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控制不住的煞气

他的一半边侧脸,隐在阴暗之中,最后,提醒道:“你该走了!”

我头微微向门口那边偏了一下,是夏婉宁和秦幽幽上来了!

他担心我撞见夏婉宁吗?还是害怕夏婉宁撞见我?

收回视线,我快速的移向的阳台那边,但是我并没有走,我站在阳台的阴暗处,目光看向卧室里面。

就在我出来之后,卧室的门就打开了,夏婉宁发现束安坐了起来,一脸惊喜的冲到了床边:“束安!你醒了?”

她坐在床沿上,仔细看束安的手伤,发现溃烂竟然好转了之后,不敢相信的叹道:“伤口好像在愈合啊!”

秦幽幽站在一旁,看到这种状况,先是打量了束安的神情,然后目光缓慢的移向了阳台方向,眸中露出一丝复杂的情绪。

这女人最了解束安,她不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却什么都没有对夏婉宁说。

看到束安情况好转,夏婉宁略带责怪的道:“束安,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就要离开我了----”

这女人虽然可恶,但是她却是真的很爱束安,说着这话时,眼角马上就流出了眼泪来。

“我不会有事的。”束安安慰她,还不忘伸手,去帮她抹眼角的泪痕。

我不会有事的----好熟悉的话。

他曾经也这么安慰我的。

那时候每次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就特别安心,感觉他就像是我生命里的巨人一样。

现在再一次听见,我眸中闪过阴狠,束安确实不会有事的,但是有些人就不一定了!

“呃----”夏婉宁突然难受摸着胸口,发出沉闷的一声。

“婉宁,你怎么了?”束安马上发现对方的异常,紧张的低头去看她的脸。

秦幽幽忙走上去,担心的扶着夏婉宁的肩膀,问:“是不是又发作了?怎么现在的时间间隔,越来越近了?”

确实,好像青儿前天才拿过梁若音的血给夏婉宁。

这时,夏婉宁艰难的说:“给我血!”

因为很难受,她急促的大口呼吸着,身体猛地一下从床上滑了下去。

秦幽幽赶紧去扶她,但是却不得不告诉她:“婉宁,前天送来的血已经没有了!”

“怎么会没有血呢?一定还有的!”夏婉宁不听,朝她怒吼了一声,完全不似刚才那模样。整个人都变了!

束安见此状况,也不顾身上的伤,下床来看她:“婉宁,我早说过,你要靠你自己,依赖那些血没用的----”

他伸手去握住夏婉宁的手腕,对方竟挥手将他甩开了!

这倒让我长了见识,原来夏婉宁发作时,竟然是这般模样。

她仇恨的道:“你明明就知道我根本控制不了那些煞气,我只能依靠那个女人的鲜血!而你们却都要阻止我!”

夏婉宁说完,咬牙切齿的继续忍着。

显然,她将现在所受的全部痛苦,归结于其他两个人的别有用心上。

秦幽幽依旧耐着性子劝她:“你也知道,有殷祁保护那个女人,你根本就动不了她,再说,她一个人的血是有限的,用完了就没有了!”

“我可以再找更多的,我可以找更多的----”

在这过程中,我看到束安勉强撑着他那虚弱的身体,难过又无奈的望着夏婉宁。

他想帮忙,但却帮不上。

这个就是他们的报应!

心疼了吧?我也心疼过,那时候被他骗得一团乱,以为他的意识再也不会回来的的时候,我的心情,便与他此刻一模一样。

我就要让束安这样缓慢的,将我所有度过的煎熬和难过,都通通经历一次。

这时,我察觉到楼下又有其他人上来了,估计是束迫他们听到了楼上的响动,所以上来了,怕被他们发现,我便快速的从阳台上跳下。

出了欧洲花园,我将面具扯下来,乱糟糟的头发散在背上,像一个鸡窝似的,我无心去管它,丑就丑吧,无所谓。

只想让夜里的寒风,将自己刮清醒些,好让自己深刻的记住此刻的感觉。

我早想过无数次,束安知道鬼颜人是我后,我与他之间的对白,我甚至还练习过,要如何将自己表现得更决绝。

但当人真的处在那个过程时,很多情绪,便无法得到很好的控制了!

这样缓慢的在马路边上走了十分钟,才到了我停车的地方,这是一条很窄的单行道,本就不够亮的街灯,还有一盏,因为电路问题,忽明忽亮的闪烁着。

我刚要过马路,欲走向刚才停车的地方,但却远远发现,我的黑色车身上,靠着个人。

他头发编在后脑勺,穿着一件长款的黑色你大爷,撞蓝红色的围巾;正埋头抽烟,而他的脚下,已经丢了有五六根烟头。

不知殷祁是怎么知道我会来澳洲花园的,但是现在看到他抽烟的侧影,让我心头有点难受,我一点都不想在这个时候看到他。

就像刚才去偷了一件东西,然后出来就被警察逮个正着似的。

我在原地停了两秒钟,叹了口气,既然对方都等我那么久了,躲也躲不了,我就坦然面对好!

“你怎么来了?”我走近,面上清淡。

他看到我,将身体立直,丢掉手里的烟头说:“我来看看你,和束安的第一次正面交锋大概需要多少时间。”

说着,这家伙低头看了看手腕的表,讽刺道:“比我预计的要早回来三分零六秒,可喜可贺!”

我怔了片刻,也许他知道吃了晚饭没事干,无聊。

我问他:“我在你眼中是不是很没出息啊?”

他眸眼不羁的望着我,似乎在默认这句话,又似乎是在继续嘲笑这句话。

我尽量让自己平静,准备坐上车,然后离开这里。

殷祁背对着我,沉声回答:“是挺没出息的,但是我明白要去报复一个还爱的人,很难!”

也许他曾经有过和我相同的经历,但我不喜欢他那种好像把我里里外外都看透的感觉。

“你知道?”

“哈哈。”他笑出了声:“我当然知道啦,我报复社会也不是一两年了!”

他转过身来,口气变了,神情也转变了!

就是那种我见过最多的没心没肺,他要伪装起自己的深情模样。

他还好奇的问我:“怎么样,他当着你的面,忏悔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