,当她看到吴狄的时候,顿时间傻眼了,她是见过吴狄的,这个年轻有为的院长,最开始可是让不少护士都是犯花痴呢,只不过吴院长神龙见首不见尾,根本很少出现在医院里。这段时间又消失了,不过丁丁没想到大半夜的竟然能在这里‘活捉’吴院长。

“我……吴院长。”

丁丁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不过脸色却很难看,这回孙洋洋闯大祸了,带着外人直接进入病房,被院长活捉了,估计这一次肯定死定了。

孙洋洋顿时间脑袋有些短路,难以置信的看看吴狄,看看丁丁,又看看吴狄,他是院长?丁丁你没开玩笑吧,院长这么年轻?院长这么帅?院长还会给人看病不要钱?

孙洋洋感觉浑身一震。

“你真的是院长?”

孙洋洋下意识的问道。

“如假包换。”

吴狄耸耸肩,笑着说道。

看到这个孙洋洋惊讶的张开‘血盆大口’,好像要吃掉自己一样,吴狄更是笑着摇头。

“对对对,对不起,院长,我不知道您是——”

“没事,我也是这么晚上没地方去,所以就来医院了,正好看到你收容了两个老人,所以就来看看。”

“遭了,院长这一次肯定会把自己给解雇的,自己原本在朋友圈晒出的好工作,难道这么快就要成为泡影了吗?”

孙洋洋内心之中感觉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着,自己这是做了什么孽,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遇到院长,而且刚才自己似乎还顶撞他了,还要把他抓起来,孙洋洋觉

得自己的脑袋已经不够用了。

“走吧,去值班室,顺便让护士长来见我。”

说着,吴狄率先走了出去,这一刻,丁丁看向孙洋洋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同情之色。

“这回我惨了,丁丁,你没搞错吧,他真的是院长吗?我感觉我这一次会连自己怎么屎的都不知道。”

孙洋洋翻了翻白眼说道,她已经做好了被解雇的准备,要抓院长去送警,她现在都难以想象当时院长内心估计已经笑自己是个神经病了吧?

“这回就算是天神下凡也救不了你了,洋洋。你还真是,唉。我就跟你说不要多管闲事,不要随便乱发善心,现在好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丁丁也是一头雾水,只能拉着耷拉着脑袋撅着小嘴已经有点心如死灰的孙洋洋一同去值班室。

“院长,这么晚了,没想到您居然来视察工作了。”

护士长笑呵呵的说道,一脸的兴奋之色,自己刚抓到一个不遵守值班规则的护士,正准备处罚呢,没想到院长就出现了,看来是天助我也,准备给自己一次立功表现的好机会。

“我今天第一天回来,没想到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也算是巧合。”

吴狄说道。

孙洋洋看向吴狄,这个年轻的院长,实在是太让人讨厌了,为什么偏偏他就是院长呢,自己这要是放在古代那就是宫女顶撞万岁爷,那结果还能好得了?肯定不是五马分尸就是推出午门斩首示众啊。

“不过这件事情,我很满意,你是个善良的姑娘,而且将两位老人妥善的安顿下来,并且给他们去买吃的,我真的没想到我的医院会有这么心地善良的护士,至于你刚才说的话,就算了,我念在你不知道我是谁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刘护士长,以后你带着她,明天就宣布一下,就说我说的,升她为副护士长,好好工作。”

吴狄看了孙洋洋一眼说道。

“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刘护士长,不要让我失望。还有,有些事情有时候要酌情处理,医院应该是有人情味的地方,我不希望除了消毒水的味道,我什么也闻不到。还有你,明天早上八点半去五楼找我,今天晚上我在楼上住。”

刘护士长一头雾水,原本以为自己还能邀个功,但是没想到产房传喜讯,这小姑娘竟然还升职了?你敢信?

孙洋洋也是满脸的震撼之色,原本以为自己这一次必死无疑了,没想到这个年轻的院长,竟然如此的大度,而且还夸自己善良,这么说来,自己是做对了。而且他竟然还升了自己的职,副护士长,孙洋洋连想都不敢想,自己才来十几天,就被院长直接提拔,这一刻,连刘护士长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变了,变得恭敬了不少,毕竟是院长钦点的,所以刘护士长也是不敢怠慢。

孙洋洋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样,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剧情反转太快,甚至她都还没有来得及去反映。自己的人生,真是太美好了,不经意间的一个举动,孙洋洋也没想到会有这样意想不到的收获,但对于她而言,这只是自己善良的鼓励。她始终相信善有善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