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论剑,盛况空前,数百人围绕在小广场之上,期待着这一场十年一度的盛会,剩下的这十人之中,将会有一个,成为今日的医道之王,不过距离真正的医圣与医神,却还有着一段距离,三十年纵横,蝉联三届,才有称之为神圣的资格。

不过即便如此,在封神封圣之前,医道论剑,依旧是让人怦然心动的绝品盛会。

“这一次的医道论剑,我想算得上是几十年来最为恐怖的一届了,冒出好几个厉害的角色。”

“是啊,即便是四大家族的人,也坐不住了,我看这一次的医道之王,兴许真的花落他家。也说不定呢,即便是医圣前辈的后人以及轩辕家族的后人,也未必就能够摘得桂冠。”

“谁说不是呢?哈哈,我倒是看好那个‘靠着运气’走到第四关的年轻人,因为这家伙看似简单,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家伙的底线在哪里,也就是说他的底牌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说的也是,大家都注意到没拿出什么真本事,可是真若是他拿出什么真本事,或许真的能够力挽狂澜,也说不定呢,这医道大会,可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尤其是这最后一关,我想没有人会掉以轻心的。”

不少人你一言我一语,开始对这最后一关的医道之王,品头论足,可是谁也不知道究竟谁才是笑到最后的人,而且能够走到最后之人,绝非是等闲之辈。

刘文轩与连城杰翘首以盼,这最后一关,算得上是他们寄希望于吴狄的最后一哆嗦了,如果吴狄真的能够走到最后,他们此生无憾。但是,这一次的医道论剑,高手如云,即便是失败了,怕是他们两个虽有遗憾,也无话可说,毕竟吴狄实在是太过于年轻了,这个问题他们老早就想过,只不过现在是为了让吴狄能够安心比试,他们也不会多说,否则的话,都是对于吴狄的压力。

刘文轩深知,吴狄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实属不易,这是他们当年没有资格走过来的,现在吴狄能有这样的成绩,虽说不是他们亲自披挂上阵,可是与他们获得了至高的荣誉,一般无二。即便如此,这十人,在未来的成就,也都是不可限量的。

“话不多说,拿出真本事,给所有人一个响亮的嘴巴。让他们闭上那质疑的嘴。”

连城杰笑着说道,这时候他也不想给吴狄太大压力。成败,看得淡然一些就好,吴狄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放心吧,连老师。”

“切记,医者之道,不可操之过急,即便是失败了也没什么你还有的是时间可以重新再来,在这里没有人有你的天赋强,只要给你足够的时间,你一定能够成为真正的医道圣者,我始终相信。”

刘文轩拍了拍吴狄的肩膀,沉声说道。

“弟子谨记在心,两位老师,你们放心吧,这一次,我可是绝对不会给你们丢脸的。”

吴狄认真的说道。

“这一次有我当你的助手,你应该很幸运吧。”

伊诺耶

娃一脸傲然的跟着吴狄,这第四关相对艰难,所以都需要一个助手来帮助他们完成比试,也在情理之中。

“老刘老连,没想到这吴狄竟然是你们的弟子?哈哈哈,真是太厉害了。”

“是啊,以前竟然不知道,你们两个老家伙竟然教出了这样一个妖孽般的人物,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实在是不厚道啊。”

“医道论剑的前十名,这个成绩,普天之下,怕是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啊。”

“最重要的是,这小子实在是太年轻了,就有如此之大的手段跟名声,实在是让人艳羡不已。”

不少人都是围在刘文轩与连城杰的身边,一脸笑容的说道,可想而知,此时此刻,两个人的心里是多么的开心,作为老师一辈子最伟大的事情就是青出于蓝,显然吴狄做到了,而且做的相当好,让他们面上光彩夺目,当年的他们虽然只能算是末流,可是如今的弟子,却已经是扶摇直上,这落差,可是相当之大的。

他们的虚荣心,虽然早已经看淡了不少,但是夸奖吴狄的话,他们还是十分乐意听到的。

“年轻人,再厉害能有几斤几两,这一次主要是带着他出来长长见识的,呵呵。当不得夸奖。”

刘文轩此时此刻也是拿起了态度,淡笑着说道。

“可不敢这么说,吴狄小友如今的医术,怕是连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都望尘莫及啊。”

“对呀,年轻虽然是事实,可是他的医术,却也是有目共睹的呀。”

有人连忙正色说道,刘文轩与连城杰更是高兴,喜不自胜。

十人的比试,却比之前数百人参加的比试,更加的热闹,疯狂,因为今日这十人之中,将会有人成为真正的医道之王,向着医圣的传奇而进发。

“呵呵,感谢大家都能够如期而至,今日,便是最后一天的比试了,医道论剑,也即将要落下帷幕了,可是就是这一日,你们将会看到一颗新星冉冉升起,我相信这一幕,你们也同样期待,不是吗?”

华先锋笑着说道,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阳光明媚,穿越幽谷,这股个小广场之上,都是给人一种潮气蓬勃之感。

“这第四关,也是最后一关,必定会是相当的艰难,只有一人,能够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所以这第四关,为了保证公平,我们寻来了十位瘫痪病床十年之久的患者,全都是经脉郁结造成的下肢瘫痪,导致身体局部麻痹,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有的人,可能还有一线生机。凡事无绝对,我相信,总有人,能够让他们站起来,而那个人,便是今日的医道之王!”

华先锋沉声说道,大手一挥,所有人都是屏息凝神,下肢瘫痪的患者,要让他们站起来,虽然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但是这也是所有人所期盼的,华夏之大,找出这十个瘫痪的患者,倒是不难,而且病情也大致相同,不过这医治诊疗,就需要看各自的本事了,谁能够成为真正的医道至尊,今日,便可见分晓。

“经脉郁结的瘫痪患者?这可不简单啊,怕是我穷尽一生,都未必能够治好这样的患者,这第四关的难题,果然是原非常人所能参与其中的。”

“是啊,你还真当医道之王,是那种任何人都能够与之匹敌的吗?这一次的论剑大会,肯定是一场龙争虎斗啊。”

“那还用说,我看这瘫痪患者,估计是没几人能有把握吧?嘿嘿,幸亏我在第三关失败了,否则的话,这第四关可就丢人了。”

不少人都是为之感叹,瘫痪患者,如果不是经过多年的治疗苦无效果,谁会愿意瘫痪在床呢?也就是说,这等顽疾,只要治好了,那绝对担得起神医二字,治不好,倒也无可厚非,只能算作是寻常医者了。瘫痪的病情分很多种,最多的就是因为外部因素导致经脉郁结,而现在的医疗技术又无法治愈,中医也苦无办法,才会瘫痪数年的,这些人之中,很多人早就已经释然了,因为既然无法改变命运,那么就只能选择接受。

“看来这最后一关,任重而道远啊。”

吴狄喃喃着说道。

“是啊,这瘫痪的患者,怕是没几个人有把握吧?”

月影然也是苦笑道,但是不论如何,她都要试一试。

“这医圣前辈,还真是竟出些刁钻古怪的疑难杂症,哈哈,这瘫痪的患者,但凡有一点机会他们都不会放弃的,而医圣前辈是将这些早就断绝了希望的患者丢给了我们,不得不说,这一手四两拨千斤,是让我们彻底陷入了困境啊。”

孙明豪叹息着说道,至少,他能够治好这患者的激烈,却是微乎其微。

“实力不济,现在认输还来得及,不要等到时候快要失败了,再承认,那样的话,岂不更丢人?”

华天池冷笑道。

“华天池,你什么意思?别以为在你华山,你就可以称王称霸,等你真正拿到了这医道之王的时候,再说也不迟,现在就在这里耀武扬威,怕是有些孤芳自赏的味道了,还有轩辕兄,扁志兄在此,你未免也太过狂妄了吧。”

孙明豪沉声喝道。

“不用给我扣上这等大帽子,我可是为了你好,不然的话,待会丢人的,可不仅仅是你自己了,就连你孙家,怕是丢会掩面受到折损的,我想孙长老也肯定不想看到这一幕。激流勇退,也未尝不失为一种相当理智的做法。”

华天池一脸傲然的说道。

“你……哼,走着瞧,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谁才是大赢家。”

孙明豪转身离去,被华天池羞辱一番,心中郁闷,可是他也知道,这个家伙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甚至于早就知道了考题,也说不定,所以才会这么有恃无恐。

“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谁会站在那里接受天下的赞誉,你的高调,未免有些为时过早了。”

扁志冷嘲热讽道,虽然他与孙明豪也并非是莫逆之交,但是看到华天池如此的嚣张,他心里也是极为不痛快,作为扁鹊的后人,他自然不能够落了下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