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舒蕾顶着大浓妆出来把佟方浩吓一大跳,她上身穿了件羽绒服,黑色短裙下面只穿了黑丝袜,蹬了脚上的拖鞋换上红色细高跟鞋。

C大学期最后一天,照惯例在学校礼堂开会,校长和各个系辅导员简单总结下本学期的情况,和下学期的安排。叶美和C1班一个女生换了位置,和佟方言坐在一起。

“唔,小言,你不觉得无聊么?”叶美听的双眼皮打架,明明不用起早上课,还规定七点之前到学校。

“一会儿会有对成绩优秀的学生的表扬,你肯定不会觉得无聊。”佟方言低头看一眼手机,抿着唇笑。

叶美看到什么惊喜的事情,摇着佟方言的手臂让她快看,“小言,小言!有趣的来啦!”

佟方言抬头淡淡扫了眼台上,刚才还是秃了光明顶的辅导员讲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人,而且那个人,她很熟悉。

浩唱!学校的总结大会请他干嘛?

“小言!是偶像耶!”叶美崇拜的看着台上的楚浩唱,有点可惜她不是大三的学生。

“学校请浩唱干嘛?”

叶美惊讶的问:“你还不知道么?学校为了大三学生第四年实习可以有机会进FSE,所以一会儿安排大三学生和FSE的经理进行面试呢!”

佟方言听后心里暗暗嘲讽,校长果然无往不利。

叶美四处看了看,目光扫一圈,好像还真没看到那个人,奇怪的自言自语:“还真没看见梁玉玺啊,他是学生会主席,这么个重要时刻能缺席也是厉害。”

佟方言根本没留意梁玉玺在不在,因为他在不在对她而言一点意义都没有。

梁玉玺现在正躺在一张粉色的大床上和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激战,热汗淋漓后,惠惠从床头柜摸了一盒烟扔给他,梁玉玺摇摇头,“我不会抽烟。”

惠惠抽出一支点燃自己抽起来,笑着说:“装什么,哪个男人不会抽烟啊?”

梁玉玺拿

过手机看,十几条短信还有几个未接电话,周旭和宿舍几个人快把他手机打爆了,通知他今天要回来参加学校的总结大会,他作为学生会主席是要上台发言的。等想起来有这么回事,他掀开被子跳下床,抓过裤子往腿上套。

“怎么了?你要去哪儿?”惠惠掐了手上的烟问他,梁玉玺边穿衣服边说:“今天学校有总结大会,我是学生会主席要上台发言。”

“呵,你打算在全校学生面前说什么?要不要和他们说说我们刚刚是怎么上床的?”惠惠把他穿好的衬衣纽扣一颗一颗解开,手缓缓伸进去。梁玉玺抓住她的手不让她继续,“我晚上再来。”

惠惠挑了挑眉,翻身走下床,从包里掏出张卡给他,“我们各取所需,互不相欠。”

梁玉玺迟疑两秒,还是收下那张卡,胡乱换上鞋子离开酒店。

等梁玉玺赶到,所有学生都从校门口往回走,只有梁玉玺挤进人群朝里面走。佟方言和楚浩唱迎面而来,佟方言手被他握着,眉目如画,笑靥倾城。

“叶子一直都想有机会进FSE,这次碰到公司里的经理肯定要聊很久了。”佟方言想起叶美一脸兴奋的和FSE经理聊天,轻声笑起来。

“方言……”梁玉玺忽然出现,佟方言准备从他身边绕过去,谁知梁玉玺厚颜无耻的反手抓住她,楚浩唱扯开他的手,礼貌的笑着问:“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和我女朋友说?”

“她不是你女朋友!”梁玉玺凶狠的瞪楚浩唱,楚浩唱也不恼,这样的小角色根本不值得他生气。

叶舒蕾从后面走来,看到梁玉玺和楚浩唱为了佟方言僵持不下,她乐的躲在暗处看热闹。掏出手机拍照。

梁玉玺不觉得自己比楚浩唱差哪儿,他样貌不比楚浩唱差,现在身价也有,他要大大方方和这个男人竞争佟方言!

佟方言厌恶的皱眉,她让楚浩唱先去等一会,她和梁玉玺说两句话就好。楚浩唱向前走几步,背对着他们,

身姿挺拔的站在风中。

“有什么话快说。”佟方言声音冷厉,梁玉玺从口袋掏出卡放在手上,佟方言当然不要,梁玉玺硬塞在她手里。

“方言,这里面有几万块钱,我知道这些钱可能不多,你先拿着买点喜欢的东西。”梁玉玺从不觉得这些钱脏的很,反正佟方言也不知道这些钱的来历,只要从他口袋里掏出的东西,就是他的。

佟方言把卡扔他脸上,毫不留情的说:“你有这些钱为什么不拿去孝敬你父母?你们家家庭条件并不富裕吧?我要是你爸妈,有你这样的孩子简直就是耻辱!”她想起前世梁玉玺做的那些事,情绪激动的话说的有点重。

这话给了梁玉玺一个响亮的巴掌,卡掉在地上,悄无声息的躺在他脚边。佟方言从他身边走过去,梁玉玺气愤的双手握拳,这样的羞辱让他不能忍!

佟方言毫无防备的向楚浩唱那边走,梁玉玺几步追上来,楚浩唱转身时,梁玉玺拳头离她背后只差几秒,楚浩唱紧张的喊:“小言,蹲下来躲开!”

佟方言愣愣的蹲下身体,梁玉玺扑了个空,身体向前倾,楚浩唱一脚踹他肚子,梁玉玺嘭的摔在地上。楚浩唱扶起佟方言,关切的问:“小言,有没有受伤?”

“没有,浩唱,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浩唱眼风扫向倒在地上的梁玉玺,“刚刚他想打你,结果扑个空。”

佟方言不想再和梁玉玺有牵扯,冷漠的说:“我们走。”她从梁玉玺旁边走过去,梁玉玺伸手想留住她,声音虚弱的喊:“方言…方言,你别走……”

佟方言忍住回去补上一脚的冲动,挽着楚浩唱上车。今天助理过来给楚浩唱当司机,佟方言躺在车背上揉眉心,如果今天她会碰上那个人渣,说什么她也要请假!楚浩唱静默的看她一会儿,柔声笑着哄她,“不生气了好不好?”

她怏怏的转头,傲娇的不肯承认,“我才没生气呢,那种人渣不值得我生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