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狄一把握住了月影然的玉手,眼神微动,脉搏相当的紊乱,而且一看就是旧病缠身,积郁成疾,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积累下来的,这么多年,可以想象十几块结石在体内逐渐生长,那种痛苦,痛起来全身各处都是剧痛无比,就跟阑尾炎胆结石的痛苦一样,全身十几个地方经常交替着疼痛,让你根本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可想而知,常人绝对无法忍受。

“你的气息太弱了,照这样下去,恐怕在这半年之内,你都会相当的痛苦,甚至于……会有生命危险。”

吴狄眉头紧皱,沉声说道。

月影然诧异的看了吴狄一眼,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如此的厉害?看来也并非是庸医,至少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厉害的手段,摸脉如此精准,甚至连自己最多一年到半年的寿命都是能够摸得出来,实在是不简单。

“照这样下去,可是不行,难道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吗?你爷爷浸淫医道这么多年,对付这种体内结石,就算是无法达到效果最佳,也不至于会这么恶化下去吧,而且恶化的速度这么快?”

吴狄的这番话,让月影然倒是更加的吃惊了,一般的大夫,甚至一些老中医,都是未必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摸出这么多的东西,这小子,看来也是有些让人感觉到吃惊,现在她终于是有些相信起来,或许那个爷爷口中的刘老头跟连老头,是真的打算让他去参加医道之王的比试的,这个家伙,深藏不漏啊,看来他倒是自己的一个劲敌呀。

“你太小看这些结石了,你以为这些结石是普通的结石吗?根本不可能轻易被击碎,而且一旦击碎,很可能会影响到身体的其他机能,你能看出这些,我也就实不相瞒了。”

月影然幽幽的说道,这种落寞,让吴狄心中一冷,的确是有些太难为人了,可是这结石,当真不像是普通的胆结石那么容易化解。

“看来你这病情,比我想象的都要严重啊。”吴狄苦笑说道。

月影然点点头,想要转身离开吴狄远一点,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有些头晕,柔弱的身体竟然不由自护的朝着吴狄的怀中倒了下去。

“这——”

吴狄有些尴尬了,这不是考验我的定力呢吗?坐怀不乱,好男人吴下惠,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对不起。”

月影然想要起来,但是却发自己浑身无力,怕是如果没有吴狄在这里的话,她很有可能会直接一头栽倒下去,那么十多米搞的距离,就有可能会直接让她一命呜呼了。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连我的孙女都敢碰?今天我非宰了你不可。”

突然一声暴喝,连吴狄都是被吓了一跳,只见月影然迅速的冲了过来,一脸的阴沉之色,咬牙切齿的盯着吴狄怀中的月影然,恨不得生啖其肉,吴狄心里不由得一哆嗦,心道不好,这老家伙看来是已经锁定自己了,这家伙是个后天中期的高手,绝对不简单。

“如果我说这是个误会,你能相信吗?月满楼前辈。”

吴狄尴尬的说道。

“误会你妹!给老子拿命来,今天我非宰了你不可,敢轻薄我的孙女,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月满楼根本不给吴狄解释的机会,月满楼本就别了一肚子的火气,原因自然是因为吴狄的事情而导致的,再加上现在看到了这一幕,月满楼差点气的眼珠子没从眼睛里跳出来,这混蛋也太大胆了,要是不给他一点教训,他绝对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而且月满楼甚至已经准备下杀手了。

“爷爷,不要……”

月影然喃喃着说道,但是她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而且吴狄现在已经是全力以赴,准备跑路,否则的话被这老家伙盯上的话,绝对不会有自己好果子吃的。这老家伙现在已经是濒临崩溃的边缘了,吴狄可不敢跟他死磕,毕竟明日还是需要自己去参加医道之王的比试呢。

“你真的误会了,月满楼前辈,你听我——”

吴狄话音未落,月影然便是冲锋而至,后天中期的实力,在这一瞬间爆发而出,对于月满楼而言,吴狄就是个自己可以随意捏死的蚂蚁,就算是杀了,也没什么可惜的,而且这是在华山论剑之上,谁知道是自己下的手呢?吴狄一而再再而三的侵犯了自己的禁忌,那么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白天要不是月影然一再拦着,他已经要对吴狄下杀手了。

“给我拿命来!”

说话之间,月满楼已经是赶到了吴狄的身边,一掌打出,月满楼气势雄浑,脸色沉稳,虽然年逾古稀,但是实力却是越发的雄浑,这一掌下去,吴狄险而又险的躲了过去,但是月满楼却是微微一怔,旋即脸色一变,这个年轻人,实力这么可怕?竟然一瞬间就将自己的攻势给躲了过去,实在是有些不易,他的实力,相当强悍,在这整个华山之中,能够超越他的,怕也不会超过五指之数。

吴狄闪身而去,而自己身边的月影然,也是被他放在了一旁,一掌落空,月满楼第一眼是看了眼自己的女儿,只不过是有些头晕而已,这个时候,月满楼绝对不会放过吴狄的。一瞬间眼神一寒,对准吴狄,再度攻击而来,可怕的掌风,如风似电,两个人一跃而下,在杂草荆棘之中,相互出手,吴狄恐怖的拳风,也在这个时候崭露无遗,否则的话,自己绝对在月满楼的跟前占不到任何一丝一毫的便宜,因为这个家伙的实力,也很强很强,他要是掉以轻心,恐怕失败的人,就可能是自己,更何况吴狄现在只恢复了七八成的实力,要稳稳压制住月满楼,倒是不成问题,不过要杀他,恐怕就难了。

而且吴狄也并未打算跟月满楼生死相向,听了那么多月影然的话,吴狄对这个老家伙的理解倒是也多了几分,虽然他恶语相向,拳脚相加,但是说白了都是为自己的孙女,而且刚才看到自己的孙女已经依偎在了吴狄的怀抱之中,他怎能不怒?他一向是那种比较严于律己的人,而且自己的孙女,也绝对不能够是那种随意让男人触碰的女子,现在她虽然伤病严重,但是却也不允许被吴狄这般轻薄。

“给我退!”

吴狄一拳打出,两个人各自退后数步,交手十余招,吴狄的脸色也是变得无比严肃,而月满楼,更是相当的凝重,内心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吴狄才多大岁数?竟然会有这么强悍的实力,凭借着自己后天中期的实力,都是无法撼动他分毫,怕是这个小家伙实力也得在后

天中期左右,否则的话,他怎么会如此有恃无恐呢?

“月满楼前辈,您听我一言,我绝对对您的孙女没有任何的想法,你千万不要误会。我——”

吴狄话还没说完,月满楼再度冲来,奋斗之势,给人一种大开大合的感觉,这个时候,他也终于是彻底的怒了,非得要跟这个小家伙一见高低。

“你这个小兔崽子,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就凭你还想亲近我的孙女,我呸,你个小兔崽子,我弄死你。”

月满楼沉声说道,两个人的交手,在这个时候变得再度狂暴起来,月满楼来势汹汹,但是吴狄也同样不容小觑,两个人你来我往,你追我跑,吴狄倒是并没有因此而出手,他也是情非得已。

“你还有完没完了?月满楼,我都说了,并没有轻薄你孙女的意思,你还想怎样?”

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气,这个月满楼紧追不舍,吴狄又怕真的跟他拼个你死我活,也没什么意义,反倒是会因此让月影然心生悲凉,加重她的伤势,可是没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在这个时候得势不饶人,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的意思。

“用你的话骗鬼去吧。小兔崽子,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吗?白天你便是觊觎我孙女的美色,现在趁着我孙女在外赏景,你竟然如此的厚颜无耻,当真是丢人现眼,今日,你必须给我留下来。滚出去!”

月满楼怒火冲宵,吴狄虽然一再忍让,但是在他看来,却是因为吴狄心虚,而且这个家伙的实力,他也是越来越摸不透了,要是这样下去的话,恐怕这个家伙下一次将会更加的肆无忌惮,现在自己都是奈何不了他。

“你这个风老头子,你特么的能不能问清楚了再动手?你以为我会对你的孙女动手吗?她已经病入膏肓,就算是我再衣冠禽兽,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事情啊,而且要是她有什么愤怒的地方,我若是逾越了雷池半步,那么她早就已经喊人了,为什么等到现在?”

吴狄咬牙切齿的说道,这老混蛋看来还真是蹬鼻子上脸。

“我孙女那么纯真,心地善良,你怎么忍心欺骗她呢。反正你这个家伙不是什么好鸟,为民除害,今日,我也要让你付出代价,小兔崽子。”

月满楼完全不顾吴狄的话,在他眼里,已经是将吴狄视为了眼中钉肉中刺,而且还敢轻薄自己的孙女,罪不可赦,这一战,必不可免。

“爷爷……”

月影然喃喃着说道,但是月满楼却是根本听不见。

“真是个愚蠢的老家伙。”

吴狄心里气得牙痒痒,可是这家伙就跟个狗皮膏药一样,不肯放过自己了。

“月影然,小心啊!”

吴狄脸色勃然而变,沉声喝道。

“影然——”

这个时候,月满楼赶忙回头望去,月影然竟然好好的躺在那里,转身的时候,吴狄这家伙已经跑得没影了。

“小兔崽子,别让我逮住你,否则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月满楼怒吼一声,周围不少人,都是被他从梦中惊醒!

“还好我虚晃一枪,这个老笨蛋。”

吴狄喃喃着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