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伊诺耶娃,吴狄顿时间全神贯注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可不好对付。不过介于之前伊诺耶娃还救过自己,所以吴狄对她也不好有太大的敌意。

“你们聊,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冷泠伊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回头我打电话给你告诉你什么时候走。”吴狄看着冷泠伊的背影说道。

今天的冷泠伊,异常的漂亮,红色的连衣裙,迎风摇摆,就像是天女散花一般。一双修长的大白腿,不知道晃瞎了多少男生的眼睛。伊诺耶娃傲娇的样子,甚至刚来医科大学没多久,就取代了冷泠伊这个冰山美女成为了所有男生共同的梦中情人。

“你难道属穆桂英的吗?阵阵落不下。”

吴狄翻了翻白眼说道。

“什么意思?穆桂英是谁?”

伊诺耶娃貌似好奇的问道。

“唉,算了,不跟你说了,上次在长白山,谢谢你了,一直都没找机会跟你说声谢谢。”

“客气,小菜一碟,不过你要去东北干什么?”

“治病,有个人需要我去东北治疗,似乎很严重。”

吴狄说道。

“好啊好啊,我也去。”伊诺耶娃似乎很兴奋的样子,吴狄还没答应带她去呢。

“大姐,我是去看病,不是去旅游的,您能别添乱了吗?”

吴狄真拿这个短路美少女没办法,不过她似乎就想要缠着自己。换做是其他男生,估计早就已经乐得合不拢嘴了,但是吴狄真的是没办法,她跟冷泠伊绝对是水火不相容的存在。

“我又没跟你开玩笑,你知道东北是我的地盘吗?整个俄罗斯的边陲进出口贸易,我的家族都参与其中,可以这么说,东北就是我的第二故乡。”

伊诺耶娃一脸骄傲,挺了挺坚挺的大白兔,似乎怕吴狄看不到一样。

“我可以给你当保镖啊,你知道我很厉害的呦。”

伊诺耶娃嘿嘿一笑,煞是可爱,吴狄到现在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拒绝这样一个美少女的请求。

“好吧……你也给我当助手兼保镖,但是你绝对不能够跟冷泠伊水火不容,她这段时间心情非常不好。”

“她心情不好,我心情难道就好吗?干嘛要我让着她,我才不干呢。”

伊诺耶娃赌气道。

“那好,你别去了。”吴狄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我不跟她斤斤计较就是了。”

伊诺耶娃相当委屈,泪眼朦胧甚至是水雾涟涟,看的吴狄都要心碎了。

“大小姐,咱能不这么折磨人吗?明天下午机场见。”

吴狄说完,赶紧遁走。他现在已经隐隐有些怀疑,自己究竟找的是两个助理,还是两个姑奶奶呢?但愿不会出事吧。

“哼哼,我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本事,我一定会全部学会的。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吴狄。”

伊诺耶娃伸出修长的五指,紧紧的握在一起,嘴角的笑容,充满了玩味的味道,眼神里,更是有着让人难以琢磨的风

情。

吴狄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自己的女朋友了,明天就要走了,所以他准备去看看梁雅薇,不过对方实在是太忙了,父亲公司的事情,全都压在了她一个女孩子的身上,吴狄想要见她一面,都是难上加难。

一想到马上就要直飞东北了,吴狄心里还是有些激动的,毕竟东北他还是第一次去,据说那里是整个华夏最安全的地方,没有洪水,没有泥石流,没有旱涝,更没有火山,也没有地震,一马平川一望无际的平原,简直就是安全的一塌糊涂。

不过对于他而言,东北的长白山大兴安岭,都是非常神秘的地方,上一次去长白山,其实根本算不上东北之行,因为他几乎没有在城市中停留过,也更不知道东北的风情与习俗。

当吴狄扛着一粉一红两个大皮箱从候机室走进来的时候,早已经在场等待的男子有些傻眼,因为吴狄看上去根本不是个大夫,更像是一个苦力,两个漂亮的不要不要的女孩分别在他的左右两侧,每一个都是高傲无比。

“你确定你是带着两个助理一起去,而不是两个助理带着你?”

姜云铁有些惊讶的问道,摘下墨镜,他的脸上无比的精彩。

吴狄累的满头大汗,扛着两个大皮箱,那是相当的不容易。累的汗流浃背不说,人家压根就不心疼你,吴狄现在才知道,自己这是自己找罪受啊。

“难不成这两位都是你的女朋友?真是艳福不浅啊。一个国内的一个国外的,真嗨皮。”

姜云铁嘿嘿一笑,眼神暧昧。

“出门远行都要带着两个女朋友,真不是一般人啊。啧啧啧。”

姜云铁叹息着说道,可怜吴狄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要真是两个女朋友也就算了,自己这苦力是不要钱的,而且一个是百般邀请才肯跟自己北上的,另一个是死气白咧非要跟着自己的,这几个人,没一个不是奇葩的。

“最难消受美人恩。这句话我算是彻底的领悟了其中的真谛。”

吴狄内心感叹,尤其是美女,千万别以为自己能征服多少,也别以为每个美女都会围着你转,你根本不是地球,她们只是缺少一个替她们扛行李的脚夫而已。这一趟东北之行,吴狄彻彻底底的沦为了两个人的答应。

多了两张机票而已,姜云铁并没有吝啬,而且一路有两个美女同行,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不过吴狄看得出来,姜云铁很知道自控,只是抱着欣赏的眼光看了伊诺耶娃与冷泠伊,连话也没说,显然是不想有过多的交涉,看样子这个家伙果然有些本事。

黑省,哈市,被誉为北国之都,是与俄罗斯交界的地方,大兴安岭的所在地。

姜云铁给吴狄他们安排了三间房,五星级的宾馆,高档大气,丝毫不差钱儿,吴狄猜想,这个姜云铁的幕后主人,肯定也是整个哈市赤手可热的大亨。

“到了,晚上我安排你们先住下,明天一早,我会带着我们老爷来见你们的,晚安。”

姜云铁将吴狄三人安排妥当之后,也就离开了酒店。

“冷泠伊,一起吃点东西吧。”

吴狄说道。

“我不饿,你们吃吧,我回去休息了。”

说完冷泠伊就霸气的回到自己房间休息去了,反倒是伊诺耶娃,显得极为高兴。

“故作清高,不食人间烟火,连饭都不吃,装什么装,她不吃我们吃。走。”

伊诺耶娃拉着吴狄直奔餐厅而去。

“好吧,人是铁饭是钢,我还真有点饿了。”

吴狄摸了摸肚子说道,他主要就是想带着冷泠伊出来散散心,怕她自己走不出阴影。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铁狼帮四大高手之一的姜云铁铁手。”

伊诺耶娃神色平静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铁狼帮?四大高手之一?”

吴狄饶有兴趣的看着伊诺耶娃,似乎很想知道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你不是很不希望我来吗?怎么,现在知道我的用处多大了吧?”

伊诺耶娃故作高雅,偏偏不跟吴狄说起姜云铁。

“你最有用总行了吧,没有你就像花儿失去了太阳跟水。”

吴狄翻了翻白眼说道。

“一点诚意都没有,不过看在你已经离不开我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

“铁狼帮是整个东北最大的帮派之一,不过他们表面上,却并不这么叫,早在两千年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洗白了,叫做铁狼会,会员都是一些以前铁狼帮的人,为了能够仰仗国家的鼻息存在,所以铁狼帮的这个举措,也算是明智之举,华夏的国情不允许他们的存在,所以只能以另一种方式存活。铁狼会这些年来以运输业跟会所酒吧崛起,势力庞大,雄踞黑省,无人敢惹。铁狼会的会长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人,真正见过他的人,据说都已经死了,而在铁狼会有四大高手,分别谁无情,铁手,追命,冷血,姜云铁就是其中的铁手,武功高强,杀人无数,为铁狼会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这一次请你来的人,应该就是铁狼会的人,而显然能驱使得了铁手姜云铁的人,只有铁狼会的会长。”

伊诺耶娃俏脸严肃的说道。

吴狄脸色一变再变,自己这一次真的是进了土匪窝了。

“不会吧?我第一次出诊,就进了土匪窝子,这可如何是好啊。”

哪怕是吴狄本领不俗,现在也忍不住有点后怕了,这铁狼会,看来还真的是相当强悍的存在。

“想跑了吗?现在外面全都是他们的人,你就算跑也跑不掉的,一进入东北,我就感觉到了,暗中有一万只眼睛在盯着咱们。”

伊诺耶娃依旧非常镇定。

“你好像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吴狄好奇的问道。

“害怕有用吗?你如果治好了铁狼会的人,我们万事大吉,如果治不好,可能就真的会迎来恐怖的狂风骤雨了。”

吴狄感叹一声,旋即一脸严肃的说道。

“看来一切的重担全都已经压在了我的身上,还真是羊入虎口,我太大意了。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们跟我一起受苦的,我就不信这铁狼会,还能把我们吃了不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