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低的哀鸣,让素心更加的难过。

她悄悄地躲到房间的一角,不忍看见那张苍白若雪的脸,曾几何时,也有这样一张美丽的脸在自己的面前消失。

她心痛,她寒心。同样是因为孩子,让两个如花的生命陷入危险的边缘。

一个已经悄悄走远,而这一个又即将带走。

傲天站立在铜床前。

冷酷地对着床榻上的人儿说道:“董婉离,你我之间的游戏还没有结束,你这么早就认输了么?该死的董婉离,你给我好好听着!游戏第三条:我不让你死,你就必须苟活着。听到了吗?董婉离!你听到了吗!”

捏紧的拳头砸向那泛着明黄光彩的铜床。

“嗡、嗡、嗡、、、、、”苍老的铜床发出阵阵哀鸣。帷幔轻舞,像蝴蝶在挥动着最后的美丽。

傲天对着已快哭的昏死过去的可心道:“她这个样子多久啦?!”

可心抽泣着,瞪着圆圆的大眼睛。

“今天一早就这样啦!昨儿个还好好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啦?王爷,可心求您啦!救救公主吧!可心求您啦!”

素心跑过来也跪倒在傲天的面前,悲戚地说道:“王爷,素心也求您啦!救救王妃!”

傲天低下头去,望着可怜兮兮的两个小丫头,对着管事张妈妈吼道:“还不快去请太医,傻愣在这儿干什么?”

可心有点怀疑的望着傲天,那寒戾的双眸写满了一丝担心。王爷怎么啦?

想那日,公主发着高烧昏死过去,自己在书房外跪了半日才求的他来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今日他的眼中为何有了关切之意。难道他对公主有了好感?

她内心生出一丝欢喜。

默默念叨:“公主,你快醒来。王爷开始对你好了。你醒来看看他真的有点担心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