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哗的一下就脱掉了蘸墨的青袍。

脱掉了一层皮。

脱掉了内心朝飞眷暮的长亭短亭。

脱掉了云和水。

他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几个错乱的脸在自己眼前闪现。

他到底是谁?

幻觉中,她听到了孩子的啼哭。清晰异常,如同在这个铜床上空响起。

“哇、哇”的向世人宣告着他的不甘。他还体会到人世的快乐,就被化成血水在这个世界消失殆尽。

他又怎么会心甘。

渐渐地,那个人影看不到啦。那啼哭也听不到啦。她不停的低喃,唤着:“阿福、阿福”。

血混着泪从她的身体不断的溢出。吓住了床前的两个小丫头。

大眼瞪着小眼。六神无主。

“素心,你知道怎么办吗?公主不能有事,你既然知道什么堕胎药,那你一定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吧!”可心焦急地望着素心。

素心脸色潮红,楚楚说道:“血水出来就没事啦!眼下最重要的是王妃要有信心呀!要挺住!”

她的眼眶泛红,曾几何时,她也曾见到那因为痛而扭曲的脸,那割肝断肺的疼让她不忍再看。转身默默离开,提来热汤水。

可心握住婉离的手,不停的呵着热气。喃喃地说道:“公主,你要挺住,不要丢下可心不管。公主,求你啦!坚持住。宝宝没了,你还有可心,还有素心。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公主,你快醒过来。公主,还有南安王,他一定会来救你的。他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黑暗来袭。婉离还在昏睡。

黑暗之中,她所感受到的,只有疼痛。一阵接一阵的疼痛袭上自己的内心深处,时光在悄悄地流逝。爱也在悄然离世。

那绝望而又触动的痛,婉离今生忘不了,永生永世都忘不了。

素心和可心相扶着替婉离擦拭了一下那苍白的脸,将她那冷汗淋漓的衣裳换掉。又搬来厚厚的棉被替她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