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身份被识破 为美女momo的水晶鞋加更

在我的世界里,再也没有比死更简单的过程了!

我又问他:“现在的你,有过对我的亏欠吧?那种感受舒服吗?”

我将他受伤的那只手从被子里拖出来,因他手掌心全部溃烂了,故而没有再绑纱布,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呈现出黑色的手臂。

甚至那些黑色的区域,已经蔓延到脖子上了!

果然,是要死了的节奏!

我说:“死,很容易,活着才难!所以你一定得好好活着呀,咱们的账,还没有真正开始清算呢!不是吗?”

我坐到床沿上,看了一眼我左手腕上带的万物生,它的小铃铛并非我手一动,它就会响,刚才我爬墙的时候,也没见它响过。

果然是法器,仿佛能通过我的心理来传达声音。

这时,我轻轻举起右手,唤出治愈术的蓝光,从他溃烂的手掌慢慢传入。

只见,束安脖子上的黑色印记,开始慢慢退散,然后手臂上的颜色也逐渐变淡了!

以前我灵力有限的时候,为他养伤,花了数日才将他被天阴剑所刺的伤口治愈。

而现在,我就那么一小会儿,便将他从生命边缘给拉了回来。

不过,我并没有将他的伤口全部愈合,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收了手。

今次来只是为了给他吊命,所以他肉体该受的痛苦,一样都不能少。

做完这些,我轻慢的从床上站起来,是时候走了,下面的人随时会上来,束迫也在,我不清楚他的能力有多强,但既然是灵族的一把手,应该也很厉害,所以我不能多留。

但我刚往前踏了一步,左手腕突然被床上伸来的一只冰冷的手给拉住了!

我全身一僵,是束安醒了吗?

“小仙……”他虚弱的声音喊我,似梦似真。

我不确定的低头看去,发现他的眼睛还闭着,唯一手伸过来抓住了我!

我能感觉到他的生命值恢复了很多,便确定他是醒了!

也许在我给他治疗的过程中,他就有意识了也说不定。

现在我戴着面具的,他竟喊出了我的名字,心中五味杂陈,不知如何言说。

听我没有回答,但是人还杵在原地,束安再一次开口说:“我知道是你,我知道你会回来!”

也许,在那天南山上,他就在怀疑戴着面具的巫师是我了!

毕竟,这个世界的巫师有限,能将他恨之入骨的人,除了我,在他的生命里,应该找不出第二人了!

又正是因为当时束安疑虑鬼颜人是我,他才愣了一下神,从而被我的匕首所伤到。

但那晚,他只是怀疑,还没有确认。

直到,今夜我潜进这间房间,用治愈术救他后,他才得以肯定。

“既然都知道,那你应该清楚小仙已经死了!”

我回答的声音,全是决绝和冷酷。

束安的眼睛费力的睁了睁,没有全开。

当看到了我的面具时,他仿佛得到了某种肯定似的,闭上眼睛说:“你不应该到这里来的&ah;&ah;”

“不应该?你这是在为我担心吗?”我用力将他抓住我的手腕拖出来。“对一个被你们谋害的死人这么关心,这得让旁的人多感动啊!”

他怎么能做到,再和我说话时,也像个救世主一样呢?

我看见他脖子动了动,然后用没受伤的左手撑着床边,十分费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小仙&ah;&ah;”他喊我的名字,就像曾经那样。

仿佛他还是我的谁,仿佛我还没有死。

“别这么亲切的叫我的名字,你不配叫这个名字!”我狠狠的警告道。

他低下眼帘去,闭了口。

沉默,一向都是他最擅长了技能,不管是他害死我前害死害死我后。

既然,今日来的目的已经达到,我不愿多留,大步朝阳台的门走去。

“我知道你回来报仇&ah;&ah;”束安的声音,让我脚步停了下来。

“然后呢?”

“现在我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即使,他虚弱得在我面前就像一只蚂蚁,他说话的语调,还是那种冷调门。

我冷讽的接过话来:“那你就闭嘴吧!”

他摊开自己的手掌看了看,发现那上面溃烂的地方已经好转了!他说:“你本可以不救我的!用我的命,来还你的命!”

束安竟和大多数人一样,觉得死亡就是最大的偿还了吧?

“是啊,但我偏要救你!反正你都欠我那么多了,不差这么点儿,到时候,我都会通通找你们还回来的!放心吧!”

“可是,发生的事情已经注定了,无法改变。”

我真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说这话的意思,但我很清楚,这话让我很抓狂。

就像,我官小仙就该死,我就注定要把自己的肉身,献给夏婉宁那个贱人一样。

“呵呵,没错,发生过的事情都无法改变了!”我点了点头,赞成他的话说:“就像人渣永远都只会是人渣一样,不管做了多么人神共愤的坏事,他都可以用一种天经地义的口气将自己的错误讲出来,我真好奇,到底是什么信仰让你有勇气开口叫住我?知道是我来救你,你为什么就不直接装死呢?还要偏偏叫住我与我叙旧,难道是想知道,是否还留有残余的天真,供你哄骗呢?”

“对不起&ah;&ah;”

他终于说出了这三个被殷祁誉为世界上,最虚伪的字眼。

听在我耳朵里,也只是我冷笑了出来:“对不起?这几个字从你束安的嘴巴里讲出来,就是一个笑话,对不起可以改变什么吗?如果改变不了,为什么还要说出来浪费彼此的表情呢?”

他听到我说这些话,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丝难过的神情,也许,他真的在某一个时刻后悔过,但是,那些许后悔对于他从头到尾给我的沉痛打击,连个屁都不是!

而且,他接着告诉我:“都是我的错,如果你要报仇,就冲我一个人来吧!”

瞬间,我的怒火暴涨了起来。

“你一个人?”我阴冷的看着他。“这样,就可以让夏婉宁排除在外吗?你想得真美!”

“当初是我要用你的肉身为她还魂的……”

我气急败坏的打断了他的话:“别在这里给我秀恩爱,你们谁也跑不了!”

“那你还想要做什么?你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你觉得还不够吗?”

他觉得,这样就够了吗?

这样我就可以算了吗?

我压住身体中的煞气,冷声质问他:“当初你骗我说你爱我,要娶我的时候,你不也觉得谎言还不够吗?所以继续变本加厉的骗我,直到将我骗上祭台失去了所有,你们才罢了休!”

他听我说完,没有回应。

我便继续说:“好了,你们做完你们要做的事了,现在该轮到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