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之内的变化,吴狄没有任何的头绪,这也是他最头疼的地方,不过那太阳圆盘一样的能量漩涡,似乎是真实存在的,这一点毋庸置疑。身上的灼热与躁动,都已经退去了,吴狄现在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而且不管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有了极大的提升,头脑,似乎也更加的清明。

“这就是千年人参带给我的好处吗?貌似也没什么大用,还差点连自己的小命都给搭上了。”

吴狄心中无奈,都怪冷战那个孙子,真恨不得一刀宰了他,当初重伤于他,都便宜他了。

吴狄四下看了看,这小木屋倒是极为精致,多数都是女子用的东西,吴狄猜想应该是冷泠伊的闺房吧,虽然看上去有些简陋,但是却井井有条。

“你醒了?”

冷泠伊端着一碗药,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吴狄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心中也是微微一定,昏迷了好几天终于醒过来了,否则的话她始终都在提心吊胆,毕竟是自己带他走进长白山的,冷泠伊发过誓,一定要带着他走出去。

“嗯,我昏迷了多久?”

“三天。”

“三天,还真是够久的,不过至少现在总算没事了。”

吴狄笑了笑。

“把药喝了。”

“不用了吧?我已经好了。”吴狄为难道,他虽然身为中医,但是最不愿意喝中药了。

“喝了它。”

冷泠伊近乎命令一般的说道,老娘我熬了好几个小时,你说不喝就不喝了?白瞎我一片苦心不说,就算是灌也得给你灌进去。

“一定要喝吗?”吴狄委屈道,现在他已经补得够呛了,还有什么比人参更大补呢?

“不喝的话你就留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好好好,我喝我喝。”

吴狄白了冷泠伊一眼,这家伙还想把自己留在这做压寨女婿不成?

一口干了这苦涩的汤药,吴狄不知道的是,在自己昏迷的时候,都是冷泠伊用竹杆嘴对嘴送药给自己的。

“我爷爷想见你,吴狄。”

“嗯。”吴狄点点头,跟着冷泠伊一起走出了房间。偌大的院子里,倒是如同农家乐一般,不过周围都是摆满了药材,而且都是名贵的山野药材,到处散发着一股子药香。

而在院子之中,冷乾正在缓缓的打着太极拳,让吴狄颇为惊讶,没想到这老爷子竟然还会太极拳。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他们并非是与世隔绝,外界的东西也并非一无所知。

“老爷子老当益壮,这太极拳打的还真是有声有色。”

吴狄不由得赞叹道,冷乾的太极拳打的的确很不错,至少比自己要强,吴狄不得不承认。

冷乾笑了笑,微微颔首,但是仍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而是打完了一套完整的太极拳,才缓缓收功而立。

“老喽,不行了。你的身体,无碍了吧?”

“托老爷子的福,没什么大碍了。”吴狄笑着说道。

“我听伊伊说,你的针灸之术,相当的奇特,而且充满了神奇的力量,不知道能否让老爷子我开开眼界啊?”

冷乾半笑着说道,奇痒难耐,对于针灸之术他更是充满了期

待,在整个华夏能够在医术之上更胜他一筹的人,简直就是凤毛麟角,而且最重要的是针灸,他便是以针灸见长,如此年轻的小伙子,冷乾还真有点不太相信,如果换作了旁人,估计他也不糊相信的,但是自己的孙女,冷乾心里清楚,她绝对不会无的放矢的。

“略懂一二,老爷子常年旅居深山,就算是时常调理身体,修身养性,但是仍旧有着风湿存在,不如我为老爷子诊治一下,如何?”

吴狄也不藏拙,既然他答应了冷泠伊来到这里,就需要全力以赴。

“你能看出我有风湿的隐疾?”

冷乾心头一惊,他万万没想到吴狄一打眼儿就看出了自己的老风湿,这不像是感冒发烧能表现在脸上的外科病痛,所以才会让冷乾颇为惊讶,看样子这年轻人还真有点本事,不容小觑。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森林之中潮气太多,就算是经常调理身体,也难免被湿气所侵,所以有风湿应该是很正常的。再加上刚才您打太极的时候,拳脚虽然打的很顺畅,但是总觉得脚步不够灵敏,出拳不够速度,略带迟疑。”

吴狄说道。

冷乾默默点头,这小子还真有点本事,看样子绝不是空穴来风,而且观察力也很不错,行医者就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望闻问切乃是中医至总最古老也是最严肃的诊疗方式,现在很多人一上来就号脉,反而是摒弃了太多中医原本的东西。脉象千奇百怪,但是望闻问,却能够体现出更多的病情在其中。

“好,我今天就让你为了诊疗一番,我这老风湿可是几十年的老病了,就算是身为中医,也是难以抗衡。一把年纪了,唯独这个风湿骨病一直困扰着我。”

冷乾面色平静,躺在了院子里,阳光泼洒在小院里,显得十分的惬意。周围鸟声惊奇,悦耳如歌。

“你有把握吗?”

冷泠伊低声问道,爷爷有风湿骨病这个倒是事实,吴狄看样子还真挺有几分见解的,冷泠伊也越发的凝重起来,吴狄当初之施展了一针而已,一针碎结石,恐怖无比。但是现在治疗风湿,绝不可能只施一针的。所以她要看的真切,倒不是为了偷师学艺,而是心中技痒,而且她是个好学的人,从小就有着比男人更大的理想跟目标。

“没把握你来?”

吴狄笑眯眯的看着冷泠伊,后者瞪了他一眼,这个家伙的心态,到现在为止,冷泠伊都是没能摸得清楚。

“你要是治不好我爷爷的风湿,我不会放过你的。”

冷泠伊咬牙说道。

“我要是治好了爷爷的风湿,你是不是就要嫁给我了?”

“你——不可理喻!”冷泠伊满脸羞红,冷哼一声。

“你们俩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冷乾笑着说道。

“没什么,老爷子,那我这就开始了?”

吴狄问道。

“开始吧。”

吴狄取出针包,这东西是中医必须随身携带的,哪怕把脑袋忘在家里,也不能忘了这吃饭的本事。

吴狄神色无比的凝重,开始为老爷子施针了,冷泠伊全神贯注,生怕遗漏了任何一丁点的施针手法,总的来说,她还是带着一丝偷师的心思,毕竟

吴狄那神乎其技的针灸之法,让她怦然心动。

冷乾的风湿已经是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要想根除,绝不容易,即便是吴狄,估计施展鬼门十三针,也得需要三次才能够去根,但是仍旧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要是吴狄能够将鬼门十三针全部施展,估计就一次见效,永久无忧了。

吴狄落针轻松如鬼魅,而且针针深浅都是不一,每一针下去,都是带着一股子气劲在里面,这也是寻常中医所没有的本事,鬼门十三针,就是要以气运针,使得银针落下,便可封住每一处经脉穴位,这样一来,能够让针灸以及穴位的变化更多,这才能够体现出鬼道之精髓,神乎其技,完全不是寻常人所能理解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身七百二十穴道全部的变化以及功能都要牢记在心,就像中药一样跟哪一味药材,相合相冲,针灸也是如此,异曲同工。

从吴狄落下第三针开始,冷乾就已经感觉到了异样,这针灸之法,相当诡异,他闻所未闻,而且似乎收到的成效,也是极为显著,这才是最让他震撼的,这种针灸之法,不属于九针,也不属于传统针灸学,这一刻,冷乾才知道孙女的感受,连他都是惊为天人,更何况自己这孙女了,一针碎结石,现在他终于相信了。

虽然不知道吴狄的针灸之法为什么会如此的奇特与诡异,但是他很清楚,吴狄绝不简单,而且日后成就,绝非池中之物。

吴狄一针一针落下,每一针的变化,都让冷乾耳目一新,因为这种针灸方式,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每一针的落定,每一针的时间方位,早就对学到熟稔于心的冷乾,甚至如同亲眼看到一般,而且切身的感受到吴狄这针灸之法的万千变化,这才是最让人震撼的,冷乾知道,自己在针灸之上的早已,或许比他更胜一筹,但是若论针灸之变化,他却胜却自己千般。自己的针灸变化都是古老相传一般,经过万般验证,而他的针灸之法,行针路径,都是另辟蹊径,以穴道之诡变,创造出一次又一次的神迹。

换句话说,冷乾是在重复着先人的足迹,而吴狄则是在改变着后人的看法,他在自己开辟出一条康庄大道。两者之间的诧异,可想而知。

而且最让冷乾震撼的是,他感觉到自己的风湿,似乎已经除去了大半,再有一次施针,估计就能够痊愈了,连他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吗?

“我从未想过,风湿竟然能够好起来。这是比癌症还艰难的问题,不要命,但是却让人长久受此折磨,长年累月之下,潜移默化的痛楚。就像狗皮膏药一样,却不想今日竟然能够有所好转,吴狄,你的针灸之法,的确是让老夫大开眼界。敢问,你这针灸之法,可有名字?”

冷乾沉声问道,对于吴狄的这针灸之法,更加的好奇。

“这是家师传授与我的,可惜他老人家早已经仙去,我对这针灸之法,当真是一无所知,还望前辈见谅。”

吴狄笑着说道。

“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啊。”冷乾颇为感慨的说道。

“果真不愧是鬼门十三针,针法灵诡多变,实在是太恐怖了。”

庭院外树梢之上,一个皮衣女子坐在上面,喃喃着说道,十几米的距离,她尽收眼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