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离松开那芊芊玉腕。靠在窗棂上。

思念还在继续,却回不了刚才的情怀,这个魔鬼一般的“不”字让婉离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如同游走在崩溃的边缘。

傲天!你真是霸道的过分,你施了怎样的魔法,远在万里之外还禁锢着我的心。我连思念一个人的权利都没有!

傲天!为了你的自尊,我要绕城而回!为了甩掉那些所谓的尊严,我竟然在这个冰天雨地出城观湖景。

眼前飞逝而走的凋零的树木,让婉离的心如同跌落到深渊。她无法自拔,自己真的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么?

自己拼尽全力的止住那的源头,可终究抵不过火山爆发的这一刻。自己孤独而又伤痕累累的心就这样锁住苍茫,溢满情光。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马车的速度开始减缓,车内的三人好似听到马儿那沉重的喘息声。

王威一个声音:“不好。”马车突然的止住不前。可心惶恐的掀开车帘,向外望了望。

王威翻身下车,对着可心说道:“素心、可心。你们两个下来帮忙推一下车。”

可心“哦”了一声,素心着急的问道:“王总管,怎么了?”

王威对着车内的婉离弯腰说道:“王妃,车陷进泥坑里。唉,想必是昨夜雨下的大,把路冲坏了。”

婉离青葱的手指掀开窗帘,低头望去,黛眉微皱,嘴角拂过心烦意乱的光。倒霉的事都让自己碰到了。眼光回到车内,躬身准备下车。

王威恭谨的说道:“王妃,您可不能下车,你看地上满是泥水,弄脏了您,奴才可担当不起。”

这个王府毕恭毕敬的奴才,时时刻刻总是这样的体贴着自己,他对自己的体贴超过了一个总管对王妃的衷心,超过了一个奴才对主子应有的情感。

他好似时时刻刻都想保护着自己,保护好自己那颗饱受摧残的心和身。

婉离善意的微微一笑,寒梅在这一刻怒放,带着些许的孤傲,带着些许的沉寂,静静在这个山野之路上黯然开放。

她说了一句:“那好吧!你们要小心一点。”

(小泪水飘过~~~~~~~~~~~~祝亲亲们开心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