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挽起袖子:“这里是烟头烫的,这里是用木棍打的……如果不是你们,我现在应该也要被卖去做妓女了。”

佟方言心疼的拉下她的衣服:“好了。你以后就叫我姐姐吧,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

韩莹莹脸上还挂着两道泪痕,有些发愣的看着佟方言,不可置信的开口:“真,真的吗?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当然可以了……”佟方言轻轻的抱住她,心里酸涩的很。

她一直不愿意接纳韩莹莹,一部分是因为,她一直觉得她不同寻常,而更多的一部分,则是因为,她总让她想起她那段不愿被想起,不愿被提起的前世回忆。

佟方言的同情心突然就泛滥了,她上一世吃尽了苦头,明白那种滋味有多不好受,她也当然是不愿意让别人像她一样遭受痛苦。

她轻轻的闭上双眼,想让自己忘记那些事情。

她果然还是心软了。

陈潇琪在一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果然,佟方言还是那个佟方言,又怎会眼睁睁看着这么一个可怜人而不管不顾。

“姐姐。”韩莹莹的声音因为过于激动,也变得微微颤抖了些,看上去又狼狈又让人心疼。

佟方言放开她,注视着她的眼睛,轻声开口说:“我在呢,别怕,以后有姐姐在,你不会受伤害的。”

韩莹莹在一旁小声的抽泣着,偶尔擦擦泪,一脸感激的看着佟方言。

佟方言此时却又想起了楚浩唱,韩莹莹看起来是没什么事了,可是楚浩唱呢?他却还是一直昏迷着,不省人事。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顿时低落下来。

陈潇琪望着佟方言突然沉下来的脸色,心生疑惑,走到她身旁,开玩笑般的说着:“你怎么没精打采的,怎么,想楚浩唱了啊?”

“嗯。”佟方言这次却没有否认,而是淡淡的回应着。

她的确是很想他,他总是默默地保护她,让她不受伤害,总能让他化险为夷,而当她看到他的时候,也总是觉得安心多了。

陈潇琪见她这么坦然,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只得轻轻的叹口气,安慰般的开口:“说不定楚浩唱过一会儿就能醒了呢,你也别太伤心了……”

佟方言知道陈潇琪说的话都只是为了安慰自己,可是心里还是觉得暖暖的。

她吸了吸鼻子,笑着开口说:“我知道的,浩唱肯定会醒过来的!”

韩莹莹见二人笑得那么愉快,嘴角也慢慢咧开了个笑容:“方言姐姐,你们在说什么啊,这么开心?”

“没什么没什么,你好好养病,姐姐等会儿再来看你。”佟方言摆摆手,没有把楚浩唱的事情全盘托出。

毕竟还是个比较陌生的人,她也不会这么快就与她交心。

佟方言把陈潇琪拉到门外,小心的开口说:“潇琪,我们要不要调查一下这个韩莹莹?其实,我觉得……”

“行了!你不还就是对她不相信吗,你说你得多疑心怎么就这么强,她都那么可怜了,而且她身上的那些疤痕不就是最好的证据,谁会为了整我们,从好几年前就开始盘算这个事啊!!”陈潇琪分析的头头是道,苦口婆心的劝说着佟方言。

佟方言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干脆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好好好,我不调查她总行了吧,不过,我们还是有必要多多注意她的……”

陈潇琪再一次阻止了佟方言打算的长篇大论,一副求饶的样子看着她说:“大小姐,您就别说了,我心里都有数,我饿得不行,咱去吃个饭吧!!”

她笑盈盈的看着佟方言,很快的就转移了话题,佟方言拿她没办法,只能无奈的笑着说好。

韩莹莹站在窗口,直到亲眼看到两人出了医院,才冷笑起来。

真是出乎意料的好骗呢……

佟方言坐进车里,便一直嚷着让陈潇琪打个电话问问佟方浩,楚浩唱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陈潇琪则是瞪了她一眼,有些嗔怒的开口说:“你自己怎么不问?干什么要我问!”

“我只是给你们制造机会啊!!”佟方言一

脸纯真的笑着,撒着娇让陈潇琪赶紧打。

陈潇琪被她磨的没办法,只好咬了咬下嘴唇,拨通了佟方浩的电话。

“喂。”那头很快就接通了电话,声音轻快的说着。

“那个,方言让我问问你,楚浩唱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陈潇琪有些唯唯若若的,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佟方言在旁边顿时翻了个白眼,她还真是够轻易的就把自己给出卖了。

而另一边的佟方浩脸上却扬起了笑容,看来,他的妹妹是真的算是开窍了。

“你跟她说,楚浩唱没事,好得很,一定会醒的,还有……”佟方浩温柔至极的开口。

而陈潇琪却打断了他的话:“你还是跟方言亲自说吧!”

刚说完,陈潇琪就毫不犹豫的把电话递给了佟方言。

佟方言有些欲哭无泪的看着陈潇琪,大好的机会,正好能腻歪腻歪,可她居然把电话给了自己。

不得不说,陈潇琪的情商真的可以说是为零了。

“喂,哥。”佟方言不情不愿的接过手机。

“嗯,楚浩唱他没事的,你也不用老来看他,这里有我,你和潇琪别因为他耽误了工作。”佟方浩试图劝说着佟方言。

可佟方言哪里是那种会为了工作而放弃楚浩唱的人?

她当下就果断的拒绝了佟方浩:“不行,他我是一定要看的,不看到他,我心里就会不好受。”

佟方言哪里知道,自己这一番简简单单的话语,在楚浩唱耳旁听来,是最动人的情话。

佟方浩见佟方言一直坚持,也没办法,只好顺着她的意:“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来,这样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那我就先挂了,工作忙,改天再联系。”

“诶诶诶,你怎么这就要挂?重色轻妹啊你!”佟方言有些幽怨的嘟囔着。

而那头的佟方浩早就切断了电话,当然是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在抱怨什么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