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再陷束缚阵

接着,这些人,在没有准备的被我的巫风掀开了,连带方玲珊也不例外!

我编好的头发,因为这样,被吹散,凌乱的披在背后,火光中,甚是刺目。

殷母见状,毫无惧意,看见我此刻有这么强的巫风,她还是有点吃惊的。“看来死一次,对于你来说是一件好事!”

我不想与她废话,急速冲过去带走殷祁,但是对方的巫袍拂过殷祁的身体时,倒在地上的殷祁突然被变魔术一般不见了!

“你将殷祁弄哪儿去了?”我只好伸手向殷母抓去,她从容的向后躲去,连腰都没有弯一下。

于此同时,刚才那些被我掀翻在地的邪教份子,又再一起卷土从来了,他们团团将我围住,手里不断拿着一些武器像我挥来,大开杀戒已再所难免,我竖立在中间,身边早就被一层淡紫色的光芒围绕了!

尽管如此,还是有不知死活的家伙朝我袭来,我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几个人,他们倒在我脚下,死相狰狞。

不过,这些邪教份子都有一种不怕死的冲动,尽管前面倒了替死鬼了,还是有人不断的冲上来送死,我似乎也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了一种快速的夺命方法,一手一个脖子,就像捏鸡蛋一样,时间久了、数量多了、便对杀戮麻木了,更不再像初次沾上血腥那样惶恐了!

眼看脚下的尸体越堆越多,殷母还在等待着,我知道这是只老狐狸,她也许在耗尽我的灵力和体力,然后再一并将我歼灭,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这些阻扰我的人,全部踩在脚下!

“束安——”一个声音,突然从人群后面传来,我麻木的神经像在一百二十码的高速公路上,突然蹿出了一条狗一样,一把匕首,直接插进了我的腹部!

当疼痛达到极限时,身体已经感觉不到了,但我能看到一张熟悉的脸颊,她阴冷又解恨的眸子落在我脸上。

方玲珊!她果然不负众望的插了我一刀,但是,她以为这样一刀就可以搞死我吗?

天真!

我一把抓住她握匕首把的手,她的手想在这时抽回去,可我怎可能让她就这样脱手呢?

“你放开!”她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在像捅了焦苏苏那样捅了我之后,神色开始惊恐起来。

我体内的怨气值早已爆表,周围顿时狂风大作,风力卷起的尘土漫天飞舞,将那祭坛上的数根彩色旗杆给吹断了!

我切齿对正要拼死挣脱的方玲珊说:“这样用刀子插人是不是很痛快呢?我也来试试!”

我咬紧牙冠,将匕首从我腹部里抽了出来;为了让疼痛效果完美的体现出来,我把住她的手,缓慢的将匕首,一寸一寸的插进了方玲珊的腹部,她痛得惊声尖叫,我快意的问她:“痛吧?很痛吧?知道痛了吗?知道痛为什么还要选择这条路呢?好好的人生你不去过,却偏偏要将自己送到这条路来……”

“官小仙!”我的左侧方向,传来殷母的声音。

这个巫婆也很沉得住气,看见我将她的教徒杀得躺了一地,她也没有帮忙,在我还了方玲珊一刀之后,她终于开口了!

“大祭司,救我!”方玲珊贪生怕死的求她。

我冷声告诫道:“方玲珊,你应该求的人,是我而不是她!”

她听到我这样说,早就疼得抽筋的脸,突然露出了一个狰狞而强忍的笑。

“你问我为什么要走上这条路,我来回答你……凭什么你我都一样,所有的人都围着你转?凭什么我想要得到的东西最后都变成了你的?而你却不知足的想要更多,就因为你是个巫师吗?如果我有你的能力,那些男人还会看你一眼吗?我就是不认命,只有天神教,可以让我拥有至高无上的能力……好了,官小仙,我是比不过你,我现在认输了,你要杀就杀吧,反正你已经杀了那么多了,不差我方玲珊一个!”

周围的狂风渐渐小了下来,我和方玲珊的头发也各自乱着。

这一刻,我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对别的人痛下杀手,却无法真的对方玲珊下手,我脑海里还是会想到那些有她的学生时代,她天真烂漫的脸。

虽然知道再也回不去了,但是将她全部都断送在我手中,我还做不到,至少现在做不到。

再一咬牙,我抛手将她甩下了台阶。

“是你自己心理扭曲,却偏偏要赖在我头上……罢了,你早晚会自食其果,也不需我来动手!”

我是心软了,心里很清楚,自己也许会因为今天放过她而后悔。

但此刻,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我冷厉目光看向殷母,她没有出手的原因,大概就是想知道这一刻我会怎么选择吧?

我放过了方玲珊,让她很是吃惊。

“你可知道,若今天换成了她,她一定不会放过你?”听到她这句话,我想起了曾经我对青儿说过同样的话。

这个道理我早就懂了,可面对不同的人时,很多决定也就不同了!

我冷笑着回答:“我和你不一样,连对自己的儿子也可以下手,我真是做不到。”

从前,有个人说我心慈手软还有天真,我承认,也一度认为这是我最大的弱点,也是抛开了方玲珊之后,我才深刻领悟到,这个弱点也是我最珍贵的财富,若没有这个弱点,我与方玲珊、殷母、夏婉宁等人又有什么不同呢?他们害我妒忌我,不正是因为我有他们没有的东西,所以想要掠夺吗?我变成他们的样子来战胜他们,最后赢的人,不还是他们吗?

有时候粉身碎骨,也好过跟这群人渣为伍!

“很好,你的坚持让我很欣赏!”殷母皮笑肉不笑的叹完,马上就变脸的说:“不过,理想和现实总是差距太远!”

说完,她挥了挥袖袍,竟然转身往背后的那间房间里而去!

“你给我站住?殷祁被你弄去哪了?”

我朝她的背影追过去,结果她的身体在进入那道高门之后,那门便自动关闭了,将我挡在了外面。

我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开了那门,发现这房间里,竟然是一个山洞,殷母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刚才我并没有打开过这个门,那神坛后面,也确实连着一座座山,只是将房子修在山洞里,着实显得诡异了些。

“小仙,你快走——”

就在此刻,山洞的里面,突然传来殷祁的声音。

他在里面,他一定知道有危险,所以才叫我走。

殷母将我引进这里来,我也很清楚,里面一定是有坑等着我跳的,可是,我怎么能扔下殷祁不管呢?所以即便这里是龙潭虎穴,我也必须得闯进去才行。

“殷祁,你在哪?”我对着山洞里面呐喊。

“小仙,你别管我,你快走啊——#¥%”

我听见他声音的最后,似乎正在被什么东西吞噬,心中一急,两脚情不自禁的朝前走了两步,结果身后的门竟突然消失了!

我心中暗叫不妙,这眼前的山洞,根本不是我现实世界里的山洞,它是殷母为我设的束缚阵,当我两脚一踏进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被锁在这里了!

不过,有破过白须道长的束缚阵的经验,我忙蹲下身去,用手抚摸着大地,大声念了一遍破阵咒语,但周围的景象没有丝毫改变,我便再次重复了一遍,还是没能破掉这个阵。

而且我站起来的时候,腹部的伤口,痛得我直冒冷汗。

我准备用治愈术治疗这伤口,可却无论如何,都唤不出我手中的蓝光。

我心中一急,看来是这束缚阵,封住了我所有能力。

这下自己不禁掉入了殷母的阵法之中,连能力也失去了发挥的作用,加上身上还带着伤,情况十分不妙。

殷母是一个十分阴险的人,她不跟我正面过招,就想引诱殷祁一样,将我引到了这里,目的就是要将我困死在这里,等到我毫无还击之力时,再出来收尸收魂!

我停留在原地,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虽然殷母很厉害,她这束缚阵的能量也很强大,但所有的束缚阵都能破解,我只需要在找到破解办法之前,保住命就好了!

首先要做的,就是处理腹部的伤口,我细细查看了一番,发现方玲珊捅的这一刀并不算深,不过一直在流血,我必须得止血!

可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山洞,什么医疗工具都没有,怎么止血?

我目光看向旁边的岩石壁下面的那些绿色植物,尽管这是一个阵法,但这个阵法中的所有事物都是真实存在的,我捂着伤口在那些植被里面找寻了一番,竟然被我找到了艾叶。

忍不住心中感叹,天无绝人之路啊!

我原本对中药不是很熟,可艾叶这种植物,小时候在北山上到处都是,每逢端午节,家家户户还会把这东西挂在门上,而每次我出去顽皮,磕碰到一流血,奶奶稳会去外面采些回来,磨烂了敷在我的伤口上,止血效果奇好。

当即我就采了许多艾叶来,用手搓烂了,往伤口上涂了差不多有两厘米厚,再撕下披风上一块布条,将小腹绑得严严实实的。

处理好了这伤口,着实耗费了我不少体力,我望向山洞深处,周围的石壁上,点着许多火把,一直延伸到山洞里面,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不清楚,既然这是一个为了束缚我的阵,肯定少不了危险,我得养好神,才有体力去寻找破阵的方法。

于是乎我靠在石壁上闭目修整,不知过了多久,听到狗叫声。

睁开眼,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此刻我脚上竟然缠着两条长蛇,一红一绿,它们身上散发出一股很浓烈的蛇臭味儿!

这蛇最喜欢血腥,我刚才流了很多血,估计就是这血吸引了它们过来,还好只缠上我的脚,我立刻伸出两手,抓住两蛇头,用力往石壁上一扔,才松了口气。

可马上又觉得不对啊,我醒来的时候,明明是听到狗叫声啊!

“汪唔~”又是一阵狗叫,我从石壁旁跑出来查看,发现里面果然有一条狗,而且那狗正对着数条五颜六色的蛇狂吠!

原来我的鲜血引来的蛇不止刚才的两条,如果不是这条狗当着,刚才我睡得迷糊,后果不堪设想。

当即,我就取下最近的火把,将那些蛇驱散了,再回头一看,这条狗竟然是安安!

“天啦,安安!”

我不敢相信的伸手去摸它,它竟然还有温度,这是怎么回事?

正在我疑惑不解时,安安突然朝前面跑去。

我站在原地眉头一紧,看它往山洞里面跑了十米远的距离,又回头来看我,似乎是想要我跟着它朝前面走。

我四周看了看,那些蛇还在周围对我虎视眈眈,我留在这里,也不过是大战群蛇而已,要破这阵法,必须要离开这里才行,而安安的出现,也许是带领我拜托困境的关键之所在。

于是,我马上跟在安安,往洞里面而去。

这山洞里面十分潮湿,有山泉水沿着石壁往下‘滴滴答答’的滴下来,在地上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水潭,我被困在这里,已有数小时之久了,所以早就应该补充水分了,看到这些水潭,我口干得想喝,但又有点犹豫不决;安安在我前面的水潭前停下,似乎意识到我的顾虑,它马上低头先喝了起来。

观察它喝过之后无事,我才蹲下身去取了一些来喝,喝完之后,安安似乎很高兴,它跳过水潭,继续往前面跑去。

“安安你要带我去哪?”我问它。

它‘嗷’了几声,似乎是在回答我就要到了,我就只能继续跟着它往前走,这一走,又在山洞里绕了半个小时之久,山洞里的空间开始变大,慢慢的我闻到了一些香味,再然后,我就看到一个大的空间里面,全部长满了野菊花,白的黄的、一片片,开得正艳丽,花丛上面,还有蝴蝶在飞舞。

尽管知道,这是束缚阵里的产物,我不得不承认,好美。

可是安安带我到这里来做什么?

“安安?”而且就在我前几秒为眼前的花景感叹时,安安竟然不见了!

我在花丛里找寻了一圈,安安真的不见了!

但是我却发现了其他,就在花丛中央,有一个人正站在里面。

当看清那个人的长相时,我彻底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了!

“小仙!”他好像在这里等了很久,一看见我,就轻声唤着我的名字,正如很久以前他喊我那样。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束安不可能在这里面!”我脚步往后退了退,拼命这样告诉自己。