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又走回桌子旁,将最后剩下的粥倒了出来,盛在小碗里递到了慕焰臣面前。

虽然之前被慕焰臣打翻了一碗,可是她似乎一点也不生气,还是心平气和的样子。

“我煮了很久了,你尽量吃一点。”吴潇敏面上还是有些不自然,不过声音十分平静。

佟方言看到吴潇敏眼中的眼泪一直倔强的不肯掉下来,轻轻咬了下嘴唇,看上去很无辜。

这次慕焰臣没有任何动作,他应该也是为之前的举动感到后悔了,只是默默的保持一个动作。

吴潇敏见慕焰臣迟迟不愿意跟自己说话,叹了一口气。

“你不想见我,我就先走了……”

说完,吴潇敏对佟方言露出个苦涩的笑容。“方言,我今天先走了,麻烦你好好照顾焰臣。”

吴潇敏找到自己的提包,夺门而出。

她的脚步很快,看起来是不愿意再在房里多待了。

佟方言猜测她可能是要哭出来了,所以才这么快的跑走。

等到吴潇敏离开,佟方言才走到慕焰臣的身边看着他。

“你怎么了?你平时对人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佟方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一点,不愿意用责备的语气跟慕焰臣说话。

虽然她的心情因为这样的事情变得很差,不过她相信慕焰臣是有原因的,也就只能耐心跟他谈一谈。

慕焰臣沉默了一下,抬眼看着佟方言,摇了摇头。“你去看看她吧。粥我等会儿会吃的。”

说完,慕焰臣对着佟方言苦笑起来。

“也许你觉得我莫名其妙,但是我只是觉得这样对大家都好。我的时间不多了,可以让我任性一下吗?”

听到这个请求,佟方言原本想劝说的话就被噎了回去。

她点点头,不愿再多说,只是伸手握了一下慕焰臣的手。“焰臣,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一点不会改变!”

说完,佟方言就看到慕焰臣眼中闪着欣慰的光芒。虽然只是一闪而逝,很快就归于黯淡。

佟方言知道吴潇敏走得不远,又跟慕焰臣道了声别,快步出门想要追上落荒而逃的吴潇敏。

她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跟她说清楚。

佟方言沿着走廊跑了一段距离,她跑得很快,终于在楼梯口看到了正在角落擦眼泪的吴潇敏。

停下脚步,佟方言觉得她应该让她宣泄一下情绪,等到见吴潇敏的情绪终于开始平静了,她才缓缓走上前。

“潇敏,你没事吧?”

佟方言走到吴潇敏面前,看到她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完全干透,很狼狈的样子,急忙从包包中取出一包纸巾递到她面前。

“我这阵子经常会发生点事情,身上都记得要带纸巾了……”

佟方言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是想要调节一下气氛,不过说出来才发现,这阵子她是经常哭。

她耸了耸肩,觉得很无奈。

“我没事的,只是眼睛进了沙子。”

吴潇敏看到佟方言,不好意思的接过纸巾开始擦眼泪,很尴尬的低下头不想让她看到这个样子。

“我知道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佟方言觉得这种事情要是她遇上,估计也会被气哭,而且还会更严重。

她觉得吴潇敏的脾气真的是非常好,她简直都有些佩服她的涵养了。

“焰臣的行为是过激了,不过希望你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不要跟他计较。”

佟方言想跟吴潇敏解释一下,就看到她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

“我没有跟他计较,只是觉得很尴尬。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觉得鸡汤对他现在的身体不好,所以才会……”

吴潇敏想跟佟方言解释她的行为,抬眼看到佟方言正笑望着她,刚说到一半就忘了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佟方言看着吴潇敏急得脸蛋红扑扑的样子,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们先找一个地方聊一聊吧。我有些话想要跟你说,我觉得你应该也想跟我聊聊的。”

说完,佟方言就主动牵起吴潇敏的手,带着她朝电梯的方向走

去。

两人一起搭乘电梯到了楼下,佟方言左顾右盼,觉得医院人来人往的,不是说话的地方,又带着吴潇敏一起到了医院附近的一家咖啡店。

到了店里,因为正是早餐时间,咖啡店的生意一般。佟方言带着吴潇敏选了一个较安静的地方一起坐下。

她点了一杯拿铁,又递过菜单让吴潇敏选择。

吴潇敏愣愣的看着佟方言,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看看自己喜欢喝什么。这家店我也是第一次来,不清楚他们有什么好喝的饮料。不过我听说心情不好,吃一点甜的东西会缓解情绪。”

佟方言对吴潇敏摆摆手,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看到佟方言这么淡定,吴潇敏的心也安定了一点,她也随意的点了一杯果汁。

等到服务生将饮料都端上了桌,佟方言才轻咳一声,准备开始话题。

“好了,你现在情绪是不是恢复了一点?我们可以开始闲聊了吗?”

吴潇敏听到佟方言的问题,才知道之前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平复她的心情。

她急忙点点头,表示情绪已经恢复了。

佟方言笑了起来,觉得此时的吴潇敏没有了精英的外表,看起来竟然有几分呆萌。

“我在这里替慕焰臣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了!”

佟方言双手合十,郑重的对吴潇敏道歉,“希望你不要将他的话当真!”

“没有,我知道他现在心情不是很好,其实我可以理解,他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会有这样的反应是很正常的。”

吴潇敏表示理解,并没有责怪慕焰臣的意思。

其实她更多的还是心疼,虽然她不知道事情发生之前的慕焰臣究竟是怎样的意气风发,可是她还是可以想象。

“其实我觉得他愿意发泄出不满,其实是一件好事,这样就不会将负面的情绪积压在心里了……”

吴潇敏笑了笑,也觉得她的说法好像很好笑。

听到吴潇敏一点也不责怪慕焰臣,佟方言才稍微感觉轻松了一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